What's the answer of the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2011年10月4日 星期二

【漢語】杯底

今天回家路上順手捉了一隻螳螂,把它放進一隻敞口的玻璃杯裡對其行為進行了若干觀察。

這是一隻很高的綠色玻璃杯,四壁光滑,底部狹窄,稍寬的開口在度過一個略微平緩的斜坡後變得陡直。螳螂進入玻璃杯后,起初並沒有意識到禁錮的存在,頻頻向杯壁之外的世界發出挑釁,並對其所認為的危險進行了一系列的“突襲”——結局當然是碰壁。儘管碰壁,螳螂的意識依然主要集中在周圍晃來晃去的影像上,它甚至為了嘗試攻擊我從杯口伸向它的勾線筆而不惜躺倒在杯底。

一段時間後,螳螂意識到勾线筆的來路是上方,在偶然捉住筆尖而被暫時提升短暫的高度之後,它開始無視杯壁外的景象、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向上移動到出口這一目標上。要實現這個目標,螳螂進行了兩種嘗試。首先,它嘗試著抓住筆尖以期隨著筆尖被一起提升出去;但由於我看到了它的企圖,這個嘗試失敗了。數次被抖落回杯底後螳螂接受了失敗,不再嘗試抓住伸過來的毛筆頭(儘管它依然對筆尖發出了威脅的聲音),它開始用自己的“力量”達到杯口。

最初,螳螂通過盡可能伸直自己後腿的策略把身體墊高來用前爪尋找支撐點;但由於杯壁非常光滑,儘管非常努力,它依然無法使自己的身體離開杯底。折騰了幾個小時後螳螂可能是累了,(並不舒服地)躺倒在杯底一動不動地休息——也許還在思考接下來的對策?……它的確在思考。因為當再次動起來時,螳螂使用了全新的方式:它將四隻後腿撐開,蹬住狹窄的底部,以這種新的支撐方式緩慢而謹慎地繼續嘗試攀登。好消息來了:它居然離開了杯底,甚至利用緩坡爬到了很接近杯口的位置。然而這個消息還不夠好——因為即使爬到了如此的高度,伸直前爪依然遠遠無法勾住陡直杯口的邊緣,且在過於激烈的嘗試後它失去了平衡前功盡棄地落回杯中,重複其毫無章法的探索去了。

大約半個小時過後,螳螂又用之前的方法爬到了之前爬到的位置,這次它的移動速度更慢,腿也盡可能地伸得更直——然而還是失敗了;不消說它又開始在意杯子外面的我了。螳螂一次次地用這種最接近成功的方式進行嘗試,一次次地在同一個位置失敗,但它仍舊義無反顧;幾個鐘頭就這樣過去了。

為什麼?


對一個想要獲得出路的生命體來說,放棄失敗的方法另闢蹊徑並非太艱難的抉擇——從之前它所做出的種種嘗試不難看出;可是為什麼這一次,它一次又一次地跌倒在同一個地方卻執迷不悟?

想想我們自己吧。

為了達成目標,人們忍不住會開發一些新的技術以提供服務;這些服務的雛形也許能幫助人們實現目標,也許不能——絕大多數情況下不能。其中一些想要解決同樣問題的開發者很快意識到這一點,他們果斷地放棄了之前的嘗試,構築新的理念,建立新的模型,向新的方向進行改進;改善的最初,他們也許依然是失敗的——因為作為一種與之前不同的嘗試,它依然不夠完善,其擁有的很多技術性問題難免導致開發者遇上更多的麻煩,經受更多的挫折;有時候甚至顯得比之前的舊模式還糟糕——畢竟杯子外面的世界和裡面只隔著不到半公分厚的玻璃,而杯底距離杯口卻有著那麼遙遠的距離不是嗎?進步並不僅僅是直線,有時候,所尋求的解決方案往往比看上去的要曲折得多。能夠不僅發現捷徑,也看到迂迴的必要性,這就是一種學習。

那些堅持改善後方向的開發者會繼續努力對自己的策略進行修正;他們蒐集市場中消費者的期望、環境的變化、可利用的新技術手段以及競爭者們的動向等等,從而讓自己爬得更高,更高——幾乎一鳴驚人了。然而幾乎是突然地,瓶頸再次套住了雄心勃勃的他們。這一次,學習的精神要發揮作用比之前困難得多。他們上次的方法已經太接近成功了,以至於他們捨不得就這樣承認其缺陷。很多人永遠掙扎在成功和失敗的邊緣因為他們捨不得放棄已經熟悉的東西,這就使得他們即將和那些從一開始就搞錯方向、現在還雲山霧罩的傢伙一樣得到一個蒼白的、死在杯底的結局。生命與機械不同的地方在於:機械蒐集知識,生命從蒐集的知識中學習;機械恪守本分,生命則懂得放棄。然而,當既得的價值越積越多,生命體就會陷入一種怪異的循環過程:他們又開始擔心之前已經放棄擔心的隱患——這就使得他們心不在焉無法集中力量;他們過度執著於之前所獲得的成就而拒絕創新——有時候他們甚至會回頭去嘗試已經淘汰過了的方法並期待那些方法可以“奇蹟般地”解決當前的困頓。有時候正是擁有的太多才更不願意改變;即使改變可能帶來更多,嘗試新方法的腳步也被限制住了。當用某種方法順利地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後遭遇阻力,人們往往把責任歸咎於自身粗心或操作上的細小失誤等類似的緣由,希望通過微調的方式重回上升通道。有時候這方法奏效了,有時候沒有;總有一天它會不再奏效——緩坡過去了,筆直的邊沿迫使人們做出抉擇。

爬出杯子會怎樣呢?和滯留在杯底一樣,死去。無論是人還是服務遲早會消失,被一個更宏觀意義上的杯子上爬得更高的那些人和服務所取代——有人能永遠爬得最高嗎?世界上的每一個物種不是都在試圖爬出進化的杯子嗎?社會上的每一個人不是都嘗試過爬出平庸的杯子嗎?當然,絕大多數都會死在杯底。有人會告訴你:這沒什麼,爬出去的那些傢伙也不過是死在別的杯底里而已——這種說法並沒有錯誤,如果你喜歡,我也可以跟你這麼說上一遍——我甚至樂於相信這種觀點。

在前進的過程中,謹慎是必要的——是謹慎讓螳螂爬到了臨門一腳的高度;是謹慎讓某些公司在洶湧的暗流中脫穎而出;是謹慎讓某些人在歲月的絕壁上潦草地刻下了自己的名字。沒有謹慎,你永遠無法驗證你究竟有沒有可能成功。在有效的策略身畔,謹慎永遠是有用的。然而人們應當警惕,因為當謹慎同經驗主義或恐懼苟合時,就會成為阻礙前進最沉重的桎梏。

是不是到了該承認局限性、改頭換面繼續前進的時候?

螳螂伏在杯中不動了;它打量著我,我也打量著它。我不知道它是否在思考——如果是,又在思考些什麼。我把玻璃杯拿到了窗外——如果今夜它能爬出杯子,它就自由了;否則……誰知道呢?反正總有一些會死在杯底不是嗎?





ROY

2011年9月29日 星期四

【漢語】吐血推薦的刺客信條兄弟會


好吧這貨是純文字版的如果你喜歡動畫版的推薦你去看Zero Puncuations的評測視頻不過他主要說的是多人模式而我這裡要提的是惠及廣大盜版P2P下載黨的離線模式。

如果你喜歡潛入,爆菊,妹紙(或者搞基),爬牆頭,小弟養成,學英語聽力以及是個從英雄無敵成長起來的無可救藥的財迷的話你一定會喜歡這個遊戲——從某種程度上講它簡直就是為你量身定做的。在遊戲裡你繼續扮演AC2裡面那個六根不清淨家裡人都假裝沒他這個人幹什麼都不帶上他以至於連死都不跟他一天死的倒霉孩子挨揍嗷地脫嘞大福輪子真幸運我終於趕在寫這篇東西之前把這小子的名字背了下來好吧我跑題了。

如果你不幸從來沒玩過刺客信條系列,連手機版都沒玩過——Altair編年史那個悲催的亂入畸形不算,我們不討論非made in Ubisoft的內容好吧我又跑題了——的話,我將大致上向你介紹一下:故事的真正主角是一個打醬油的名叫呆死萌的麥子的酒保,他逃家後被天婦羅組織綁架,長相酷似喬幫主的老頭阿不思鄧布利多啊呸我是說壓不死的牙哥表示天婦羅組織正在尋找的失落的iPhone我是說蘋果等等你們難道是某公司嗎當我沒說……而這個蘋果呆死萌的的祖宗似乎知道些什麼順便提一下他祖宗的名字叫二太爺哈喇子我是說拉哈的;說罷就把呆子萌的按在某機器上開始YY他祖宗年輕時候的那點事,而遊戲主要講的就是他YY的內容——因為呆子萌的本人實在是一無是處讓人經常會忘記他的存在以至於不得不讓出手Ubi時不時地強退我們的YY遊戲走過場動畫以提醒我們記住這個被綁架了一個多禮拜連條褲衩都沒換過的廢柴。以上大致上是AC1的內容。

AC2的內容對於即將考慮玩刺客信條兄弟會的兄台而言比較重要,因為主角一樣。話說呆死萌的和長得像草魚的妹紙逃出了蘋果公司我是說天婦羅組織以後結識了新基友繼續YY他祖宗的人生,這次YY的主角有所變化。不同於AC1裡的禁慾主義死傲嬌二太爺,AC2裡的主角挨揍嗷地脫嘞大福輪子徹徹底底就是個渾身上下長滿雞雞和蛋蛋的宛如養雞場一般存在——儘管他有一個世紀好男人的爸爸,一個品行端正頭腦聰明長得也還算比較帥的哥哥,還有一個喜歡收集彩色羽毛的弟弟小明好吧他不叫小明不過叫什麼都一樣因為這些優秀的男子漢們都掛了而他們被抓的時候挨揍這個混球正在爬不知道誰家妹紙的窗戶其實遊戲一開始他就因為爬妹紙窗戶而跟人大打出手在嘴上留下了一道和祖先位置一樣的疤瘌我從來不知道疤瘌這種東西還能遺傳看來我大學沒有學習基因工程果然是個失誤,後來又因為爬妹紙窗戶而被妹紙的把拔追打;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如果你比不上自己的把拔不要擔心,不是兄弟姐妹中最優秀的也不要緊,因為他們都是為你這個混球墊腳用的——嘛,墊腳石不結實、不質量好一點怎麼行呢~之後挨揍踏上了報仇之旅,還YY了二太爺羅曼史得而復失失而復得了蘋果痛扁了胖子當了傳聲筒然後老頭又殺過來眾人繼續逃亡故事就結束啦~

終於到了刺客兄貴會這貨嚴格意義上來講只是AC2的資料片吧喂。兄貴會不管從哪個角度上講都是一個比較有挨揍風格的遊戲。故事發生在挨揍看著被切成一片片的火星妹紙消失之後;挨揍出門就看見了插在地上的桿子,於是二話不說開始擼管,擼著擼著管突然射了,滿屋都亮堂了,然後管開始往回缩,作為金槍不倒翁從生下來一直以為JJ這種器官本來就是朝前長的挨揍顯然沒有見過這種場景於是慌了,拼命擼啊擼啊但是管還是縮回去了。不光管縮回去了,挨揍也跟著陷下去了;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馬里奧蜀黍出現了,跟挨揍淡了一大堆有的沒的遺憾的是當初忘了調音量周圍又比較吵所以沒聽清楚。挨揍從菊花裡爬出來跟著蜀黍回到老家找妹紙做愛做的事情,結果剛做好就被上次放走的胖胖轟炸了導致挨揍連褲子都沒穿就衝了出去好吧其實還是穿了的否則遊戲就變成十八禁遊戲了不是麼;一同玩的好盆友表示突然用一個完全不卡的電腦玩遊戲各種不習慣因此無論如何打不到敵人。打不到不要緊,反正還可以過動畫。挨揍顯然秉承了他在AC2開頭沒起子的光榮傳統,這次又是眼看著馬里奧大叔被殺一起做愛做的事的妹紙被抓自己也在牆頭被打了一槍掉下來——不得不說敵人們還是非常長記性的。挨揍在被城裡的打工農民工蜀黍們當成屍體拖來拖去的時候醒了過來,這時候我們不難發現挨揍那件拉風的黑色刺客裝被永遠的埋葬了……就這樣,後腦勺上梳著紅頭繩小揍揍的挨揍又踏上了接著報仇的旅程~

