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the answer of the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2013年6月21日 星期五

【漢語】Under The Aura(Piers×Chris)——6

送走Jake以後,Chris脫力地倒在沙發上,他想睡一覺。

醒過來時Piers會回家嗎?

蹲在他面前朝他揚揚手裡的袋子。

嘿,隊長,看,我買了你喜歡吃的東西。

笑得像個孩子。他總是笑得像個孩子。

快起來,隊長。今天輪到你做飯了。

好吧,我也可以幫幫你,不過總體還是你幹。

別磨磨蹭蹭的,Chris,你肚子不餓嗎?我可是在門外就听見牠叫喚了。

好了Chris,讓我看看你穿圍裙的樣子,你穿那條粉紅色的。

回家吧,Piers。回家吧。



快點到家來,別在外面閒晃了,Piers。

我不知道你在哪裡,到我能看到你的地方來。回來。

讓我再看看你的臉,讓我再聽聽你的聲音。

再對我笑,再和我開玩笑。

這次我來做晚飯,全部由我來做。

你喜歡吃什麼呢?討厭吃什麼呢?

……

真奇怪,我不知道。

你知道我所有的事,我對你卻……

無論我做了什麼,你總會認真地吃完。

無論是魚還是肉,是蔬菜還是雞蛋。

我從來沒問過你的意見。

我想知道答案了。

回來,Piers。

告訴我。

我只知道你喜歡牛排。

可你並不是真的喜歡,你告訴過我這件事,那天我們坐在直升飛機上飛向中國的時候。你看,我還記得,我沒忘記。所以回來吧,別生這個老傢伙的氣。

Piers,Piers?是你嗎?你回來了嗎?

嘿,小傢伙,你看,我已經把晚餐做好了,是給咱們兩個的。

是燉牛肉,你喜歡嗎?

我給咱們兩個準備了酒,你喜歡嗎?

乾杯,小傢伙。下次記得早點回家。

這個場景看起來一定很令人毛骨悚然。Chris沉默地盯著酒杯想。

我一人坐在這兒,桌上擺著兩份晚餐,朝著對面的盤子喃喃自語。

朝著不存在的那個人露出滿面笑容。還和他聊著天。

見鬼!這操蛋的現實就不能放過我一會嗎?!

我只是想再和他說幾句話。

讓他再嚐嚐我的手藝。

再來喝兩杯。

好好聊聊。

見見他。

“Piers,”嘴唇顫抖,聲音模糊,“把這些都吃光,像以前一樣,這是命令。”手指顫抖,刀叉敲擊碗盤。

房中只有一個人進餐的聲音。


“神父,我有罪。”高聳的拱頂,神聖的光柱自其上伸向跪著的罪人,如上帝的觸碰,又如天使下垂的白袍。

“說出你的罪,孩子。”花格窗後,神的代言者聲音充滿平和的悲憫。

“我已經有很久沒有來教堂了。可我來不為自己的救贖。某人因我而獲罪,然而他已無法為自己懺悔。”

跪下,在主面前跪下,聽聽膝下的地板在講些什麼痛悔的往事。你的故事也會成為牠的故事。

“若他在我主面前謙卑地祈求,主將解除他的罪孽。”

“神父,他或許無法得見主的榮光。他與我罪孽深重。”

他被埋葬在地獄,他的靈魂直墜入熾焰的漩渦中心。火焰吞沒一切,他的良知,他的笑容,他的淚水,他的愛情。

“那麼對主坦陳,讓智慧的主傾聽你們的罪。”

“我是一名軍人,我在戰場上曾奪走無數敵人的性命。與我對戰的生物被侵蝕成惡魔,牠們失去自我瘋狂地奪走無辜的性命,我不認為殺死他們是有罪的。我的部下們為此而尊敬我,他們相信我們正讓世界變成一個更好的地方。我犯了錯誤,我失去了他們,他們在我面前變成怪物,我無法阻止這一切的發生。他們都死了。”

