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the answer of the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2014年3月8日 星期六

【漢語】安·杜維林古事紀——1

寫在最先:

原創世界的神話故事系列,陸續更新中,以人類為主要視角講述Anc-Duwelim世界諸神紀元中,人類與諸神、諸神的造物以及其他的關聯和發展。故事的敘事風格依照人類語言、文明的發展而逐漸變化,從初始的簡單原始到中、後期的繁複或通俗。

這個世界設定花費了10年的時間,以後也仍將在不斷的完善和改進之中。

有機會再講講紀元通史,並且補充說明其他的設定。

P.S. 如果你閱讀了的話,那麼感謝你閱讀這個故事 :)


正文:




在第一朵白色的報春花綻開她嬌柔的花瓣的第三週,巨樹的群——人這樣稱呼牠——中又傳出了那奇異的聲響。

人不到那些高聳的、生著綠色手掌的骨頭中間去,牠們遮著光,讓人看不清腳下,人怕看不清腳下。人有一次站在樹中,那一次人迎著樹中的水去,想抓住水中那些活的、冷的光。人走入樹的中間去,可怕的聲音包圍著他,有些飛的聲音,有些跑的聲音,有些爬動的聲音,人感到害怕,那些聲音有時會出現在他住的窩旁,在天是黑的時候,人看不見牠們。在天是白的時候,人有時看到那些飛的和跑的,人朝牠們扔石頭,有時打中了,有時牠們倒下,人吃牠們的肉,牠們的皮柔軟,人穿上牠們。但天黑的時候人看不見牠們,人朝牠們大吼,牠們卻不走;人朝黑暗丟石頭,卻沒有見牠們倒下來。人不敢離開自己的窩,人憤怒地嘟囔著,讓他的女人和幼崽躺下去。其他的窩在四週,人不害怕。人不再在天黑的時候起來。

但那奇異的聲響又來了,人記得上一個冷夜後也有同樣的事,只是記不清聲音是否不同。人聽著,試著合著牠哼幾聲,人聽不懂牠,只是覺得心裡活動起來,像照著熱光,像在草裡尋著了果子。那聲音繞著人,鑽進人耳朵裡,在人腦袋裡打轉,那聲音變化了,人聽著牠,哼著,女人被吵醒了,女人翻著身,念著什麼,把臉鑽進窩裡更深處去。人坐了起來,聲音變得響了,人覺得聽到了說話的動靜,人聽到了笑聲在那聲音中,人聽不懂那些,只知道有誰正快活,人搖搖頭,想聽清,人想著是群中的什麼人在快活,可外面是黑的,人怕出去。聲音在響著,有誰遠遠地在笑著,人覺得癢癢的,人想到聲音中去。人看不清,可人摸到他窩上的藤索,拉牠,人打開了窩,人爬過去,站到夜空下。冷的光在天上,向著天邊的霧去,黑的天上亮東西閃著,人知道天黑得越來越短了,人覺得冷,可已經不如幾週前冷了——人在石頭上刻東西,記下時候,人和他的群帶著牠。人看著聲音來的地方,人看到樹的頂上正發出光。那像是熱光——那些暖和的時候天上白的光。人朝群的外面走,朝長了綠手掌的不動的高人的腿中走過去,人什麼也看不見,但人能聽到聲音,像是說話,調子卻帶著變化;人聽見風似的聲音,比風更細和柔,也帶著那轉折;人聽見不知什麼聲音,像敲著石頭,像會飛的東西,像水的動靜。人聽見笑聲。人看見了光,人走著,人走進了光。

人醒了,躺在樹邊,會飛的東西在頭頂的什麼地方叫,人撐起身子,覺得頭沉重,像吃了紅的菌子後,人搖著頭,哼著,不知為何身在此處。人聽著他的群那邊傳出聲音,熱光正要從天的另一邊流出來,群裡的人正睡醒來。人坐在樹下,想著昨天。