玩到這裡,大概是怕我們把呆死萌的忘了,Ubi又把我們拽出來讓呆死萌的亂入了一下拉著妹紙爬爬牆頭神馬的;話說回來呆死萌的沒有血槽也就罷了居然還沒有地圖,哥就這麼全憑直覺地過了他的那段劇情……

劇情說太多就沒有意思了,所以現在說說別的。兄貴會的操作基本上和前作持平,秉承著比較簡單的傳統,即使是新手也很容易上手當然如果你非要頂著5格HP從正面衝進敵人中間單挑好幾十號阿兵哥就不是我言辭具有誤導性的責任了雖然你依然有可能贏。遊戲裡可以賺錢,賺了錢可以用來買城裡的店鋪,店鋪可以賣給你東西並且給你賺錢——當然錢多了也不是什麼好事我是說實話但不排除有一些特別喜歡收集錢的財迷不是麼。賺錢的方式有以下幾種:做特定的支線任務;LOOT四散的寶箱;開店鋪幫你賺錢;倒斗(這個其實依然是LOOT寶箱);LOOT被你砍死的屍體(不過你最好動作快點);以及派你的小弟打工幫你賺錢——小弟的事情我們待會再說。在遊戲裡你可以收集的不只是錢,你可以酌情收集裝備和敵人的畫像,當然少不了的還有小旗子和彩色的羽毛——我一直很好奇明明AC2裡已經收集了一大堆羽毛恕我直言那些毛都足夠做一整套鴨絨床上用品了為毛還讓我收集羽毛挨揍的馬麻不是已經恢復正常了麼……

遊戲中任務的種類也比較多,大致上有以下幾類:絕對主線任務,也就是劇情上要求你做的;拆塔任務,不主動要求但這也許是你做的最多的一種砍殺任務了,你砍死看塔的老大爺,爬上高塔,在被單上尿尿畫地圖然後把塔付之一炬跳下來,爬出草堆給周圍你所能找得到的所有可以升級的建築升級讓它們給你賺錢好吧賺錢的事情是題外話;拯救平民任務,這個是你擴充小弟的重要來源,通過跑去阿兵哥和“少數別有用心的敵對分子”處打醬油你可以獲得小弟——其中還有妹紙哦~~咳咳……小弟可以幫你幹一些你不願意幹的活,還可以出租出去幫你賺錢;倒斗任務,就是跑到狼頭小黨派的黑窩點去進行一系列爬牆砍人LOOT寶藏的邪惡行徑,成功後你可以得到很多從寶箱裡LOOT到的錢和一個我沒注意看是什麼的捲軸;哩哦納豆的任務,這是好基友哩哦為你提供的一種特殊服務,從事此類任務你需要被派遣到一個祥和的擠滿阿兵哥的小村莊摧毀哩哦不小心太有才了為你的敵人拆死嘞造的最終兵器,每截獲一種你都有機會爬上去爽一把;完全支線任務,如果說前面幾種支線還和挨揍以及整個故事有些關係的話,這種任務和一切都都沒有任何關係完全是為了做任務而做的任務,比如說誰誰的馬麻被抓走了誰誰的阿娜達被抓走了等等;其他任務,由於我嚴格意義上還沒有徹底通關,所以不確定這個究竟是否應該放在完全支線任務裡:你有機會回到挨揍的年輕時代去觀摩一下挨揍是怎麼追妹子的——不管怎樣我很喜歡這個簡單的跟踪+胖揍任務的劇情,尤其喜歡挨揍被妹子甩了以及得到妹子kiss時的表情。

遊戲裡可以使用的資源也很豐富:你可以常規地用刀或者十字弓、袖刃等傳統方式幹掉敵人,也可以召喚小弟代勞——值得一提的是小弟是會死的!不要把小弟當成變形金剛!哥親自帶領小弟全軍覆沒了一會以證實這一點。個人最喜歡的還是使用各種不同的武裝設備完成任務,除了常規的大砲,哩哦的關卡裡特意準備了在博物館裡展示過的那些看起來很如魔似幻的武器來讓你過癮,其中當然還有最著名的飛碟坦克(你也許見過它的草圖),遺憾的是這些武器都不能在未來的戰爭中重複使用,讓人有些意猶未盡。

再補充點tips。

玩到現在主要的感想就是挨揍是一個史上最大冤大頭——他妹紙要開展產業,錢是他出的:結果妹紙當上了老鴇,經營著全裸媽最大的妓院(挨揍和我都忍不住吐槽說“我的錢就是用來幹這個的麼?”不過話說回來挨揍你其實很喜歡這類地方吧你不是說只要佛羅倫薩有一位女性輾轉難眠那都是你的失職嗎現在業務也差不多該擴展到裸媽了吧);為了讓以前的小弟跟自己玩,挨揍出錢造了超豪華的盜賊公會和傭兵工會,而且看樣子這個錢以後也少不了的,正這麼想著的時候我路過了一個貼著牌子的巨大的橋……

哩哦老了也憔悴了,但還是那麼基,那麼萌,那麼激萌激萌的;而且他造的武器真的很不錯,可惜沒有留下來…… :'(

馬基雅維利是女王,對挨揍各種頤指氣使啊頤指氣使;挨揍表示樂在其中。

當看到揍妹紙手拿一柄小刀毫髮無傷氣定神閒地站在一群撲地的全副武裝的阿兵哥中間問挨揍so what並且揍馬麻表示毫不意外的時候個瞬間感到整個世界都離我而去了看著挨揍瞬間寂寥了的臉我彷佛聽到他內心吐槽我了個擦妹紙你原來這麼NB啊馬麻你一直都是知道的嗎難道被蒙在鼓裡的只有我嗎你們怎麼可以這樣隱瞞我啊我還給你們花錢蓋了妓院呢我們真的是一家人嗎嗎嗎嗎嗎嗎嗎妹紙你比我還NB了乾脆你來領導兄貴會我來開妓院好了我很喜歡妓院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YY之外的世界比較無趣就不提了總之閒得沒事又沒有網時這的確是一款值得你打到天亮的好遊戲,吐血推薦之。

2011年9月25日 星期日

【漢語】為什麼我認為Facebook與Google+是不同的

Google+推出轉眼間已經度過了這麼長時間,在這段時間裡Google陸陸續續地為它增添了或大或小的各種功能並進行了很多細節性修繕。與此同時作為當今互聯網世界sns霸主的Facebook也不甘示弱地緊隨其後,不僅屢次調整自己的界面和信息分享模式,f8開發者大會上更是發布了timeline向初生之犢的Google+迎戰。作為旁觀者的很多用戶們紛紛表示FB正在向G+靠攏,另一派的用戶則稱G+是從模仿FB和Twt開始的;由此對sns發展可能同質化的擔憂產生也在所難免。那麼G+和FB究竟是不是相同的,它們又會不會變成同一種東西呢?私以為,至少從短期來講,這是不會發生的。

G+與FB的“戰爭”不僅僅是爭奪用戶和第三方服務提供者(如開發者)及廣告商的戰爭,也是雙方對於社交網路這一服務的理解產生的不同理念的戰爭。一旦某一方屈服於對方的理念,即使擁有再好的先發優勢也已經為自己敲響了喪鐘。G+與FB外觀上非常相似(尤其是最近,更相似了),但只要對兩者近期的發展方向進行分析就會發現,它們並不分享相同的社交網絡服務理念。

用戶們也許發現,Google+服務中的信噪比相對而言比Facebook要低(而且不僅僅因為用戶數量的緣故),且對於某一條分享信息用戶也更加活躍。同樣是分享,Google作為一個工程師思想為主導的公司所注重的信息共享內涵與玩純社交起家的Facebook截然不同。Google的傳統是注重信息和內容本身,並且通過用戶的客觀行為來對信息進行分層從而篩選出對包括用戶、客戶以及Google自己都有用的數據,並使用這些數據進一步對自己的業務進行優化,然後從優化後的服務中進行再次篩選,由此循環遞進以期無限趨近完美。Google的這種習慣體現在Google+上,主要表現為:分享者(在G+上表現為分享信息的用戶,在互聯網業務上表現為Google自身)具有較強的自主性,由分享者決定將何種內容分享給哪些內容接收者;而被分享者(在G+上表現為閱讀信息流的用戶,在互聯網業務上表現為搜尋信息的用戶及廣告提供者)也並非完全被動,他們可以以自己搜尋的內容為標籤,從分享者中盡可能汲取所需的信息,同時為了擴充信息源而拓展關係。G+的運作模式從某種角度上講與Google搜尋服務是趨同的,是一種升級版的搜尋服務;這種高級搜尋中用戶的互動性增強了,由於此時此刻用戶既是分享者又是被分享者,用戶的參與慾望上升:當他們作為分享者時,由於對反饋的渴望,他們更有意圖貢獻對應的被分享者(或潛在被分享者)所希望得到的訊息;當他們作為被分享者時,由於對所需內容的渴望,他們更積極地表現自己的意圖從而增加了反饋的熱情。Google有意圖對自己的信息搜尋服務進行這樣的改良大概也是發現了絕大多數用戶不懂得、也沒有意願使用高級搜索功能這一現象,並且希望情況得到改善所做出的努力吧。

通過以上分析,我們也許可以將Google對社交網路服務的理解歸納如下:用戶使用社交網路服務的本質目的是更容易、更準確地獲取自己所需要的各類訊息,而社交網路服務的優勢在於用戶之間可以自主地對相互之間的需求進行完善;通過引導用戶自覺關注他們所尋找的內容本身,既可以更有效率地滿足用戶需求,又可以收集更客觀真實的用戶意圖,從而使用戶更容易地獲得他們想要得到的信息,還規避了惡意SEO和垃圾訊息的困擾。也就是說,Google通過G+,將其“整合全球信息,讓每個人都可以獲取”的宣言以新方式進行了鞏固,他們並沒有輸掉互聯網之戰,因為選擇sns只是一種新型戰略而並非因為他們向FB的服務模式低頭所做出的妥協。

既然如此,FB最近增添了許多看起來與G+服務頗為相似的功能,我們是否可以認為FB正處於欲對G+取而代之的道路上呢?也不完全如此。

FB上充滿很多頗具家庭氣息的訊息,其比例遠高於G+。一部分是由於FB“歷史悠久”且用戶基數大,另一部分是由於用戶們對FB的定位如此。當然,沒有FB理念在背後的推波助瀾也不會有如此的盛況。FB起家的時候,社交網路服務還處於比較不溫不火的狀態,在那個背景下,FB對社交網路服務的理解毫無疑問是與Google不同的;也正是這種長久以來的不同奠定了其發展基礎,為其帶來了正在面臨的優勢和瓶頸。FB比起注重信息內容的Google,更關注社交活動中的主觀部分,這種關注的對象是一種很基礎的、普通人際交往之中人們都會關注的,如:情緒和人際關係,還有人與人之間互相了解的慾望等等。這種理念驅使著FB將其落實在了其服務以及更新之中,其表現與G+恰恰相反:信息搜尋者(即服務中wall以及profile頁面的閱讀者)佔有主導性,他們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獲得幾乎所有的信息;信息提供者()則比較被動,他們很難控制哪些信息即將被公開,更不用說限制可能看到信息的信息搜尋者(或潛在的搜尋者)。比如說從最近的FB更新中可以看出,FB強調的重點是用戶可以如何得知更多的其它用戶的信息——其他用戶在讀什麼?在聽什麼?發布了什麼?“贊”了什麼?玩了什麼遊戲?過去哪些時期的什麼事情對他們來說很重要?……用戶的分享是主觀的,他們以自身為中心分享各種內容。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用戶可能會一個小時接一個小時地翻閱著FB的網站,閱讀其它用戶被動提供的信息的同時自己也提供同樣的信息。FB的隱私設置複雜程度堪比高級搜尋設置,絕大多數用戶都會放棄這種大海撈針一般的繁文冗節,於是信息量便以最大的限度膨脹起來。

根據以上現象的總結我們也許可以推測:FB認為人們之所以難以獲得滿足是由於絕對信息量的不足;一旦信息種類和數量充足,用戶通過自行尋找即可“撞見”自己的需求(Mike“贊”了××××內容,這些內容是你需要的內容嗎?Joe正在聽××××歌曲,你朋友聽的歌你也喜歡聽嗎?)。FB為用戶們養成的信息分享習慣是隨性的,用戶分享幾乎所有內容給幾乎所有人,並且通過這種方式讓用戶成為了全方位的信息源而不是Google打造的“偏向於某種內容的信息源”。因此,FB儘管推出了和G+類似的功能也並不能證明FB正在向Google認輸;他們依然堅持並實踐著自己對社交網路的理解,還會繼續加大其實施的力度。

你可以說Google+注重信息的品質而Facebook在意信息的數量,這兩種觀點會將他們服務之間的差距越推越遠直到其中某一方認輸……或者也許他們可以共存?畢竟戰爭才剛剛開始。



你怎麼看呢?