我相信了魔鬼,牠將我的戰友變成牠的奴僕。我看見醜陋的痂殼爬上他們絕望的臉,看見他們痛苦地朝我伸出僵硬的手。

“被拯救者將會感激他們所作出的犧牲,而仁慈的主將會在天堂為他們留下最好的位置。從罪惡的軀殼中死亡使他們的靈魂獲得解放,我的孩子,這並不是罪。”

“可我逃走了,我拒絕相信,我忘記了他們,忘記了我是誰。我只想遠離這一切。”

渾身籠罩著菸酒的惡臭,在噩夢中尖叫哭泣,又用菸酒將自己送回噩夢之中。忘記,忘記他們所有人。為我死的人,相信我的人,追隨我的人。愛我的人。

“約伯亦曾違背主的意志逃避自己的命運,我的孩子,你找回自己的道路了嗎?”

“是的,神父。”

溫暖而有力的手掌攥住手腕,將我從泥淖中拖出。

他拍著我的背讓我嘔出漆黑的污水。他舉起燈火照亮我呆滯的眼球。他用胸膛溫暖我冰冷的心臟。他用鮮血洗濯我醜陋的瘡疤。我在太陽升起時重生,我伸直我曾經扭曲的背脊,我屈伸我曾麻木的手臂,我抬起我曾經沉重的頭顱,我睜開我曾經渾濁的雙目,我卻看不到他的身影。

因他已倒在我腳下。

“那麼,你並沒有罪。主將寬恕你,如寬恕約伯。”

“那個帶我回來的人為我而死了。他為我付出了那麼多,他……拯救了我的靈魂。他為我犧牲,我沒能救他。我本可以那麼做的。”

懺悔,哀痛,悲傷。述說,述說,無論多少遍,離開的那一位再不會回來。

“……他是我的戀人。這不是他的錯,神父。我誘惑了他,我是……有罪的,我不想一個人承擔,我只想他在我身邊。他只是一時迷惑,我卻讓他對我……

“我誘勸他,我迫使他,讓他一次次滿足我……卑賤的慾望。他想要停止,而我拒絕他離開。我……那種孤獨……沒人明白,我不能忍耐。我強迫他留下,我……傷害了他,兩次,或許更多,我記不清了。他留下了,我盡我所能彌補,可我知道他永遠不會原諒我。”

說出來,向神坦白一切,一切秘密,一切謊言,即使只是為了內心能好受一點。

我只是千萬個懺悔者中的一個;可這願望即是我的全部。

上帝,仁慈的上帝。

求你收回降諸他靈魂的天罰,求你聽聽我的告解。他沒有罪。他沒有罪。

“……他因為我而墮落,可他並不邪惡,神父。你找不到誰像他一樣忠誠,善良,聰明……他那麼……無私,那麼……高貴。他信仰上帝,他是為了這個世界犧牲的,他不應該下地獄。他們不知道我們的罪孽,把他葬在神的土地上,可天堂不會接納他。

“神父,我想替他祈求上帝的寬恕。我祈求上帝收回他的憤怒,他並不是有意褻瀆。我願意替他承擔罪責,只祈求他能免受地獄的折磨,讓他的靈魂得到安息。我可以付出任何代價,任何,如果上帝要我的性命,取走牠。我……我只想為他做些什麼,他給了我那麼多,我以為我會有機會回報他,我以為我能……

“可我已經失去了,神父,為他祈禱是我唯一能做的事。請許諾我他能……他會……”

已經無法繼續。膝下的地板浸透了多少淚水?

“你認出了你們的罪,孩子,這將是你步向光明的開端。然我們無法如聖子替別人承擔他們自己的罪孽,我無法許諾你任何事,孩子。但我主傾聽著你,我主明察秋毫,仁慈的主自有安排。現在,與我一同祈禱吧。”

教堂外Piers倚在車門邊等他。

謝謝你做的一切,隊長。似乎聽到他這麼說。

他朝Chris伸出手臂,從身側摟著他。

沒有溫度,輕得像風。

Chris站著沒動,他想像著那懷抱的暖意,比背上的陽光更宜人,牠層層滲透,暖熱他的外套,T恤,皮膚,血肉,融化內臟,愛撫骨髓,親暱地吻他的靈魂。他想像著那懷抱的力量,壓力覆蓋著他,漸漸收緊直到下一秒會讓他感到疼痛,就像Piers害怕Chris只是幻影。

