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the answer of the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2013年7月10日 星期三

【漢語】Under The Aura(Piers×Chris)——7

Chris Redfield回來了。他們欣慰地交換著信息。還是那麼勇敢,還是那麼親切和聰明。他的隊員們崇拜他,一如既往,不,比以往更甚。從沒有哪個人能像他那樣在乎我們的性命,他們這樣說。

聽過他怎麼赤手空拳連著掐死十個J'avo的事蹟了嗎?不是小個子,是那些大傢伙。那群怪物真瘋狂,為了變異,他們不惜朝自己開槍,可Redfield隊長隻身衝上前去粉碎了他們的企圖。

聽過他怎麼用身體撐住倒下的鐵閘為撤退的我們爭取時間的事蹟了嗎?他說不想讓任何一個人落在後面,他竟能一個人做到,請原諒我的比喻,不過他簡直是個魔鬼!他不知道只要一點乏力自己就會被那些落下的尖刺戳爛嗎?他就是這麼了不起!

隊長從不在大家面前喝酒,可每次任務後的聚會他都堅持買單。他說他喜歡看隊員快樂的樣子。你能想像嗎?以前我一直以為他是個可怕的人,可他也會開玩笑,他真是太酷了。

隊長居然沒有女朋友,我以為他和Valentine總監在一起了呢,她那麼關心他,可他說他們只是朋友。一定有數不清的女孩兒願意嫁給他,只要她們知道隊長有多了不起,我是說,誰不呢?她瘋了嗎?



能和隊長在一個小隊真幸運,不,幸福。

只是偶爾他會叫錯狙擊手的名字,不過這種不值得一提的小瑕疵不會影響他的偉大。

Chris試圖坐在酒吧的一角,可他的隊員們發現了他,鬧哄哄地湊過來圍坐在他身邊。

就像以前那樣,多麼熟悉。他想和Piers安靜地坐一會,他不解風情的隊員們端著啤酒大聲招呼他們加入派對。別在這種時候討論作戰計劃,戰鬥結束了。他們快活地喊著,現在是找樂子的時間。

我還能看見他們的笑臉,他們的聲音迴盪在我耳邊,比現實更清晰。可他們都是誰呢?我記不清他們的名字。

他們在哪兒呢?

他們躺著,身上蓋著黑色的泥土。

他躺著,身上蓋著整個世界。

我再不想失去他們中的任何一人。讓我受傷吧,讓我死吧,讓我贖罪,為他們贖罪,為Piers贖罪。我不配活著,別再讓我殺死任何人。

新隊員的歡聲笑語擠壓著他。他滿面笑容,他給他們講Piers講給他的每一個笑話,他看著他們笑得直不起腰來。他不喝酒,他只是回應每一個人的讚揚。用最得體的方式。

他的心在滴血。

他們親熱地靠在他身邊,友好的手拍著他的肩膀和後背。

他的靈魂痛得尖聲悲鳴。

他想推開他們所有人,在驚詫的目光中撕心裂肺地哀嚎,掙開整個世界的光明,一頭衝進混沌。

可這不是他們的錯。

別嚇到他們,老傢伙。他們都愛你。你瘋了,誰來保護這群孩子們呢?

留下,老老實實地坐在這兒,在他們中間,聽他們和你說話,看他們互相用杯底的酒潑來潑去,多麼可愛,充滿活力。你感覺復活了嗎?

別辜負他們,老傢伙。別讓他們成為你骯髒回憶的一部分,成為你罪孽的一部分。他們屬於自己。你是他們的土壤,把他們抱在懷裡,刺破自己的胸膛,用熱血和眼淚溫暖他們,讓他們發芽,生長,為你開出崇敬的花。

就像Piers倒在你身邊一樣。他為你獻上了生命和靈魂,你能感覺到他嗎?他的心臟在你胸中跳動,他的眼睛在你的眼窩中看,他的血液在你臟腑中流淌。他是你的詛咒。

為他們付錢,別心疼這幾張紙,你是在為自己的人生買單。把他們一個個送回宿舍的暖床上,就像母親照顧自己的孩子們。看哪,他們都睡了,無憂無慮的、心滿意足的小天使。

現在回你的地方去,大孩子,你的媽媽在哪兒?哦,真糟糕,你得自己照顧自己了。

別擔心,隊長。

我會照顧你的,隊長。噓,Chris,別難過。

Piers?