2011年7月17日 星期日

【漢語】扯著蛋了的不小心卸載




泥馬勞資錯了!勞資再也不亂卸載東西了!!


上次卸載出杯具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大概是在剛開始從chrome stable爬牆到chrome dev版本的時候。都怪自己手欠,升級的時候不聽Google的話,從360上下了一個dev升級版……當然剛下下來沒事,然而泥馬杯具就在這裡埋下了種子……
就在平靜地度過了很長時間以後的某一天,勞資突然發現每當試圖訪問被牆的那些網址,都會被劫持到了一個看起來很像勞資最討厭的導航頁的地方。思前想後,認定是泥馬360這個流氓勞資太給丫臉了給勞資蹬鼻子上臉(話說,鼻子不是長在臉上的麼誒……)——證據就是,那個導航頁和泥馬360一樣是綠的(不小白也可以不死的,真的)!於是忍痛把chrome卸載了……並且面對Google哭花了的小臉信誓旦旦地說5分鐘以後叔叔還會來接你回家的(你的性向究竟是……)。之後就折騰了72小時各種安裝——咦,失踪了?——再安裝 ——咦,又失踪了??——在安裝——液能用了不過為毛是中文界面???——啊為什麼昨天還能用今天不見了?!——一怒之下把文件夾刪了然後想起來沒開同步所有書籤都完了——哭完以後重新安裝——液能用了但是勞資要英文界面!——靠這個版本不能改界面語言啊——卸載——安裝老版本——界面調成英文——升級——Done. 回憶完畢。
接下來是今天的事故……(才進入正題啊)
這次出問題的不是chrome了因為360已經被我踩死了。這次出問題的是傲嬌且喜歡做廣告和貧窮國家的HS醬。話說回來勞資現在非常憎恨越南這個地方……理由略。由於這個國家一而再再而三地通過HS介入勞資的私生活,勞資決定像以前解決這個問題一樣使用簡單方法——卸載HS重裝一下……最開始,比較謹慎,只是覆蓋安裝了一遍——但是沒有用。於是鼓足勇氣把HS卸載了……卸載過後需要重啟才能重新安裝,於是勞資重啟了。重啟過後,翻出另一個HS安裝包繼續安裝——安裝完了,可惜在最後關頭電腦卡死了,然後它表示找不到連接用的網頁0w0——泥馬。勞資試圖下載那個網頁——失敗,打不開。勞資翻出以前用的安裝包覆蓋安裝了一遍——失敗,還是沒有。卸載重啟。重啟後又翻出剛才用的安裝包覆蓋安裝了一遍——果斷失敗。無奈中又卸載並再次試圖重啟電腦——誒?電腦木有反應。再來一次——還是木有反應。強關——木有反應。拔電源,摳電池,關了。關了後重開——開關失靈,開了好幾遍才打開= =。開了以後把電腦裡所有安全軟件都關了,重裝——終於成了,太噁心了……我也不想再去調查我和越南的關係了……
這個故事教給小朋友們兩個道理:
1,不要隨便下決定,因為你不知道你將為看似簡單的決定付出多大的代價。
2,就是……嗯……誒,什麼來著?對對,不要試圖走捷徑,每一條你熟悉的捷徑都有可能在某一天將你引向苦逼的人生。
哈哈,很有教育意義吧?(你確定第二條不是你現想出來的麼)

2011年7月1日 星期五

【漢語】現在“Google+”來了,我的“猜測”呢?

Google+作為Google的社交項目(是項目不是產品!)終於出爐了。前些時候我曾經寫過一篇流水帳猜測“+1”的功能(http://answerofeverything.blogspot.com/2011/05/1.html)——不過看起來“+1”就只是“+1”而已。儘管如此,我曾經試圖把“+1”當作一個完整的社交產品進行的推測和期望在Google推出“Google+”之際也並不算過時,現在來自戀地盤點一番猜中了多少:


1,為正在瀏覽的網頁“+1”;

Check. “+1”按鈕被添加到了網頁中;而其第三方chrome拓展也使得“+1”可以在任何網站進行。

2,同步分享到我的其它社交平台的功能;

Check. 第三方拓展已經實現了同步“+”流到FB和Twitter的功能。

3,自動關注我“+1”過的網站內容並提示及其更新的功能;

Nope. 儘管“Google+”可以像任何類社交產品一樣追踪用戶的評論,但目前並不能單獨追踪第三方網站內容——想想也是,不管怎麼樣成本也太高了。

4,為我顯示我所同步到的其它平台上我的好友對這次分享反映的功能;

? 別的平台不知道,不過對自己的平台已經做到了。

5,集成Google的chat功能,可以和在線好友直接在“+1”彈出氣泡中談論“+1”內容的功能;

Check. 雖然不是通過“+1”,但的確通過sandbar上的標籤進行了提示,並且還可以在標籤上彈出的氣泡中展開討論。

6,將“+1”列表分享到公開網絡上的功能;

Check. 不用用戶自己設置,Google已經這麼做了。

7,好友的“+1”推送功能;

Nope. 不過有沒有都一樣,反正在profile裡都能看到的。

8,可查詢“+1”過的內容流量分析圖的功能;

Check. 前些天在站長的統計工具裡已經出現了。

9,將不同功能的提示以不同顏色顯示的功能;

Check. 儘管不是“+1”按鈕,但sandbar變紅的標籤也起到了同樣的作用。

10,快捷導出我所“+1”的網頁中的選定內容;

Check. 有了Google Takeout工具,用戶可以方便地導出自己的所有數據。

Conclusion:

不知道是不是我猜得太沒創意了,看來Google基本上都做到了。雖然多少還是覺得缺了些什麼因為Google並沒有一上來就試圖把互聯網整個地變成他們自己的地盤,但這不是問題,Google實施自己的計劃已經比幾年前要謹慎得多,況且加上Google對自身信息的保密,我們並不能輕易地猜測Google是否放棄了某些想法。從Google想把sandbar貼滿他們的“大站南北”甚至沒準會把它集成在chrome裡這點來看,似乎還有點兒苗頭……在Google+日趨完善的日子裡,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2011年6月29日 星期三

Recommend: Zero


I've been looking for this for a long time. It's a good one :D! Glad I can get a way to download it.

2011年6月18日 星期六

Android character: Froyo

Finally Froyo gets here. I once thought it would never finished, but anyway... I really took pains on those fur on her clothes. Considering Gingerbread has fur as well, I decided to color Honeycomb first.


2011年5月28日 星期六

Android Expressions!

It's finished days ago, but I had some problems with my network so just uploaded it.

The little green robots are cute, I wanna have one help me pick newspaper!

Also drawn some funny comics about Apple & Android products. :D


2011年5月22日 星期日

Apple's expressions!

I found it fun to draw sth simple & interesting.

Android on the way!


2011年5月14日 星期六

【漢語】我希望在“+1”上看到什麼?

儘管Google的“+1 button”並沒有選擇我作為他們的測試對象,而我也聽到了傳言說它“isn't in Google's best”,但這不意味著Google一定會在社交上一敗塗地。“+1”也有它的機會,如果它成為一個能夠吸引我使用的瀏覽器拓展,我希望它有如下功能:

1,為正在瀏覽的網頁“+1”;
顯而易見的一個必有功能(雖然在這裡寫出來比較沒意義);但毫無疑問,在瀏覽網頁內容時為其“+1”顯然比將這個按鈕放在Google的搜索結果頁要有效率得多;如果“+1”作為一個瀏覽器拓展,用戶就可以更方便地在那些沒有添加“+1”按鈕的網站上進行“+1”分享活動,同時這也為站長節省了一部分精力。

2,同步分享到我的其它社交平台的功能;
這個功能將會非常實用,用戶可以在設置中選擇他們希望同步的社交平台如FB或Twitter,當用戶對某個內容“+1”的時候,他們將可以同時將這個內容一鍵分享到所勾選的其他平台,並可以在設置中選擇是否分別為不同平台中的分享添加不同的評論;這個功能可以做成類似chrome添加書籤時的氣泡提示框效果,通過快捷鍵可以鎖定其文本框,既不佔用空間又方便快捷,節省了時間和點擊頁面上眾多分享按鈕的過程。

3,自動關注我“+1”過的網站內容並提示及其更新的功能;
這個功能聽起來像是網絡訂閱,我希望當我載入我曾經“+1”過的網站時,“+1”拓展的按鈕通過變化顏色的方式提示我這是一個我曾經“+1”過的網站,並在我的鼠標與其重疊的時候向我展示這個網站的最近3~5條更新內容推送給我;這個功能將有助於當我的網速較慢或優於其他原因我不願或不能訂閱這個網站的時候輕鬆地了解這個網站的最近動向;當然,這個功能應當可以在設置頁面中關閉,而它也可以為我關注並推送我“+1”過的我其他社交網絡平台的更新內容(比如我的好友們分享的最新言論或資源)。

4,為我顯示我所同步到的其它平台上我的好友對這次分享反映的功能;
如果“+1”按鈕有這個功能,我就可以集中且實時地觀看我的好友對我分享內容的評價,我甚至可能沒必要花時間登錄twitter或FB帳號,冒險讓這兩個網頁佔據我的CPU進程並刷出大量我不感興趣的或我已經知道的消息——如果我的朋友想向我分享什麼,他們也可以“+1”那些內容並分享給我;這些評論或銳推可以以時間線的方式更新出來並在末尾標註它們所來自的平台(如“From Twitter”),我希望“+1”能為我存儲20~100條最新的評論,以便於我隨時查看(我希望能夠以我點擊其後自動彈出新標籤的形式)並且不會佔用太多存儲空間,多於這個數字的評論會被自動在後台刪除,我也希望能夠選擇自主地刪除這些評論。

5,集成Google的chat功能,可以和在線好友直接在“+1”彈出氣泡中談論“+1”內容的功能;
我總是希望能夠盡量少地運行應用程序,這個功能可以讓我更方便、更有主題地和我的好友進行交流,即:我希望在不離開或停止選中頁面的情況下與我的好友談論我所推薦的內容,我希望我能夠隨時選取其中的少量內容直接發送給我的朋友們,以期更有效地推薦他們來瀏覽我所“+1”過的網頁,我還可以實時地得知他們的想法並且就此進行交流;由於不用跳轉到其他網頁上繼續這一過程,我們的交流將不會被無關的事物打擾,我們的思路也不會被打斷(尤其是當我們談論的是一些比較嚴肅的“+1”內容時)。

6,將“+1”列表分享到公開網絡上的功能;
這個功能有點類似於訂閱中的“like”,可以讓我們看到陌生人對某個內容的反應;而我不僅希望將我喜歡的內容分享給我的朋友,我也希望能夠推薦給所有潛在的與我有共同愛好的人們以期拓展新的友情;我希望這個功能可以在分享的內容頁面上進行有選擇的勾選(我並不想盲目地分享所有我“+1”過的內容),這樣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隱私糾紛;我並不介意Google使用我所公開分享內容的數據,畢竟這些數據對於我使用Google的其他功能也是有意義的。

7,好友的“+1”推送功能;
如果僅僅通過我自己的搜索來發現朋友們喜歡的內容,這對我來說是很困難的;我希望“+1”能夠為我提供開啟自動推送好友推薦內容的選項;這樣可以有效地減少我進行無關搜索的時間,我也可以不必長時間翻閱社交網站中冗雜的瑣碎分享中真正感興趣的那極少一部分;這些分享的網頁可以依照我的選擇直接推送給我,最好可以通過“+1”圖標的特定顏色和閃動來提示我而不要彈出窗口以防影響我正常的網頁瀏覽。

8,可查詢“+1”過的內容流量分析圖的功能;
我希望“+1”可以集成Google Analytics和Google trends的功能;當我選擇時,我可以看到我“+1”的這個網頁的相關統計圖片如“有多少人也‘+1’了這個網站”或者“這個網站被‘+1’的趨勢”;這有助於我了解我所感興趣的內容在總體趨勢中大致的位置。