Chris意識到自己正獨自站著發呆,他甩甩頭,打開車門,鑽進駕駛席。

小傢伙,你總是為我開車。以後輪到我來,好好休息吧小傢伙。


Chris撫著方向盤,樹影和晴空輪流給他的車滴上斑駁的灰綠和金黃。路邊有母親帶著可愛的孩子正向公園去,笑聲從開著的車窗飄進他的耳朵。貓咪趴在花叢中瞇著眼,麻雀和瓊鳥在餵鳥器邊跳來跳去。他開得不快,他能看見毛茸茸的耳朵在蜜蜂飛過時耷拉下來,還能看見尖尖的喙啄著紫紅色的細長腳趾。

今天的天氣很好,天幕上繡的縷縷白雲剛好兜住暑氣,陣陣微風正巧送來若有若無的花香。被動地欣賞著一切,Chris一言不發。

Piers睡著了,別吵醒他。

安全帶和椅背捲起的邊緣擁著他年輕的身體隨車身的顛簸而輕搖,他的頭頸微低,偏向一邊,髮梢掃著半開的玻璃窗。陽光照在他的眉毛下面,他的睫毛在臉上投下一層薄薄陰影。他放鬆的嘴唇形狀優美。

從駕駛席剛好可以看到他面頰上那對小小的痣,過去Chris總忍不住去吻牠們,就像Piers總忍不住去吻他的耳垂。

毫無防備的睡顏。

Chris忍不住停下車。

讓我到你的座位上去,讓我坐在你雙腿上,讓我吻你。你的額頭,面頰和脖頸;你的眼睛,鼻尖和嘴唇。讓我喚醒你,從你的腦袋,到你的慾望。別動,小子,這個老傢伙很沉,你別想甩開他。讓我看你睜開那雙綠眼睛,眼神從迷茫到清醒。

看著我,小傢伙。看著我。

擁抱我,Piers。抱緊點。

熄掉引擎,關緊門窗。

我們到後座去。

Aren't you starved, my boy?

I'm all yours, take your dish. My lips, my tongue, my chest, my belly, my back, my butt. Everywhere, everything.

You're free to start now, eat me up.

陽光映照在副駕駛平整的座墊上,懸掛在側面的安全帶搭扣反著光。

Chris伏在方向盤上笑了。最初只是嘴角抽動,隨後他的雙肩開始顫抖。他搖著頭,無聲地咧開嘴,攥住方向盤的手指繃得關節發白,他放聲大笑。他笑著,笑著,歇斯底里地笑個不停;他笑著,笑著,幾乎窒息,淚珠從眼中滾落。

不知什麼時候他開始失聲痛哭,他不記得上一次哭得渾身發抖是什麼時候,他也不明白為什麼現在眼淚淌個不停。他感覺好像又回到了Piers的葬禮,這一次他的雙眼穿透了回憶牢牢盯住現實。他看見棺材裡的鮮花中間星條旗的一角,他看見牧師哀傷肅穆的面孔,他看見Piers的抬棺人們假裝棺木沉重,他看見墓碑上的字——他寫的墓誌銘,他看見丟在墓穴裡的白玫瑰,他看見一鍬鍬泥土逐漸填埋墳墓,他看見自己穿著西裝躲在最後一排嘴角啜著微笑。

他看見Piers握著他舉著酒瓶的手臂,滿面憂憤和失望;他看見自己暴躁地說著“沒聽說過你”時Piers眼底轉瞬即逝的悲傷;他看見Piers坐在他身邊拍拍他的手臂告訴他要繩降了;他看見Piers兩眼發亮地望著他答非所問“Captain, you remember! ”;他看見Piers站在他身後說“總得有個人看顧著你”;他看見自己宣布退役的決定時Piers詫異地睜大雙眼,同時痛苦地抿緊雙唇;他看見Piers用槍托揮擊撞翻他的敵人,跪在地上伸手去夠換氣扇的操縱閘;他看見Piers絕望地朝Jake大吼“把槍放下”;他看見Piers匍匐在地掙扎前進,右臂的斷茬一路湧出殷紅的血;他看見Piers彎下腰,痛得嘶嘶喘息;他看見Piers厭惡地注視自己畸變的肢體;他看見Piers在舷窗外搖了搖頭。

他看見Piers在微笑。

Chris伏在方向盤上。

他不知道自己在哭還是在笑。

I didn't know what my heart's for till being dug.