Chris本該和隊員們一樣回宿舍去的,可他還是回了家。他沒開車,只好乘巴士,車裡的人不多,有些已經靠在窗邊睡著了,Chris沒摸到零錢,他無聲地嘆口氣,拿出五美元付了車費,黑人司機瞥了瞥他的軍裝夾克和大塊頭,什麼也沒說。

也許他把我當成那種醉醺醺的老兵痞了。Chris嘲諷地對自己笑笑,挑了最後一排的靠窗座位,這里安靜。

他和Piers也曾經在夜裡乘過巴士,記憶突然灌入Chris的腦海,那天大家都喝了酒,沒人能開車回去了。Chris勸著Piers喝了一杯啤酒,他沒醉,可Piers不想被抓現行,他可是個模範軍人。那天他們也坐在後排,這樣就沒人會注意到他們,他們可以在椅子下面偷偷拉著手,肩靠著肩待一會,幾英尺寬的窄小空間氤氳著默契滿足的沉默。Piers睡著了,汽車轉彎時他晃了一下,朝過道的方向倒去,Chris搭住他的手臂,把他靠在自己肩頭,他沒醒,他累了。Piers的體溫滲入Chris的骨頭,他忍不住心中輕輕吹起口哨,望著窗外的光點微笑。

窗外遊過一道道燈光,Chris盯著自己的臉在黑暗中映出的影像。這真像是海底,同樣的念頭忍不住冒出來,巴士正從海底開向我沉入深海的房子,房子裡裝滿垃圾和鹹腥的海水。我是去找Piers的。他也在海底,上次我差一點就得到他了。

Chris衝自己皺眉,老傻瓜,你早知道這只是發瘋。Piers死了。

我還是要去找他。

Chris對自己下定決心。

報站聲嚇了他一條,他到站了。Chris匆匆站起來,趕在車門關閉前幾秒擠了下去,不斷道著歉,兩眼盯著自己的鞋尖,他絆了一下,腦袋差點撞在站牌上。

“哈哈哈,Chris,哦你這老傢伙!看看你,笨手笨腳的Chris大熊。”

這時候不是早就該傳來他開朗的嘲笑聲了嗎?

Chris傾聽了一會,確信什麼也沒有,一絲失落感劃過心底,他小心翼翼地伸直腰桿,慢慢朝家走去。

這是個安靜的街區,路上已經沒有散步的人了,Chris和夜行的貓成了道路的主宰。空氣清新宜人,籬笆後的樹叢沙沙作響,或有一閃而逝的寶石光澤,還有毛茸茸的小腦袋探出來看看他。這是個可愛的夜晚。Piers會喜歡這樣的晚上的。嘿,小子,別光顧著玩貓,跟上來,我們在行軍呢,目標:我們的家!快點,別磨磨蹭蹭,到我能看得到你的地方來……好吧,士兵,你可以留在你喜歡的地方,只要不掉隊。向我保證你會跟著我。

Chris掏出鑰匙打開門,他沒開燈,只是踢掉鞋子徑直走了進去。腳下是木頭樓梯,沒鋪地毯,曾經有的,自從一次意外後他們把那東西扔了。一級,兩級,五級,第十級時總是“咯吱”一聲——Piers管那個叫“隊長專屬‘咯吱’”,因為他自己踩上去時從不出聲。

“我只要聽見樓梯響就知道是你,”Piers得意地宣布,“只有Redfield隊長能讓樓梯呻吟。你覺得這個名號怎麼樣,‘樓梯呻吟者Chris’!”

“閉嘴,小子。”Chris總會摟著他的脖子、把他的整個腦袋埋在自己懷抱裡,“少看些連環畫狗屎,多練練你瘦弱的小胳膊。”

“我不弱,Chris!”Piers掙扎著抬起頭,“你讓樓梯呻吟,而我能讓你呻……”

“哦閉嘴你這小雜種!”