9,將不同功能的提示以不同顏色顯示的功能;
這是一個簡單而實用的功能;用不同的四種顏色對其功能進行提示比用文字來提示要有效,盯著一個小窗口中密密麻麻的字母可能很令人煩惱,但直觀的顏色變化可以更好地反映我所想要關注的內容,也更容易吸引我的注意力;結合不同顏色和圖標閃動,用戶可以很快意識到新變化的發生,如果圖標輪流在不同的顏色間閃動,說明用戶有多於一個狀態更新了(例如上面提到的“+1”的網站更新或好友推送了新的“+1”),這使得用戶可以更快地查閱它們;然而顏色變化過多可能會導致困惑,所以我希望它不要超過4種。

10,快捷導出我所“+1”的網頁中的選定內容;
當我進入了我所“+1”的網站時,我不光想將內容直接推薦,有時我還希望能夠將其中的一些內容導入到我的Google帳號並通過包括buzz或blogger等其他方式分享;這時我希望“+1”可以關聯我的picasa、blogger、Google account或我在設置中選定的其他頁面或帳號,以便於我將選定的內容直接導出“+1”的網站;這也有助於我在我不同的社交平台之間移動我的數據和分享。

總結:等待花開不如邊走邊愛
如果這些期望能夠達成,我相信我們的互聯網社交將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是的,沒有任何一個網站可以包攬整個互聯網上全部的內容,不管它有多麼大,不管有多少人在為它傳送內容。一個圍牆花園並不能稱作真正的社交,那麼為什麼我們不能把社交擴大到整個互聯網呢?從我們自己的帳號到最遠的、尚未被我們發掘的剛剛誕生的網站。我相信在一個開放的網絡環境中,人們應當在無盡的信息海洋中冒險而不是停滯在某一個或兩個固定的平台上;我們可以走出去,在每一個網站上開始我們的社交,為每一個全新的體驗共同興奮,即刻討論每一個我們發現的內容,做所有人的生意,整合所有的信息……讓互聯網社交化,而不是讓社交局域網化,我相信這才是真正的“社交網絡”的未來。

2011年3月28日 星期一

【漢語】騎牆派——寫在聲討百度文庫的作家們之後

在知道百度文庫肆無忌憚的盜取之後的很久以後,這事似乎終於熱起來了,儘管我嚴重懷疑它根本熱不了多久。對於其中的某些作家,儘管我從來就不是個喜歡落井下石的人,但還是很難讓我激起想尊重他們的慾望。就像很多人已經知道了的,這世界上的絕大多數人並沒有所謂的立場,他們總是試圖從別人的嘴裡判斷世界的全貌而幾乎不想試著親自追尋事情的真相;即使終於得到了與自己前言相違背的真相,也鮮有人肯站出來承認自己的錯誤。他們當中有一些人只關注別人告訴他們的他們自己的利益,為了這些所謂的利益,他們可以全身心地投入一片惡戰,而甚至沒有功夫抬起頭看看自己究竟在為什麼戰鬥——況且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居然還可以無視顯而易見的事實並強詞奪理。
別誤會,追求利益這種需求從來就不是邪惡的。而且這句話從雙方來講都適用,儘管有些人總喜歡一邊吐槽別人侵犯了自己的利益一邊大叫別人從服務中獲利是邪惡的。沒錯,這些人從來就不是什麼尊嚴衛士,維權革命家,他們甚至不是自私自利之徒——因為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保護自己的利益,而利己主義者是很擅長為自己發現並選擇新的獲利渠道的。這些人,我稱他們為騎牆派。
騎牆派是一些人云亦云的群體——他們現在其實依然如此,只是不像以前看起來那麼明顯了;他們擅長使用一些狹隘的邏輯或“新鮮熱辣”的噱頭好讓自己顯得與眾不同,甚至是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對追隨者施加影響——讓我們慶幸吧,不少人的頭腦還是清醒的。在開始下一段之前,我想要列舉一點我記憶中騎牆派慣用的把戲。
比較慣用的是“失衡的觀點”;這種伎倆相當有效且隱蔽,因為很多獨立思維人士也是從抨擊社會的黑暗面入手進行自己的推導的;通過這種方式,他們可以狡猾地把自己隱藏在那些讓人們認為代表社會現實主義的群體之中從而獲得同樣的關注甚至尊敬,隨後在某些時候神不知鬼不覺地把自己混亂的觀點灌輸到讀者頭腦中,從而進行誤導。但他們就這樣毫無漏洞嗎?不可能的,只要仔細檢視,依然可以從中找到他們無意中露出的馬腳。一方面他們抨擊著這個社會的不公或罪惡,有時各種尖酸刻薄無所不用其極;另一方面他們卻在從另一個角度勸慰義憤填膺的讀者們像他們一樣接受這個事實,或者把寶押在一些他們剛剛抨擊過的體系的某一個細枝末節上,或者乾脆扯些別的東西,總之很少有人對改善自己現狀有些立場或遠期可能有收效的概念——即使是感性的、主觀的也一樣;他們的論證乍看很有衝擊力,但重複閱讀後會發現其邏輯存在著各種或大火小的矛盾之處(包括我剛才提到的關於利益的那個)。然而有時其邏輯看似無懈可擊,不管讀幾遍都感到越來越有道理——那麼恭喜你你似乎遇到高手了,雖然他也沒什麼立場但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在這種時候,需要做的是停止繼續閱讀,跳出陷阱,從全局邏輯重新整理全文的思維路線,到了這種時候,作者為了迴避過多他補不了的漏洞的手法就會一目了然。沒有多少人是萬事通,何況是騎牆派們這種沒有基本立足點以至於很難建立穩固論證中心並以此對自己的論據進行擴充的類型;那些看似convincing的文章其角度一般都非常狹隘甚至淺薄,即使是從僅討論一個角度的前提來講(沒錯,這是擋箭牌);且其“深入挖掘的原因”通常是停留在最表面的“一級論據”上,而幾乎沒有做後續的探尋,隨手畫個結構圖,這種文段的層次一般很淺,即在“一級論據(最顯而易見且具體的現象)”之後各種通常覆蓋面非常狹窄的(為了縮小bug出現的範圍)不同深度的論證(從這件事的討論到對社會的抨擊到對論據當事人的拓展推論)事實上都是從這一層級上直接平行延伸的,不同層次之間沒有實質上的推導關係,幾乎是將不同深度的問題擺在了平行的關係上。這種結構不同於中心環繞式的邏輯結構,這個看似中心的內容並非全文論證的中心(因為只是一個淺薄的現象,很可能還是很片面的,因為騎牆派一般對論證天平上的兩頭並不存在同等或趨近同等的理解)或真正意義上的行文基石——寫到後來,打擊面越來越偏越來越散,甚至有跑題的嫌疑——當然高手是不會跑題的,他們會及時把話頭收回到狹窄的邏輯通道裡。一句話總結:他們看起來立場鮮明,其實毫無中心。不過,也別太抱怨他們把你弄裡去了,因為他們自己多半就在你邊上躺著呢。
第二種慣用伎倆與第一種看似不同,姑且稱為“偽裝的平衡”。同樣是躲在智者的背後,這次的“躲避點”質量比較高。這種騎牆派們會假裝(或自以為)自己是中庸的,誰有錯我就說誰,你們我都說了,不是因為我弱智,而是因為你們都不好。這些騎牆派很容易被人說成騎牆派,但他們其實更老謀深算。沒錯,一些人說他們是騎牆派,但這些人其實沒有找到準確的打擊點——很容易被反駁為“我這是出於理性,對於所有我認為不對的事物我是同等抨擊的”,從而不光可以起到貶低對手的作用,還可以給自己搞到一個智慧製高點(比道德製高點好用多了,因為人們可以說道德只是相對的,但智商可是絕對的,怎麼篡改也不好使)從而享受儘管人數較少但質量更高的尊敬,他們的影響深度會比第一種更優。他們正是利用了公眾作為集體單位的必然缺陷——絕大多數人都是騎牆派,他們很難分辨出什麼是所謂的“合理的”,也無法區分這個“理”、“合理”在不同條件下意義微妙的變化。中立的人並未沒有立場,中立者的立場是“理”。“理”在很多用法中是相對的,但在另一些之中是絕對的——與時代、文化無關的絕對的同時動態的存在;但要理解“理”的絕對性是很困難的。人們可以很容易地引用一些文字來支持自己的論點說萬物只是相對,絕對性是偏頗的;也很容易利用“絕對性”這一觀點來為自己所誤解的“理”堆砌神壇。騎牆派和中立者的區別很難區分,因為有些時候他們看起來都是沒有明確主張的,另一些時候他們看起來似乎都搖擺不定。事實上真正的中立者的立場是相當堅定的,比很多非中立者更堅定——因為無論怎樣的觀點都是有可能證偽的,而只有“理”是不動的;這是一個“相對運動”的問題,即當周圍的兩組對立觀點者為了維護其觀點而立場不穩時,看起來平衡點本身是運動的。騎牆派正是利用了這一點將自己完美地隱藏了起來。這種各打五十大板式誤導很難識破,但也不算無計可施。通常這種搖擺不定的“文章”缺乏一個全面、嚴密而有力的conclusion——因為些作者本人就沒有這個條件能總結得出來。中立者並非永遠沒有傾向,他們多少會傾向於更接近他們立場的方向,或者是在這種搖擺中提出一個新論點來代表自己的立場。基本上沒有人能夠做到完全在各個領域捕捉到“理”之所在,但在某些主題內暫時性地獲得對“理”的理解也並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因此即使並非完全的理解,成為某個方面的中立者也是可能的。騎牆派除了不能拿出令人滿意的總結,分析多比較偏頗狹隘,言語和論據具有嚴重誤導性間歇性夾雜漏洞之外,也通常很難提出一個完整並合理的觀點或建議——是的,能在自身討論主題中參透“理”的人,頭腦當然是清楚到了一定程度(因為這是由智商和思維的敏銳度決定的),他們不會在闡述中心這麼關鍵的事情上糊里糊塗的。
當然,騎牆派不求甚解的誤導法還有很多,都寫出來恐怕可以出書,比如說他們還慣用“糖衣砲彈”,即在抨擊那個自己沒搞明白的倒霉對象之間間歇穿插著一點苦澀的“誇讚”以增加自己的中立性/諷刺性/隨便什麼,隨後立刻用自己的“狹隘邏輯”/“萬用句型”把它套進去貶得更一無是處;他們也喜歡代表別人;或者乾脆偽裝草根。但無論如何,上面提到的所有手法其實都是很正常的寫作手段(也許你的托福作文裡面就用了),是作為一個寫手或演講者用來套取輿論支持相當有效的無數手段的冰山一角——而且還僅僅是基礎部分。這些手法的使用也並不是邪惡的,真正讓人不得不表示反對的是我所提到的這些手法的使用者自身的貧乏。沒錯,他們沒有立場;不求甚解;譁眾取寵;自作聰明;對自身也沒有清醒認識;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自己痛苦的根源所在;不動手也不想動手改善自己的處境;他們通過別人看待這個世界;他們通常喜歡空談卻沒有理想主義者的遠見;他們市儈卻沒有現實主義者的踏實,他們隨風而動,沒有根基;他們總要影響別人還說自己沒想那麼做;他們指引著他們的同類們卻不知道所有人被引向何方;他們和自己高尚的鄰居長得非常相似。不過我不打算抨擊他們,因為他們便是這世界上的大多數們;社會的進步是少數的幾小撮明白人爭奪他們的過程,社會的退步則發生在他們當中的幾小撮人掌握了主導權時。我不想說不是所有人都有權利說出自己想要的。每個人都有權利這麼做,但開口之前……能不能麻煩您先搞明白自己想說什麼?這麼多作家在咆哮,誰是騎牆派呢?我不點名,心中自有褒貶。



P.S.什麼,這篇廢話的標籤裡為什麼有個Google?因為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說百度啊。只是……想起了往事罷了……

2011年3月23日 星期三

【漢語】為了我們不忘記的紀念

今天是Google離開中國的一周年——沒有紀念。這不是什麼值得紀念的事情,當然。我本想寫上幾千字宣洩一下,卻突然無從下手;拿著筆坐了半晚上,什麼也畫不出來。只留下一句話作為對自己悼念。


我們不忘記

2011年3月15日 星期二

Blogger's gonna have a revolution!