沒有了。

再親吻我。再擁抱我。再對我耳語。再對我微笑。

再讓我嚐嚐你的手藝。再讓我乘你開的車。再讓我揉亂你的頭髮。再讓我看看你的眼睛。

再和我一起戰鬥,再和我一起做愛。

再幫我擦淨汗水,再貫穿我的身軀。

對不起,我把你的照片送走了。

對不起,我把你的東西送走了。

可是你看,你的床位還在。

可是你看,你的座位還在。

家門鑰匙還在老地方。

推開房門,這裡還是你的家。

冰箱裡還有你喜歡的啤酒。

浴室裡還有你喜歡的洗髮膏。

毛巾沒有了,你可以用我的。

讓我給你做頓好吃的,你可以點餐,我會穿那條粉紅色圍裙,只穿牠。

不,不,甜點要留到飯後上,不過你可以吃好幾份,還可以在床上吃。

你看,我們隨時可以重新開始。你在等什麼呢?

回來,快出來,小傢伙。我知道你還活著,你只是躲著我,你這個殘忍的小混蛋。

Chris立在廚房水槽邊盯著滲水口,他想不起自己有什麼要做的,只是假裝忙得不可開交。

……

“Hey, captain! ”背後的狙擊手冷不丁撲上來摟住Chris的腰,越過他厚實的肩膀探出頭,“噢,你什麼也沒幹。”似乎很失望地抱怨道。

“你又想來搞破壞嗎,小傢伙?”貼著脊梁的身體散發出陣陣暖意,一塊塊富有彈性的肌肉隨身後人的呼吸舒服地摩擦著他的身體,Chris享受地拍拍搭在肚子上的手臂,“我早看見你摸過來了。”

“你該早點告訴我你的後腦勺也能看,Chris。這不公平。”Piers裝作生氣地抗議起來。

“我不能,”Chris敲敲身邊的金屬盆,“可如果你能處理掉這上面的倒影,老Chris可能已經被你嚇死了。”

“你作弊。”Piers緊緊靠在Chris寬闊的後背上心滿意足地宣布,不安分的胯下有節奏地磨蹭Chris的臀溝。

“你想怎麼罰我?”乾澀的喉嚨令Chris聲音嘶啞,他試著吞口水,“隔著褲子操我的屁股?”

“不,”Piers枕在Chris肩膀上,毛茸茸的頭頂像貓舌頭一樣在Chris脖子上舔來舔去,“我不會。”

“不會?”血液開始朝Chris的下半身湧來,被不斷刺激的肌肉開始微微抽搐。

“不會。”Piers注意到Chris的反應,他停了下來,“我在懲罰你,Chris。”

“少廢話,”Chris伸直脖子,“別停下。”

“嘿,”Piers好奇的指頭向下爬了幾寸,Chris咬牙切齒地抓住他,“你濕了嗎,Chris?我聞見你那地方的味兒了。”

“你想知道,”Chris拖著Piers的手,將牠強壓在自己胯下,“幹嘛不他媽自己摸摸?”他的喘息聲比說話聲還響。

“不。”Piers突然抽走了自己的手臂,他滑得像魚,Chris一愣,沒捉住。

“好了,Piers,我道歉。”沒被滿足的身體慍怒地踐踏Chris的神經,“回來,繼續。我……想要你。Piers!”