Chris甩掉T恤,拽脫腰帶任憑長褲滑落地板。脫,脫,把束縛都留在地上,每一寸裸露的皮膚都暗自興奮起來。抱歉,你們會失望的,今天沒人來愛撫你們。Chris鑽進被單下面。

嘿,Chris。你想念我了嗎?謝謝你來接我回家,Chris,我也想你。

可憐的Chris,看看你,你得有人照顧。我回來了,Chris,你能感覺到我,我在你背後,你能感覺到我的手臂在你腰間嗎?你能感覺到我的觸碰嗎,Chris?

不,Chris,別睜開眼睛,別破壞魔法。別說話,你會蓋住我的聲音。謝謝你,隊長。

現在我可以吻吻你的嘴了,像以前一樣。我知道你想念我,我會和你的每一部分打招呼,就從這裡開始……啊哈,Chris,我就知道牠最捨不得我。告訴我,Chris,你還有哪裡想要我?我會滿足你的,一個一個來,Chris,我就在這兒,我哪裡也不去了。就和你呆在一起。

我愛你,Chris……你能讓死人復活……Chris……

“Piers... Piers... let me... please...”想睜開眼睛,想看他,看他笑眯眯的綠眼睛,看他快樂的臉,看他淺棕色的睫毛和頭髮。讓我看看你,只要一秒鐘,我只看一眼,不會有事的,不會影響的,你還會在這兒不是嗎?只看一眼,不會趕你走的,把手伸過來,小傢伙,讓我緊緊拽住牠,這樣你就會留下來了,你會留在我的生命里,我們會一起生活下去,像以前那樣。我們不戰鬥了,再也不去戰鬥了,我們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就我們兩個人,把剩下的所有時光都用完。

不,Chris。

別走,小傢伙,把手給我,別走。別再捉迷藏了,你知道我一直都玩不過你,我認輸了,小傢伙,留下來吧。別消失,別藏起來。我只看一眼。

我只是不想忘記你的臉。

你醒了,Chris。

歡迎來到現實世界,有沒有做個好夢,Chris?

看你做的好事,調皮的老Chris,你最好洗洗床單,還有枕頭,真是一團糟。

Chris躺著。他知道自己又哭了,像個娘們一樣哭了,而且比這還糟,不用開燈驗證,他能聞到那玩意黏糊糊的羶味。Chris挪動身體離床單上的精液遠了些,他翻個身,重新蜷起手腳。

電話在響,是Jill。Chris不想接,他不知道該如何應答,可他還是接起了電話。

如果不這麼做的話,她會過來的,她太擔心了。

“Redfield. ”

“哦Chris,”Jill開玩笑的聲音從聽筒對面傳來,“我以為我們沒有那麼陌生呢。”

“呃,hey,Jill。你找我?”想掛電話。不,別掛,你會傷她的心的。這又不是她的錯,你沒權利那麼做。

“嗯……沒什麼事,只是想知道你起床了嗎?”

“正在起,”Chris套上拖鞋,“所以……任務是什麽?我幾點去報到?”

“哦拜託,Chris。”Jill似乎皺起了眉頭,她好看的彎彎細眉,和Piers大相徑庭。“別說得我好像個報喪女妖似的。”

Chris走神了。他在想Piers皺眉的樣子。年輕人的額頭上有一對細紋,他們剛見面時還沒有。他越來越喜歡皺眉了。他那又冷又硬的目光。幾乎只有在睡夢中才會舒展開的眉頭。

那天他睡著了,然後我發現牠們現在也清晰可見了。

我讓你太累了嗎?

抱歉,Piers。

讓隊長來揉揉你的眉心,讓牠恢復以前的樣子,順便揉亂你的頭髮。

“Chris?Chris?你好?能聽到我嗎,Chris?”

“呃,我聽著。”我走神了多久?“抱歉,Jill。我剛才在想……我很抱歉,我不是那個意思,Jill。我不知道該怎麼道歉才好,我……”

“哦拜託,”她笑了,她最近可真愛笑,“你這頭老壞熊,思考才不是你的強項,別硬上弓了。”

“我想也是,我……還是沒想好該怎麼道歉。”

“沒必要這麼說,Chris。哦看看我,我都忘了,今天中午想一起吃午飯嗎?我是說我們大家一起,我想好好認識認識你的隊員們,你知道……我只看過他們的檔案。”

你怎麼敢拒絕呢?