Can't wait!

New UI is JUST AWESOME! WAY BETTER than others' I've ever seen! I'm wondering when can I get this in my blogger. :D

2011年3月7日 星期一

【漢語】Time To Unite?

我們口袋裡的電子產品該越來越少嗎?

總結了一下這幾週看到的電子新聞,忍不住這麼想。

我們有PSP,有PC,有手機,還有平板以及功能各異的各色電子產品,它們塞滿了我們生活的邊邊角角,矢志不移地改變著每個人的生活方式和習慣。但隨著電子產品的氾濫,人們開始感到有些力不從心——我需要所有的這些產品來達成我全部的期望嗎?每一個產品都擁有或多或少其獨有的功用,並以其對自己做出市場定位。面對如此眾多的產品,也許早就不再是消費者選擇消費品,而是恰恰相反——產品們通過其功能篩選受眾,為自己挑選合適的買主。不這和買方市場與賣方市場不一樣。越來越多地,消費品們比消費者們更了解它們自己能做什麼。我想對於消費者們而言這並不是個好消息。看似有很多選擇有時候恰恰意味著沒有了選擇的自主權——市場上的商品太繁雜,功能過於分散,反而讓人們花去了更多的金錢在毫無意義的地方。但也許人們浪費的不只是錢。更多的時間被花在選擇商品和功能上;更多的空間被花在攜帶移動類電子產品上——既然他們是“移動”的,那麼總歸是要帶上的嘛……當我某一天發現我居然從我身上同時找到了筆記本電腦,PSP,手機和mp3的時候……我想也許我是遇上了點小問題。

當然我的事只是個個案,事實上也許很多人都會反對說“正是因為這些精細的分工令我們更能夠有效率地挑選我們所需要攜帶的產品”,我承認我有的時候顯得很沒效率。我也知道很多人並不喜歡自己所擁有的某樣東西擁有一些他們用不到的功能——而這些功能佔據了他們錢包中數量相當顯赫的席位。但不可否認的是還有一些像我這樣的人——我們什麼功能都想用用看,但已經厭倦了身上攜帶十多斤的各種電子磚頭。也許你可以說“你看,手機也可以打遊戲,PSP也可以聽音樂——而這些功能電腦都能做”——但問題在於——我們先把手機的問題放在一邊——有多少人會習慣於抱著電腦打電話?或者在用PSP聽音樂?人們在心裡已經承認了產品本身的定位——沒錯,PSP當然可以聽音樂,但它,基本上,是打遊戲用的——也看電影,當然。你當然可以用Gvoice在電腦上發免費短信,打免費電話,但離開了可以舒舒服服坐下來的環境以後也許你·只·是·不·會·那·麼·做·——就算你那麼做了,在心裡你對它的定位會由電話轉向在線聊天,所以可以說在這種角度上講同樣的產品實現的是不同的功能儘管它們看起來區別不大。奇怪的是儘管很多功能在很大程度上講慘遭“架空”,人們卻很少抱怨這些重複的、有時還是很“殘”的功能出現在他們的多個設備裡而他們還不得不給這些東西埋單——他們只是簡簡單單地在他們的設備裡選擇做得更好的那一個,然後乾脆遺忘其它的東西。不過如果他們的那些設備少了什麼他們基本上用不到的功能,他們準會暴跳如雷-w-。

不可否認的是隨著移動時代的到來,人們的觀念正在發生改變——你可以不用坐在電腦前讀你的郵件了。事實上,我們正在看到一種移動設備中功能的集成,其中成績最突出的產物就是智能手機。儘管很多人還沒有看到使用這種設備的優勢——這既取決於其他硬件設施的跟進也與他們相對需求較低的生活習慣有關;但智能手機正在成為一種趨勢。單純地能打電話、收短信甚至玩遊戲的手機漸漸變得越來越難以滿足人們,儘管目前還並非必需品智能手機依然以一種穩定有效的方式在新世紀的市場上攻城略地。它很重要,但還遠遠沒有帶來革命——沒錯,僅僅是讓人們口袋裡多了一樣東西,這在我看來還不夠。

就像平板電腦並不那麼吸引我一樣——它們很有趣,沒錯;不管是不是清晰,它們的確有自己的定位,這也毋庸置疑。但它既沒有真正意義上開闢一個新市場——人們並沒有在上面得到多少特別值得一提的新體驗,我是說,它的觸屏或支持多任務或漂亮的新界面當然很不錯,但這都不足以令我怦然心動;也沒能成功地升級某一個舊有市場——是,是,我知道上網本可能會遭遇衝擊,但問題在於我並不認為那東西算作一個完整的產品,它只是筆記本電腦的一個附屬,而就目前來講,想靠這種“功能殘”的平板打敗尤其是高端市場中的鍵盤大軍……還是醒醒吧,想要買一個高端筆記本的用戶是不會因為平板電腦而放棄自己的初衷的。平板電腦從筆記本市場中分了一杯羹,但僅此而已了;它並非那麼了不起的革新——跟智能手機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何況它們也沒它們想的那麼便攜——比筆記本電腦輕算不上優勢。平板電腦就像是一棵大樹上一根長得比主幹更高的樹枝——雖然高,但畢竟只是一枚隨時可以被捨棄的噱頭。而我相信,真正得以領跑下一個時代的,依然在移動通訊領域。

不管成不承認,人們就是無法放棄通訊——電話實在太重要了,它的重要性甚至超出了人們能夠意識得到的範圍。我並不認為近十年內電話作為通訊龍頭的地位有可能受到實質性的衝擊——我是說電話,不是電訊公司。想想看,選擇一個電子設備只擁有一種功能,而它將是你所能擁有的唯一一款設備;你也許可以容忍它不能打遊戲,不能寫郵件,不能下載,不能上網,不能聽音樂,甚至是不能發短訊……但不能和人打電話?通訊,是一切移動的核心。網絡使它成長,也為它帶來了騰飛,但歸根結底,通訊是不可捨棄的。有多少人出門可以不帶錢包鑰匙但不能不帶手機呢(諷刺的是寫到這裡我還真想起來一位,手機永遠在屋裡哭叫,她自己在外面逍遙)?以通訊為核心,將有更加有效率,更加集成的產品被打造出來——是的,是時候團結起來了,功能們!可以打遊戲的手機,可以打電話的PSP?可以看網頁的手機,可以打電話的電腦?可以看電視的手機,可以接手機的電視?可以拍照片的手機,可以發短信的相機(不得不說,現在拍照質量比數碼相機好的手機越來越多了)?……既然我們有了這麼多的“手機”,為什麼不干脆讓手機成為他們的核心呢?從MOTO的Atrix上,從SE的XPeria Play上,從即將到來的最新的Android系統上從雲端的發展上從Google對“空白頻段”的成功競拍上我看到了這種可能。Atrix的系統是Google Android 2.2,這就意味著它的嘗試並不完整——由於平台差異,系統還難以滿足跨平台操作的易用性;但根據Google的暗示,不難推測出,最新的這款跨越平板與手機的系統正是實現革命的關鍵,屆時,正像MOTO今年的計劃所闡述的那樣,新系列的智能手機及其係統將真正實現跨平台操作,這可以說是相當令人振奮的嘗試。至於SE的Play,把PSP與手機結合起來是一種很有效率的做法,畢竟PSP比手機能多做到的就只有依賴它鍵盤的那些了……儘管目前針對Play的遊戲應用還不多,但開發方正摩拳擦掌,隨著市場的膨脹,差距越縮越小,PSP功能將最終能夠被合併到智能手機的行列,這對於消費者而言也並非不是好事。並且有目共睹的是,高效率的配件正在越做越小以期更好地滿足便攜設備,手機的功能正在越來越強大,如果再加上蓄勢待發的雲端技術以節約掉其難以滿足的那部分資源,還有進場通訊技術……想想吧……

你從公事包中抽出比平板更輕薄的筆記本底座——它當然輕,因為它沒有電池,沒有CPU,沒有硬盤……它為你的手機而生;你把手機與它連接——你的筆記本來了,它具有手機一般的便攜性以及平板電腦般友好的界面和筆記本電腦的易操作性,因為它的系統既兼容手機也適應更寬闊的屏幕,而且不消說它還有個實體鍵盤;結合雲端技術,你不用擔心它難以應對複雜的操作或裝不下你想要的應用,雲端會為你節省更多的資源——還有電量,當然——況且你已經有了配備的標準充電器;如果你懷念PSP的鍵盤,只要推開它的側滑屏幕,它立刻化身PSP,讓你過一把癮;它當然可以打電話,也允許你從雲端收聽在線音樂;它可以為你支付賬單;它可以為你打開家門;它可以替你開汽車;它還可以連接在你的電視上——用電視屏幕上網比電腦爽多了吧;或者乾脆用它自身的系統+網絡徹底取代你愛三紅的XBOX……只是說說而已。現在讓我們看看……再也沒有筆記本電腦,台式機,mp3,mp4,mp5,平板電腦,掌上游戲機,遊戲主機,電子辭典……你所需要的一切都在這兒:手機,它的筆記本底座,還有雲端服務器和網絡。恐怕這次,你是真的連錢包和鑰匙都不用帶了……手機?哦哦天哪,不帶不行。

2011年2月27日 星期日

【漢語】大孩子的使命——寫在Google長大的時候(一篇童話——也許)

有的時候會看到人們抱怨,說曾經那個充滿創新的不斷給人們帶來驚喜的Google一去不復返了。有的時候會看到人們擔憂,說Google創新的基因已經不復存在,他將變成下一個微軟。有的時候會看到人們指責,說Google的不作惡信條作廢了,Google現在和勢利的大公司沒有區別。

Google變了,這不需要否認;但Google真的離開了他曾經的道路嗎?

當我興奮地組裝我的第一台電腦時,我不知道在遙遠的大洋彼岸有兩個年輕人在夢想著將整個互聯網下載下來;當我佔著家裡的電話線,第一次連接上互聯網這塊還一片混沌的土地時,我還不知道Google的名字究竟是什麼意思;當我第一次無法登入Google的時候;當我第一次看到Google的新logo的時候;當我在Google books上讀第一本書的時候;當我第一次下載Gtalk的時候;當我第一次用Chrome打開Google的時候……Google一直在前進,Google已經長大了,他還會繼續成長下去,是否該感到恐懼?

作為一個互聯網的孩子時,Google站在世界的前沿自由地飛奔;在他背後,荒原上的木石因他而構築起來,一座座大廈林立,信息的大道四通八達,科技的車輪也為他轉動;在他面前,是一片險象環生的黑暗。作為一個互聯網的孩子時,Google無所畏懼地在黑暗中飛奔,點燃一個又一個夜晚,太陽在他背後升起,光明下他的同伴們他的對手們盡享溫暖。作為一個互聯網的孩子時,Google看不到前面有什麼,但他看到自己心中的未來那遙遠的閃光,即使跌倒也會獲得鼓勵,因為狹窄的獨木橋上人們正對他緊隨不捨。也許Google之所以前進,並非因為他真的不畏懼黑暗,而是因為他知道黑暗總是會追上來的,火把總有一天會熄滅,只有前進,不斷點燃新的火把,人們才能生活在光明之中。Google就這麼長大了,他的腳步也漸漸沉重。

科技的世界是一個不同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你很難判斷自己是否在前進,更無法確定自己今天的決定是否是正確的,你甚至不知道現在就動身究竟會不會自取滅亡。當Google告別了童年的時候,已經不可能依靠獨善其身獨領風騷,因為背後的世界是那麼繁榮,人人安居樂業,他們忘記了即將降臨的夜幕,他們越來越不願意捨棄這舒適再次啟程。當互聯網還是一片荒野時,人們很容易看到地平線上的太陽;但現在它已化作一片高樓林立的都市,太多東西擋住了視線。旅行總是痛苦的,獨木橋下面也總是萬丈深淵——可現在我們的城市裡已經有了公路,為什麼還要摸黑到那麼危險的地方去呢?儘管把廣廈建得更高、把高速公路鋪得更寬吧,科技的世界依然在“發展”不是嗎?Google長大了,他還在前進,但如果腳下略有遲疑,便被質疑停滯不前;而奔跑得太快,人們卻再也提不起精神追上去。對於Google來說,僅僅作為領跑員便可推動社會進步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作為一個“大孩子”,人們對他的錯誤不再寬容,世界對他也不再滿面微笑,更多的人離開了他。在一片欣欣向榮的轟鳴聲中,呼籲已經不再容易被聽到;在一片五光十色的燈火中,旗幟也顯得暗淡無光。人們說Google的輝煌要過去了。