……

“Piers?”沒意識到說出聲的Chris被自己的嗓音嚇了一跳。

回來,像以前那樣偷襲我,小子。

這一次我保證不會發現你。

我會被你嚇一大跳,然後跳起來把你的頭髮揉成一團糟。然後我們擁抱,我們接吻,我們一路甩掉衣服直到赤身裸體倒在床上,我們像發情的野獸般瘋狂交配,你撕咬我的胸膛,我搔抓你的肩膀。

回來,小子。快來偷襲我。

別留下我一人像個傻瓜一樣等著你。

他死了,你這蠢貨。他不可能再回來,他再也不會陪你玩那些傻遊戲,別欺騙自己了。

不,他一定躲在家裡的什麼地方,也許是二樓,也許在床下面,陰影也遮不住他漂亮的綠眼睛,他滿臉惡作劇的狡猾笑容,不顧頭頂粘上了灰塵,等著在我路過的時候抓住我的腳踝。

床底下只有你丟進去的潤滑劑,還有他用過的枕套,灰塵的味道已經比他的更濃了。

那麼他一定躲在浴室裡,他知道我會去看浴簾,所以這次藏在門後。我要假裝沒發現他,鑽進浴簾後面,等他扮作希區柯克的恐怖殺手突然拽開牠時緊緊抱住他,他再也別想跑了。

浴室裡什麼也沒有,你連他的毛巾和牙刷都處理掉了。

醒醒吧,Chris。你就不能放過他嗎?

你在鬼扯什麼?Piers沒有死,他不會死。

他就在這兒,他答應過我會一直在我身邊,他告訴我總得有人看顧我,Piers從沒對我食言過,他只是……躲起來了;他總這麼做,他說這是狙擊手的職業習慣。他只是……出去了;一定是去買啤酒,等他回來他會拉開冰箱,然後向我抱怨為什麼不告訴他冰箱的最裡面還有幾瓶。

今夜他會和我一起看電視,看恐怖電影。他會偷偷觀察我的反應,我見過恐怖得多的東西,但會假裝成被嚇破膽的樣子——好吧,是有一點可怕——這樣他就會抱著我了。他暖暖的身體挨著我,努力地試圖把我整個裹進懷裡;很快我們就會忘掉那個見鬼的片子。

他可愛的嘴唇,他貼著我的耳朵對我說話,可我什麼也沒聽見,那癢癢的感覺點著了我的腦子,我只想他舔我,咬我。快給我。

他溫柔的聲音,他吻著我的脖子罵我是個騷貨,而我只想他再罵幾遍,我想听他的聲音,他能融化我的骨頭。

他靈敏的雙手,他撫著我的腰上每一塊飢渴的肌肉,可我要更多,我要他掐我的乳頭,揉我的屁股、把指頭插進去攪動;我要他捏住我的老二搓熱牠的末端;我要他掰開我的雙腿,用指甲劃過腹股溝和大腿內側。

玩弄我,羞辱我。

狠狠地操我。

只是別走。

別離開。

Chris發現自己癱坐在地,褲子褪到腳踝,邊摸著自己的老二邊試圖把打蛋器的柄插進體內時猛地打了個冷顫。強烈的厭惡感和羞辱感灌進腹中,Chris嗚咽一聲狠命丟開手裡的東西。手腳發軟,頭昏目眩。Chris盲目地試圖抓住什麼站起來,卻和自己拖倒的椅子一同跌倒,腸胃一陣抽搐,他乾嘔兩聲,昏天黑地地吐了起來。

直到酸苦的膽汁味溢滿口腔,刺鼻的嘔吐物氣息充滿肺葉,Chris還感到肚中抽痛不止。他咳著,把嗆入氣管中的最後一點殘渣吐淨。暈眩和虛脫的痛苦已經消失,Chris一屁股坐在地上,望著眼前的“成就”苦悶地咧嘴想笑。

我飢渴到這個程度?

Chris知道自己的下半身還赤裸著。

我差點操了自己,用那個見鬼的炊具。我把牠扔哪兒去了?

我他媽想幹嘛?我才剛從教堂回來,天哪!

Chris嘆口氣,重新穿好褲子。清理地板可以等,現在他只想回床上去。

也許Piers會過來,趴在他背上,再次吻掉他的理智,而這次他將毫不掙扎地墮入瘋狂。只要……

Chris在睡夢中翻過身,喃喃著那個再沒人回應的名字。

淚水浸濕眼角的滄桑,遁入鬢髮中。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