人只記得在樹的後面,光的下面,有【和他像的人】(注1),他們的頭髮像熱光的顏色,他們的耳朵是尖的,他們穿著樹色的沒有毛的薄皮子,他們拿著奇怪的管子和綁著絲的木頭,那不可思議的聲音於是傳了出來。他們在樹上和地上擺了裝著熱光的罐子,於是樹中間便像白天;他們在沒有樹的地方擺了台子,上面擺滿散發著香氣的不知名的食物——人想那是食物,因聞到牠們人便飢餓了。那些尖耳朵的人見了他笑起來,像他是什麼好笑的東西;人記得自己吼了,揮著手臂,他們也不逃開。人記得他們跑來,比往常見的那些會跑的和跳的更輕盈,人見他們拉住他的手——他們的手潔白,身上散發著花和樹的氣息;人記得自己跟他們去,坐在他們中,聽他們擺弄那些奇怪的物件,聽他們和著物件發出的聲音、用變化的聲調講著聽不懂的話;人吃著台子上的東西,覺得比自己吃過的所有東西都要味道更好;人坐在光中,坐在那些樹的人群中,人看見他們中的一些站起來,在光中的空地上伸展手腳,合著音調旋轉身體,人覺得他們奇異,卻看著高興。淺頭髮的那些人們圍著人,朝他說著什麼,他們都望著他,人就著音調嘟噥幾聲,他們便露出欣喜的神色;人哼出聲,他們便笑,用木頭的細筒子拿來紅的水給人;人嚐了嚐,他從沒喝過這東西。紅的水是甜的,帶著些熟了的果子的滋味,還有人不知道的清涼的辛辣滋味,人吞下牠們,狠狠打了個噴嚏,淺頭髮的那些人於是都笑了,像見了什麼樂事。人吼叫幾聲,覺得肚子裡暖烘烘的,像揣著熱光,只是不痛,人高興了起來。樹中的人於是大笑起來,他們全都站起來,他們拉著人的手,領他跑向石頭的空地中去,他們中的更多演奏起響聲來,那些聲音一層層疊著,像是同一個又不同,只是充滿歡快地跳動。森林的人在石頭的空地中,他們合著音調說著和笑著,人加入他們,和他們一起歌唱——人在往後的歲月裡這樣說;他們跳起了舞——人在往後的歲月裡這樣說——人加入他們;人覺得快活,人喝了更多那奇異的冷又熱的飲料,人感到渾身都像起了熱,人覺得頭上也像頂了一團熱光,樹的人群歡笑著,人也跟著笑。人想讓這一切別停止,只要永遠這麼溫暖,快活,飽足和美好。

人聽不懂他們的話語,人看見【高的人】(注2)來了,容貌與光輝比樹的人要高得很多:一個頭上像戴著光,他身上穿得比天上的雲更潔淨,他頸上像掛著碎的天空和熱光;一個頭上生出花和嫩芽,手握一枚長桿子,上面也生出花朵和綠葉,他腳下踩過的便生出嫩芽和花苞。人看著他們,感到世上沒有比他們更美好的,人在他們身上看到熱的光和流動的水,人在他們身上看到那些跳躍的和飛的,看到那些歡笑的尖耳朵的樹的人,人看到水流裡那些躍動的、冷的光,看到牠們生著眼睛、扁圓的嘴吐出氣泡;人看見種子裂開鑽出新芽,花朵捲起花瓣,根部膨大成了果子;人的眼看不清,人眨眨眼皮,淚水淌下。

人坐在樹下,聽著飛的東西發出的響聲,人的眼流著淚,人覺得悲傷。人走進樹當中,人越過水流,人走著,尋找著,人卻見不到那些美好的景象;人喊著,跑了起來,樹下開滿了鮮花,前一天牠們還在土中;人見到一束光從樹上落下,人走過去,那是塊平的石頭,上面擺著木頭管子,正是人在光中見過的。人拿起牠,人撫摸牠,牠上面的每條紋路,每個孔隙,人把牠湊到嘴邊,人聽見牠發出斷斷續續的嗚咽,人於是笑了,人帶著那管子回到他的群中。人有時吹奏牠,起初聲音細小,漸漸人將牠吹響了,管子吐出嘹亮的叫聲。人試著按動上面那一排孔隙,於是叫聲有了音調,人覺得高興,像是又看到了樹中的光。人將樹贈與他的命名作“笛子”,人用牠吹奏更多變化的調子,總不能和曾聽到的一樣好;但人的同伴坐在他身邊聽著他的音調,露出喜悅的樣子,人於是心裡滿足了。

人和他的群體離開了樹邊,向著光來的方向去,天空照亮又變暗,人的幼崽長成了個頭,人的女人又為他生了新的;人的笛子已經破了,人試著另做一個,卻總不成,於是人仍留著破的那個,牠已吹不出聲響了。那一天人走在新生的草上,冷光還在天上舞,空氣卻不像前些天那麼凍得怕人,群裡的都睡了,人走在草上,吹著他吹不響的笛子,人見黑的草上有什麼發亮,人奔過去,見是一朵花苞正裂開縫隙。人在牠旁邊跪下,看牠揚起臉,舒展緊裹的細小花瓣;人屏住呼吸,看牠朝天伸直莖子,牠的花瓣完全張開,牠的金色的花蕊探出頭。人覺得背暖暖的,站起身,見天已大亮;人覺得有人來了,於是望向光來的方向,看到來者正微笑。他身披雲朵,頸上掛著天空和光的碎片,頭髮閃閃發光;他對人說話,人竟聽懂了;他朝人伸出手,人於是領他到自己的群落中去,在那裡他見了人的同伴;他與他們交談,他們都能應答;他們提問——這在從前從未有過,他也回答了他們;人記起了他,心中又聽見了那些笛聲和笑聲,人跪在他面前,請他留下;他用手指觸碰人的額頭,於是人的心智便開了,人稱他為“白的光”。

於是第一名偉大之神降臨到大地的造物身邊。




End.

注1:即森林精靈
注2:即神明,這裡登場的是生命之神與森林之神的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