但Google並沒有停下腳步;必須有人繼續前進。Google當然認識到,作為大孩子,他已經有了新的使命——那是更複雜、更沉重的責任。因為這一次,要讓大家繼續前進,一個人的力量已經不夠了。Google默默離開他習慣了的位置,站在了在世界的末端;在這裡,重要的不再是他跑得有多麼迅速,而是如何向這個安逸的世界施加壓力,迫使人們從安樂窩中站起來,然後推動他們和他同行。不要再過多地向人們講述未來的光輝——人們不會聽的,他們也不會相信;刺激他們,甚至不惜傷害他們,驅散壟斷的陰影,然後站在前方,讓他們不是在原地互相指摘而是真正地邁開腳步,即使受到指責。Google依然站在黑暗的邊沿,但這一次他所做的不是照亮黑夜——儘管他從未停止試圖這麼做;他熄滅最末端的一座座燈塔,然後指出遠方已經標註出來的漫漫長路。陷入驚慌中的人們說Google是邪惡的。人們說Google在試圖左右他們的生活。但社會必須發展;科技必須進步;不是一家獨大,而是所有人共同抵達新世界。但首先,必須讓人們認識到這一點——如果他們做不到,就至少先強迫他們養成前進的習慣。在Google心中,這才是正義的,任何阻止前進的就是邪惡,會令社會陷入黑暗,必須阻止。這時候他做出的每一個行動並不一定都要成功——自身成功的重要性已經退居二線,賦予他人前進的動力才是第一要務——他們會明白的,總有一天。等到了那個時候,就再回到排頭,舉起你的火把吧。

Google沒有停止在思維的大地上奔跑,儘管人們已經越來越難以跟上他的腳步;能理解他的人越來越少,這是一種遺憾,但理解的人太多也不見得是好事。Google不會永遠領跑下去的,儘管他會永遠奔跑下去;但值得期待的是未來的某一天,人們會自發地鼓起勇氣踏入黑暗之中升起自己的太陽。








The End.



P.S. 童話而已。

2011年2月25日 星期五

【漢語】畫了Google android系統的擬人圖第三彈

這次是法國妹子巧克力泡芙。這張圖拖了很久,因為她頭髮太不好畫了……
不得不承認,eclair的誕生的確把android系統向前帶了一大步,儘管其實有兩個系統都叫eclair……我還是先只畫一個吧= =||||……不過會不會畫2.1……也說不好XD

前些時候密切關注了一下Atrix 4G,對這款設備所展示的前景非常感興趣,以後有空了慢慢貧著。但不管怎樣我想Google對Atrix應該是相當滿意,從他們下一期即將開發的android系統上就能看出來——至少,他們是會試圖向這個方向前進的(我對此信心十足),而且這對於造成手機系統和平板系統的分裂也能起到相當的幫助吧。

2011年2月14日 星期一

【漢語】關於“另一個世界”

我在想,上次我寫吐槽是不是也是因為谷奧上不去了……

沒錯,今天它也上不去了= =,和諧的土地啊……還好Google能上,要是哪天不管在哪裡都上不了Google了,我只好去死了……(不會的,只是說說而已)

總結一下上禮拜做的各種夢。大多數記不得了,不過記得比較清楚的幾個細節可以說說看。

1,夢到和朋友住在旅館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不想去大廳,每次在旅館進出都是爬牆從窗戶上下。明明是看起來很破舊的五層紅磚小樓,窗戶也很小,進了房間裡卻發現房間很大,還有落地窗;窗外也不是原本小巷面對的另一棟建築的磚牆而是城市的夜景= =……

我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我不走門,莫非我其實沒登記……不可能吧……不過夢到的這個地方是個新地方,和以前夢裡經常去的地方不太一樣,mark一下,下次有機會再夢到的時候一定要好好研究研究為什麼不想走大門……

2,夢到和很久以前認識的一個妹子被關在一個大宅里,兩個人覺得很壓抑就撬開房頂逃跑了(多好的青年……沒幹些不對的事情……)。一路跑進森林,一直跑到一座山裡,山里有很多各種顏色的鹿和一條瀑布,我們就很不可理喻地跳進那個瀑布底下的水潭,然後逆著瀑布一直走。走著走著山、森林、河岸都不見了,周圍什麼也沒有,只有那條河;我們繼續走,最後整個世界都消失了。天黑了,沒有月亮,周圍閃著各種顏色的星星,我們站在河裡,看著河水在一片混沌之中一直延伸到天上,發著光。

特別後悔當時居然什麼都沒幹就光傻跑了= =……不過後來很想把夢到的東西畫下來——結果力不從心啊……看來有些東西,保存在腦子裡是最好的,一旦帶到現實世界裡就會立刻褪色,就像古墓中光鮮的衣料,一旦見到現在的空氣,立刻氧化變黑,化作碎片。

3,夢見兩個妹子找我出去玩(老婆我錯了= =)。大中午的天氣很好,我們走在我媽家小區外面的小馬路上(穿越了),轉眼就進了隔壁的一個小區——夢裡這個小區戲份很豐富,我經常夢見它。樓底下種了好多植物,當時是夏天,葉子都很繁盛。有一家人種的是好多瓜,瓜秧爬得到處都是,南瓜快開花了,還有好多別的瓜都在開花我不太認識。一個妹子跑過去要摘一片葉子遮陽用,我說你摘瓜葉子不好,應該用芋頭葉子比較萌(我去= =),旁邊在旱地上長了一大片芋頭。結果她還是跑到那一叢很茂盛的像灌木一樣高的瓜秧中央拔下來一片非常巨大梗有一人多高而且很詭異的怎麼看都很像芋頭葉子的葉子來,連上面爬著的好多開黃花的瓜秧都一塊拔下來了。我很囧地說你怎麼把人家那麼大一片葉子拔下來了,你看周圍還有人呢多不好,她也不理我,非要讓我拿著,我說我不要這個,她非給我。沒辦法我只好像個白痴一樣舉著那玩意兒跟著她們——還挺沉的。走了一會發現那個小區的小廣場上有好多人在做廣播體操,我們就這麼旁若無人地從人家正面走過去了,她倆沒事,我覺得簡直太丟人了,就說這葉子我扔了啊,一看沒人理我我就把葉子扔地上了,直到這時候我才正眼看了那葉子:其實挺好看的,上面有好多大黃花和藤蔓,我又覺得後悔了,不過還是沒有撿起來。

夢裡一直覺得上面的藤蔓是黃瓜,剛剛才想起來應該是絲瓜——黃瓜沒那麼大的花。不管怎樣,對於夢裡的那些種了瓜的人家:非常對不起啊雖然不是我幹的,你們種的花很好看,但是被兩個丫頭糟蹋了,對不起!

4,夢見每天夜裡所有人都睡了以後我會溜出家門(從窗戶當然)跑到外面去爬雪山= =……雪山人氣很高有好多人在那裡舉辦比賽,還有人表演,賣東西= =。我每天都去那玩,前幾次都挺好的,最後一次我居然在山上迷路了= =,沒辦法,我在山上看見有一條路連著一座橋,似乎可以回去,就下去到那邊去,結果走著走著發現那座橋其實沒連著我想去的地方,天快亮了,我很擔心,然後就醒了。

我始終想不明白為什麼當時非要繞到山的另一頭去走那座橋……在這邊順著馬路走回去不是很快就到家了嗎= =……

5,夢見小學時候住的宿舍,連衣櫃都是以前那種特別窄的刷著白漆的木頭櫃子,還有紅色的塑料桶和深綠色的地毯。上學時候的哥們都回來了大家像以前一樣擠在宿舍裡。結果我無所事事地滿世界瞎逛,樓上樓下都去,還跑別人屋裡去看看;夢裡宿舍樓的廁所浴室都是以前的樣子,覺得特別的懷念,但是有好多人我都不認識。走著走著我突然忘了我是哪個宿舍的了,就每個房間都開開去看,但是我突然發現連同屋的是哪些人也不記得了,也不記得自己究竟是在哪張床位了,連自己在宿舍裡有些什麼東西都不記得了。我就在樓道裡四處串,特別希望哪個房間裡有我哥們認出我是和他一屋的,但是沒有;我覺得我所有的房間都已經去過了,但是還是找不到,突然就不著急了。反正什麼都沒有了,我就隨便找了一個房間進去了,屋裡沒人,我找了一張下舖直接一頭躺在上面,枕著我不認識的被子盯著上鋪的床板,一直到天黑了也沒有人來。我沒開燈,沒關門,一直聽見外面有人走動和說話的聲音,但我也沒起來,所以不知道究竟有沒有人,就這樣一直躺到我鬧鐘響。

經常夢見和朋友一起到了一個地方,之後他們都不見了,把我自己留在一群陌生人當中,而我滿心注意的卻不是自己只有一個人了,而是怎麼回到我出來的地方。不管怎樣,我沒有一次在醒過來的時候回到我夢裡開始出發的地方過,一次也沒有。

2011年2月4日 星期五

Google vs Bing (just some speculations)

I should have submited this earlier, but my dearest furious mama just threw my lap and I outta our house so...

I've watched Google and bing fight for quite a while for collecting some public opinions. Then, having been analyzed what I've got this time and what I already have in the pass, I tend to believed that bing did something wrong even if it didn't break the law. I noticed that there're some ones who didn't believe so due to they thought bing can give better results, here are my understanding.

Google did imitated some effects of bing's,but they're untechnically and can be explained by trying to provide better expirences for users in some minor ways. After all, users don't judge a search engine by how its interface looks like but focus on the results it sends back. By the way, the page preview function is not bing's innovation, an extension of firefox did so on Google years ago. You can say that Microsoft imitated it while Google just picked up what they used to have.

What bing came up with were simple: it was okay that bing didn't know how did Google do some search works better, just copying whatever it found satisfied the users. It's much more convinient to get a better result than updating its algorithm, not to mention how cheaper it is than hiring more engineers to fight against Google: let Google fight against itself, it'd never win. It is like coping your deskmate's paper during the exams ( darn I've dealed with those guys for years). Never think that those cheaters can not get higher marks than yours, I met someones who were really skillful on this. Now I'd like to give an explaination.
From the pic, bing did not stupidly copying Google every times thanks to the way it spys on Google. It only copy those are better than its own, graduelly. It's hard to distinguish those more adviced answers from the others during a real exam, but it's easier to search engines which usually judge this by statisticing users' click. Bing is not that silly who copies all of Google's better results at once or putting spiders on Google's web, Google would discover that, so do users. And that's why most of the users cannot get the same result as which of Google's trap even if they tried to examine bing. Microsoft is a company which has kicked dozens of companies into hell which once did much better jobs in a field than it did, which make it very experienced and cautious. So no thinking of you can catch it without resources and experiences like Google.

So what will be brought to bing after this clever copying? Higher satisfaction! Of course they did since it's got what Google's been good at to make up itself's own defects and left Google falling down onto what it wasn't. Don't forget, according to the intimation of Microsoft, bing doesn't refuse to artificial search results adjustments as a Chinese  search engine named Baidu ( is this what you've learnt from China, Micro?). Contributing to all above, it seems that bing did better this time anyway.
You may think this is clever or at least does no harms to you, not at all! Every unhealthy trend causes disastrous consequences, it's just the matter of will you be spreaded sooner or latter.  

I don't know when did Google started suspecting bing's "little tricks", it's no doult that Google kept this secret so carefully even Microsoft didn't realize it until Google accused to its face. Pics of Google's trap has been reprinted widely so I'm not going to place them, I'd describe it by pics of my own instead.
After being catched by Google in sting, Microsoft got another way to pick on Google: click fraud. It's true that you cannot attract bing to your honeypot by only 20 clicks, I guess bing must somehow has a standard to help it decide whether it should copy a series of results or not. It's also unrealistic to drag hundreds and thousands engineers to do this simple test, Google doesn't hire them for this kind of "work". It wasn't part of most of them's duty and the more people knows, the more possible the plan may leaked. So Google may use some ways lack of property, but as far as we know, invalid clicks can sometimes get same effect as normal ones(sometimes, but never more), at least in Google's test. Whether Google used improper ways wouldn't influence the result only that Microsoft lost the chances of getting known from some careless employees of Google.
Fact is fact, Microsoft was caught in time before they destroying Google like what they've done to Netscape and numerous small companies. Microsoft has been doing a great job in destroying those who were standing in its way, this time it was even overperforming that there're really bunches of people who consider bing as an independent one--NO, THE POSITION OF BING IS NOT EXIST AND WILL NEVER EXIST BECAUSE BING IS NOTHING BUT A PART OF A GIANT EVIL CORPORATION NAMED MICROSOFT! if there's anything imperfect, it is that Microsoft just lets Google growing so big that not only does it remember how Microsoft killed those standard-bearers but can also trap Microsoft itself. Google also payed, no one can fight Microsoft without self-injured.  

There're also groups of guys believes that Google accused bing because Google is afraid of bing. Sounds as silly as those who stick into a wierd point of view that Baidu is better than Google in China. Stop thinking about bing this or bing that, it's not a fight between Google and bing. What Google is concerning about is the one standing behind bing whom I guess no one would say it's no need to keep an eye on. Don't be fooled by Microsoft. It is not bing who is preventing Google from ruling the world of searching, it is Google who tries to prevent Microsoft from ruling the world of future. The way Microsoft choose to improve their search result is very dangerous that it may push the search "development" into a swirl of obsolate informations and endless duplicating(or will it really be endless?). Microsoft tried to mislead users by spreading a "belief" that search engine without working on its algorithm like a paranoid can also goes further. Only Microsoft can make it the way of which I'll discuss next time.
In this case, a thought keeps haulting me: will bing also copies the results from other search engines? Other less that famous or powerful ones which gathering their handful of users' attention drop by drop and definitely don't have the ability and energy to even find out what they've been done to? If bing can copy from Google, it can copy from others by the same way. It's just like Google said that it will not intervern its search results artificially, after all it has that ability.

It's really depressed to see a cheater stealing your efforts of years' hard working by simply copying the final result especially to Google which treats search as its beating heart. I mean, even Baidu( it also copied Google's search result when Google was still in China) would change it here and there to makes it less like copying. Bing wouldn't kills Google in sudden, it just wounds Google, letting it bleeding to death after a long time which seems to be the users choice eliminates it. Very clever I'd say. But how does it works? I've run out of my pics this time and I'm going to put those contents into my next blog if anyone has that interest to read.

Sorry for my poor English writing.

2011年1月31日 星期一

【漢語】從超級wifi與Chrome OS開始——對Google與互聯網未來的狂想

得知Google拍下被稱為“超級wifi”的“白色空間”時,我比我想像中的要興奮。有的人一興奮就要麻煩,我就是這樣,忍不住無比激進地對Google的下一步進行了各種的YY。當然我只是個業餘的,各種錯誤不可避免-w-。

Google基於雲端的操作系統Chrome OS一直是被我看為信息世界的未來並矢志不移地支持的。它給了我展現一種非常振奮人心的前景——想像一下,打開“電腦”,登錄自己的帳號,你立刻飛入雲端,和整個互聯網融為一體;你所分享的,你所瀏覽的,你所收藏的,你所使用的……——沒有什麼病毒了,再也不用擔心系統崩潰,再也不用擔心什麼電腦裡的個人信息遭到竊取,因為你面前的玩意就是一個實體化的瀏覽器,一個通往新世界的窗口。你的一切活動都可以在互聯網中進行,更強大的服務器支持你的使用,你的CPU再不會不堪重負了——你已經不需要CPU了;更安全的數據庫保存你的信息——比現實世界中任何一棟大樓任何一個密室都安全;更穩定的系統執行你的命令——沒有什麼兼容問題了,沒有什麼崩潰問題了;這才叫真正的社會化呢,一個大家都有份的、安全而且開放的網路世界。有的人會感到恐慌,但在我看來,這才是真正的互聯網時代。人有種奇怪的想法,總覺得東西放在自己脖子上掛著才不會丟——與其這樣不如抄上100份找朋友們來一人一份幫你揣著,總不可能都丟了吧~信息就是這麼存在下去的。人還有種想法,總覺得別人幫你拿著靠不住——其實一輩子裡丟的最重要的東西基本上都是自己弄丟的。只要放在自己口袋裡的東西就會有人想搶,把重要的東西存在一起,鑰匙則放在腦袋裡,這難道不比任何保險櫃都安全麼?人們為什麼要把錢存在銀行里呢?你懂的……
扯遠了……再扯回來。儘管這種前景令人振奮,能不能熬過現在這困難的時光才是重點。Google顯然發現他們的暢想雖然美好,能夠獲得的支持卻少得可憐——硬件不受自己的控制,競爭者和消費者的不理解——也沒法讓他們理解不是麼= =……就連信號,能源供應以及硬件設施這些命脈都掌握在別人手中。不過Google顯然沒閒著,他們投資鋪設自己的光纜,架起風力發電機和潮汐發電機,還開發自動駕駛汽車——有了“白色空間”和Google的構想,我終於明白為什麼要開發這個了:24小時自動駕駛的移動信號車不是比任何定點設備更有吸引力嗎?人們擔心自己不具備優質的網絡條件,人們認為建立在目前網絡條件下的Chrome OS是可笑的,甚至是必死無疑的——沒錯,Google早就知道這個了,所以他們一直在努力,不是你追逐互聯網,而是互聯網找到你,為你提供上門服務。Google從沒有停止過讓信息更順暢流通的腳步,就算是商人們想從光纜卡住你——沒有關係,Google也有光纜;商人們想提高上網的費用——沒有關係,Google為你提供(我沒說Google會免費提供,但不排除這種可能性——至少他們會試圖讓這一切更便宜);擔心信號不好——不用擔心,Google把信號送到你家;擔心全球停電——不用擔心,Google有自己的發電設施,還是綠色環保的喲!
Google正試圖建立一個“小小”的帝國——一個跨越了國境、種族和文化的互聯網帝國;這難道不是一個很酷的主意嗎?Google一直在強調他們是可以與那些所謂的Google的“敵人”共存的——難道不是嗎?在這個偉大的計劃裡,難道蘋果會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嗎?微軟會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嗎?facebook,如果他們想的話,會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嗎?遺憾的是Google受到的阻礙——這是選擇了這樣一條宏偉而漫長道路的冒險者所必然經歷的。想要成功——你的敵人不在未來,他們不是來阻止你實現那個偉大目標的;而是在現在,因為一些微不足道的無知而試圖將你撕碎。投資者們,消費者們,政府……但你不能與他們分享你的秘密——有多少人能理解你呢?他們如果知道了,更會將你碎屍萬段,埋葬在地獄的最底層——趕在別人發現這個秘密並決定實施之前。

Google躲在職責和質疑之後,默默地構建著自己小小的巨大野心,一步一步地、艱難地靠近自己的夢想,想在被削弱得再也無法起步前讓我們見證它璀璨的光華——如果這是真的,我願意永遠追隨他。



不過歸根結底這都是YY,不要那麼嚴肅認真嘛~

Made a figure!

Yesterday I made a model using some new kind of material XD. It took me about 5 hours but finally I still got it finished although I've got a 99% mind of threw it outta my window. Actually the only reason which stopped me from doing so was that I didn't want to hit anyone with such a lousy stuff which would do harm to my reputation if that poor guy took a look on it. Any way, I fixed it, it's luckey that the photo isn't so clear...

What's more, it is my Google personalized character XD.

2011年1月27日 星期四

【漢語】由順口溜想到的

生活在神奇的土地上真是不錯啊,它無時不刻地帶給我“驚喜”。

今天和一個畫友聊天,不可避免地又提到了“老話題”……(沒辦法,誰讓我最近在畫擬人圖),其中提到了一個過時已久的笑話,雖然過時了,我們卻覺得它很恰當。

都說橫的怕擰的——於是清朝人被國民黨幹掉了……

擰的怕不要命的——於是在烈士們鮮血的“輪番轟炸”下,國黨被共產黨擠走了……(其實我一直是很尊敬烈士們的,不管他們是為誰而死,至少他們是在為自己心中的未來獻身,可能因為我也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吧)

之後中國的歷史平靜了一段時間。

但不久以後,一批中國的企業誕生了~~(當時討論的是百度啊什麼的-w-)

人們發現不怕死已經不頂用了,和以前不一樣,時代變了,掛了你就什麼都得不到了。

換言之,這個時代已經沒有殉道者的位置了。

於是這個“故事”又添上了一句:不要命的怕不要臉的。

在這塊神奇的土地上,照理說走到這一步就算是到頭了——事實上也如此;“可惜”牆搭得不夠結實不夠高,導致人們居然發現牆外面是有世界的。於是信息們進來了,外企們也進來了。有個叫Google的傢伙居然也來到了這篇“不要臉的土地”上試圖安營扎寨——果然是不自量力啊。

我們土地上那些聲稱自己“土生土長我愛這塊土地”的企業們驚恐地發現原來他們不是世界的頂點(其實早發現了不是嗎= =,只是不願意承認)。

沒錯,最後的一句話就是在這時候添上的。

——————不要臉的怕不要錢的。——————

而且這次不要錢的不再是“盜版”了,大家爭相“學習”的“榜樣”居然是各種強大各種不要錢的!這怎麼能讓他留下?!

怎麼能居然有人能夠不要錢,是外來的,而且好用呢?

於是各種事情發生了,即使不宣之於口人們也·應·當·輕鬆判斷的事實就像以往那樣得到了成功的“渲染”,以一種算不上全新但有的時候很有效的面目猙獰地笑了。

要打敗一個巨人有什麼難呢?

用最粗的鐵鍊綁住他的手腳,吊在山崖上,即使螞蟻也可以咬死他,只要有足夠多的嘴巴。

要毀滅一個英雄有什麼難呢?

給他套上襤褸的破布,用糞便潑遍他全身,再壓斷他的脊梁;誰還會崇拜他。

哦,別忘了割下他的舌頭——因為他說話了;他說“這不公平”。

儘管我害怕,但誰說我就一定會輸給他?

也許故事可以就這樣結束了,但我還在等待著它的繼續。只要我還有未來,我會一直等著記下新的故事,因為神奇的土地上總是充滿了“傳奇”。

但“傳奇”是一回事。儘管始終相信“真相”的存在,人們想要追逐的不還是一個理想麼?我早就不想去討論誰是正確的了。也早就厭倦了去分析我所相信的,因為我不知道我所追逐的還是不是那個名字本身所代表的那個世俗世界中的存在。曾經在一個小說中看到一句話給我印像很深刻:讓人們保有自己心中的佛陀。人活了那麼久,終究還是活在自己的心裡。從這個角度上講,要批駁所謂的“唯心主義”,果然還是太草率了些。

跑題了。


寫在悼念Google的日子裡



P.S.呃,果然還是忘了畫紀念圖了……

P.S.复P.S.啊今天發現這個blog居然是有人來過的,表示很感動-w-。來過的人們,不管是否會回來,都謝謝你們。

2011年1月25日 星期二

【漢語】畫了Google android系統的擬人圖第二彈

這次是Donut甜甜圈。這位是黑妹子-w-。鞋畫得我很想死……不過湊合一下還是可以看的XD。

Eclair打造中……

2011年1月23日 星期日

【漢語】The mountainous land

小時候閒得沒事,看過很多神話,主要是講創世造人的故事。在這些故事中,很多都有以下這樣的情節:

神明造天地,天太小了,蓋不住地面,於是神將平坦的大地變得起伏,終於被天空所覆蓋。這樣,高聳的地方成為了山脈,低窪的就是谷底和大海。

這是一塊多山的土地,我從未否認過這一點。而且不管從哪個角度講都是這樣。小時候老師講課經常說“我們的祖國是一個多山的國家”,我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後來漸漸長大了,老師開始講起了長城外的世界。我TM發現為什麼別人的土地那麼平坦肥沃,為什麼別人的礦藏那麼豐富;為什麼別人的平原平均高度差可以不超過一厘米,從東海岸到西海岸的山腳下犁頭可以碰不到一塊石頭,同樣緯度的黃土可以長滿豐腴的植被而我們的原本平坦的也溝壑縱橫原本肥沃的也荒蕪。於是上中學時候的我TM想不通了。
我們居住在一塊多山的土地上。
在這塊土地上,你甚至無法和別人站在同樣的高度。
在這塊土地上,我們抬起頭只能看到包圍我們的峭壁。
在這塊土地上,山坡的人與山腳的人互相輕視,甚至因為一些可笑的理由;不是同一個山頭的也有理由為敵。
在這塊土地上,我們用的東西都是山寨的。
多山的不只是土地。我們的文化,我們的歷史,我們的血統都打滿了多山的印記。深刻到有些人不相信道德是可以帶來財富的。
在這塊多山的土地上,心存鄙視的不僅是山頂上的居民,連窪地裡的也看不起自己。看不到遠方的一片溝壑填滿了惡意。有些人甚至永遠看不到日出日落,他們是生活在黑暗中的人。
我們都曾經在群山中迷路,然後當中的很多放棄了離開。
我們都曾經想要改變,但我們令自己相信我們無能為力。
因為需要改變的不只是外在,阻礙著我們的是我們的父輩,子女;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的整個社會;尤其是我們自己。
我們叫囂著要自由,卻早成了山石的一部分。
為了讓“蒼天”能夠覆蓋,我們不惜讓我們的土地更加起伏,我們在少有的平地上也堆起土丘。

但我從來沒有對這塊土地絕望過。不管它是多麼努力地想讓我放棄希望。

“當我還記得一切初始的時候,當山脈還只是一抹柔軟的起伏……”

當我看著這群山環繞的無知山谷中曦曦而樂的人們;知識的小溪靜靜流淌。
而當我們離開,卻發現文化的殿堂中早已沒有了我們的位置,只有對著積滿灰塵的陳舊神龕獨自哭訴。我不想打擊什麼,但是群山的子女們,我們早已是異類。
當你留下,你是囚犯;當你推開大門,你成了永遠的流浪者;這是怎樣的悲哀。

當我記起Dr. King那感動一個民族的演講。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every valley shall be exalted, every hill and every mountain shall be made low, the rough places will be made plain, and the crooked places will be made straight, and the glory of the Lord shall be revealed, and all flesh shall see it together. ”


我從未放棄過這同一個夢想。讓高牆倒塌,即使砸碎我頭顱的石頭來自我擊碎的磚塊,由為我所展示遠方風景的手投擲。

我從未放棄一個遙遠的夢想:我站在一片平坦的沃土上,放眼四方,沒有一粒石頭刺傷我的視野。From sea to shining sea.






不過,這終究只是山谷裡的歌唱。

2011年1月22日 星期六

【漢語】畫了Google android系統的擬人圖-w-

好吧純粹是出於閒得。回過頭看看,android綠色小機器人已經不知不覺長得這麼大了,今年六月份聽說還要出第七版系統,不由得有點感慨啊……
當初有那麼多人說搜索不行,但是Google成功了;那麼多人說速度不可能更快了,但是Google成功了;那麼多人說郵箱不可能那麼大,但是Google成功了……人們說android不會成功的;人們說wave是個垃圾;人們說Chrome OS是異想天開,全雲端化的操作系統是扯淡;人們說Google不行了,Google不務正業,Google正在變成微軟……Google有很多產品遭到人們的嘲笑——不僅如此,Google也遭到人們的嘲笑;但Google從未停步。
很難說Google究竟想幹什麼,不過我想不會像人們猜測的那麼簡單;Google是一個無所畏懼的公司,他野心勃勃,計劃裡還有計劃,但都朝著一個目標——那個目標樹立得太高大,只有巨人們才能看見它。

靠我又廢話了……先發1個圖,以後畫好了新的再繼續發。

系統版本:1.5
系統名稱:cupcake
繪畫工具:速寫本+針管筆→PhotoshopCS4鋼筆工具+筆刷+模糊工具

2011年1月15日 星期六

【漢語】一切還沒結束= =

我本以為一切都過去了……然而我TM錯了……

今天,當我打開破電腦,發現Chrome還能用的時候,我拜了拜老天。然後企圖前往我這幾年以來每次上網都第一個要去的地方——Chrome露出一臉沒有表情的表情告訴我404啊404,找不著。我慌了,試著去進分站——這個進去了,可惜木有什麼很多的更新,只有兩個其中一個還是我看過的= =……無聊的我試著戳了戳旁邊顯示的更新們,結果是我被404淹沒了……這叫不叫沉溺於死(四)海……?雖然打不開,我卻捨不得關標籤頁,儘管知道是沒用的,但畢竟屏幕上好多4看起來很不吉利,於是我跳過牆頭再試了一次——這次沒有4了,我被502粘成了一坨……說起來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會跳過牆就不能上了,一般來說除非是牆從裡面給了我一拳否則不會出現這種情況————非常的奇怪!跳過牆以後,因為遊手好閒所以想起了BLOG君。啊我竟然會連續兩天寫BLOG……這簡直是一件歷史上的大事……多麼光宗耀祖……咳咳。寫了幾句話以後突然想起來我應該用IE再試試……說乾就乾!現在立刻去試試……兩個小時後我在上來接著更新……(靠你就這麼走了= =?!)

啊——果然是忘了回來= =……由於跳回去以後立刻就好了,一開心就忘記跳回來寫完這個了……
不管怎樣果然是可喜可賀啊!

2011年1月14日 星期五

【漢語】本週的杯具

12號原本是一個值得我紀念的日子,我還非常嚴肅地畫了紀念圖來紀念這一悲壯的日子……結果我TMD發現我居然到了今天還沒把圖掃上來= =!這非常的噁心!因為本來我還打算直到3月23日一天一張呢= =……不過這樣聽起來好像我很閒的樣子……而且我這顆荒蕪的腦袋好像也沒有那麼多的靈感……不過既然說了就一定會做的!等、等都畫完了再發上來!——幾乎可以想像3月23日前幾天我的生活將會變得多麼淒慘= =……
之後當然我就遭到了報應,不知道是不是Google神知道了這件事聯繫他的小弟來整我……不過我寧願相信是我別的什麼東西比如說人品出了問題造成的。

12號是禮拜三,依照慣例,禮拜三一定是我倒霉的一天——結果果然是這樣!我的Chrome掛掉了……好吧其實完全是我一手造成的,我TM又手賤了……事情是這樣的:最開始,我哈皮地跑到經常去的網站上溜達,留下若干足跡若干“墨寶”若干口水因為我是個弱智看見喜歡的東西就忍不住舔兩口,然後準備回到網站的主頁——變故就是在這個時候發生的。主頁進不去了。如果是像往常那樣的“接觸不良”,我可能會選擇刷新一下網頁,但這次不是的……我和我的Chrome跑到了一個神秘的地方,這地方看起來非常地像以前我的電腦用IE被流氓的時候經常進去的一些囧異地擠滿了各種鏈接的那種。我愣了一下,因為我隱約記得如果我打錯了域名一般是會被送到比如說Google或出售這個域名的界面上的,況且這次不可能是我錯了……我無聊地想嗯莫非是域名劫持問題?但我測試了各種網站,“殊途同歸”……因為我是一個電腦白痴,所以我肯定不會修……於是我先四處搜尋一下有沒有什麼設置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沒有= =。然後我又Google了一下,然後照著上面看起來比較靠譜的辦法試圖處理——但是我不敢下手= =。然後我想起會不會是上次我的Chrome更新不了我用了一下360造成的——想來想去覺得這個是唯一一個我能解決的問題。於是我SB地把Chrome卸載了——心想反正我馬上重新裝。卸載完畢,我很好心腸地在彈出來的窗口裡誠實地寫道“俺只是把Chrome醬送到她爺爺家住兩分鐘還會把她接回來的老大你放心吧”。為了不和360扯上關係,我還特意爬過牆找靠得住的下載地址去了。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我SB的人生才剛剛拉開序幕。
Chrome很快就下好了,問題在於——我用不了= =……我各種檢查,連快捷方式的指向都檢查過了(這東西指向一個“nowhere”,我親自爬過去證實了),還是找不到我究竟把東西裝哪了——雖然我明明記得她應該和我其他的所有Google產品一起在Google的集體宿舍裡。我把大家的門都敲開問了一遍——大家果斷表示都是來打醬油的;我沒辦法只好把微軟這廝掘出來讓Y給我找——嘿嘿,居然沒有能用的;我又囧異了:這貓貓躲得。絕望之中我突然想起電腦裡還有360這小流氓,於是我把它從被窩拖出來命令它把兜里的東西都給我掏出來,發現它居然也不知道我重新裝了Chrome——Google你贏了= =……但是它居然還可以給我的Chrome升級= =?心想這個好這個好沒準一升級就找到了;這麼想著我就動手了——然後我徹底敗了。桌面上又冒出來一個Chrome圖標——不過和上一個不同,這個是有效的。我心想總歸是有了,先用一下吧就用了一下——居然還是這個問題,看來果然和360這流氓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無奈之下我只好去幹別的了……乾了一會我又想去了,果斷不能去,我在牆頭跳來跳去,各種不行——而且更糟,跳過牆頭整個網站都被攔了。無奈的我在牆外頭玩了一會Google送的小遊戲就出來第二次把Chrome送回了她爺爺家。盡我所能地把她的行李打包跟她一起送走以後我又跳過牆打開我那個半死不活的IE第三次去找她。對了值得一提的是這時候我的Chrome還是英文版的。這一次我跑到一個聲譽比較好的第三方站上下了裝好——哈哈終於徹底能用了不過是中文的。心想這次要是再不能用我連贈送的小遊戲也沒有得玩了我就跑去改設置——誒?莫非是我又SB了(一個人在4個鐘頭里連續不斷地SB這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境界,何況是4個鐘頭前的人生非常正常——反差太大了打擊啊!)為什麼我找不到語言設置= =……我心說Google你不能這麼鄙視我,不過說了也沒用。不過湊合著能用所以這一晚上就這麼過去了,為了用著方便我還把插件們都裝回去了。關電腦前我又手賤了——因為看著“谷歌瀏覽器”幾個字實在不爽,我把它改成了“GoogleChrome”。睡覺。
第二天下班以後我像往常一樣扔下包就打開了我的破電腦——然後我就“gone with the wind”了——Chrome又TM不能用了……我向Google保證我除了重命名了一下什麼都沒幹——當然我睡覺的功夫我電腦裡面的傢伙們做了什麼我不知道啊= =。總而言之Chrome妹妹又躲貓貓去了,我頭天夜裡辛苦重裝的那一大堆插件也白搭了——得虧我沒安遊戲。我知道這丫頭肯定就躲在她屋裡,所以這次我親自動手,掘地三尺——還是不行,看來又掛掉了。我TM做夢也沒想到就重裝了一次瀏覽器能遇上這麼多杯具!一怒之下我先卸載了那個不知道在哪的新Chrome,然後直接把她屋子拆遷了。再次跳過牆頭我情緒很穩定,先感謝了一下我那史無前例的穩定的網速沒有讓我這麼多次跳來跳去摔死在什麼地方,然後爬到曾經光顧的那個第三方網站下了一個界面我比較熟悉一點的非最新版。事實證明之前拆了那座破屋果然給力啊,這次一下就恢復正常了——不過有個缺點就是我這麼長時間以來保存在Chrome上那些和IE上不一樣的書籤都殃及池魚了——這個教訓告訴我們做事要淡定。升級之前我調整了一下設置,於是終於!Chrome徹底地恢復正常了,再也沒有跑到那個詭異的怪蜀黍站上去。但是我還是很提心吊膽,就怕它第二天一開機又廢物了。於是今天,我連飯也沒吃提前滾回家開電腦——哈哈太好了!

就這樣,隨著這個禮拜三的遠去,我本週的杯具也淡出了我的視野——但不能忘記的是,下一個禮拜三正在迎面而來,新的杯具正摩拳擦掌醞釀著新的故事。最後批發一句伏契克在遺作“絞刑架下的報告”最後寫的一句話:同志(們),你(們)可要警惕啊!



時 西元 2011年1月14日


P.S.我發現我果然SB了……幹嘛非要覺得是Chrome的問題……直接用IE先試試能不能上不就完了= =……
啊啊我真的只是想上個谷奧而已啊!

2011年1月5日 星期三

New coloring... just wanna have a try...

This is "When Google& Apple& Mocro$oft saw a pic about Google and Apple by a yaoi girl(well actually it's not by yaoi girl, I did it and I tried to make it looks like one by yaoi girl... )". It's a bit too "shining" maybe. And I won't explain why Micro$oft was crying his eyes out :3. Having seen this, Google made his New Year wish as "I resolve to grow up soon" while Apple and Micro$oft who noticed his wish-note just make a decition to keep distance from him. XD

It's nothing but a joke so never mind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