“我……當然可以,朋友。我待會就跟他們說。現在如果你不介意……我得掛電話了,我要去……你知道,晨跑一下。”

毛茸茸的短髮被陽光戴上亮閃閃的光環。因運動而微微泛紅的面頰和嘴唇。活化的血肉散發出熱氣。汗水在皮膚上反著光。

我答應你一起去晨跑,以後每個晴天都去。

我們一起跑。

“中午見。”

“再見。”


Chris坐在候診室的長凳上,一人佔了兩個位子。他已經見過醫生了,證據是手裡正無意識翻動的裝著兩片苯巴比妥的鋁片。他只是不想離開。

被熟人環繞的感覺就像身處地獄,他看著友人們微笑著把名為“善意”的外衣披在他赤裸的身軀上,那件光鮮的袍子內生滿了帶倒刺的巨大毒針,牠們狠狠扎進他的皮肉,他痛得大聲慘叫,可他的聲音被友善的話語淹沒了。他們熱心地幫他撫平衣褶,替他裹緊衣襟,為他纏好腰帶,毒針越刺越深,劇毒注入他的骨髓,他的傷口鮮血淋漓,血冒著熱氣不斷湧出,卻只是染得衣料上的花紋更艷麗。他們是好意,他們全都是好意。別辜負他們,別傷害他們。他們喜歡你穿著牠,所以別掙扎,別停止微笑。他渾身發抖,血順著他的雙腿中間向下淌,他扭動身體想趁沒人看到時扯開領子透口氣,可倒刺牢牢勾住他的筋肉和內臟。脫不掉,脫不掉。好痛,救救我,放開我,停下,別再折磨我。別安慰我,別陪著我,讓我一個人呆著,我受夠了。

別說多餘的話,繼續微笑,幹嘛不做個好孩子,Chris?

沒人會知道你有多難受,對嗎?

沒人覺得他們傷害了你,對嗎?

覺得有點熟悉?

現在輪到你了。

這是你的感受嗎?

為什麼不告訴我?

太遲了。

對不起。

原諒我。

虛弱得無法站立,躺在他們的影子中,渾身瀕死地痙攣。視線模糊,手腳麻木,無力呼吸,血漿浸透雙足。

爬回家去。用最後的一點力量爬回家,頂開屋門,從血肉模糊的軀體上扯下吃人的華服。

躺著,閉上眼睛,別動。Piers會來拯救你,他會來安慰你。

感覺到了嗎?他冰冷手指的觸碰,他溫柔的耳語。他親吻你滴血的傷口,讓牠們不再燒灼;他愛撫你癱軟的四肢,讓他們恢復活力;他滿足你的一切願望,他治愈你的全部,連同你的記憶。你睡著了,你不再哭泣。

他守著你,拖著腐壞變異的殘軀坐在你身旁。污黑的血管網住他的半邊臉,他朝你的睡顏微笑。他注視著你,用那隻好的眼睛和那隻盲的眼睛。

你睡著了,多麼平靜。

直到明天你不得不再次面對人群,再穿上他們對你的愛,那些尖鉤還掛著昨天從你身上撕下來的肉。

循環往復。

我太累了。

Chris盯著藥盒上日光燈反射的亮點,從上到下,滑動,滑動。

我不想出去,不想回到他們身邊。

不想見Jill。不想見隊員們。不想見BSAA的高層們。不想見Claire。

不想見Piers。

他付出得毫不猶豫,讓我感到愧疚。我無法不想起他。他晨跑回來抓起T恤下擺擦汗的樣子;他洗過澡手持吹風機小心整理髮型的樣子;他做早餐時不小心把鹽粒灑在桌上的樣子;他一絲不苟地用茶巾擦乾盤子裡的水珠的樣子;他給草坪澆水時偷偷用水管在太陽下造彩虹的樣子;他蹲下來和貓咪玩的樣子;他單手夾著啤酒箱拉開車門的樣子;他趁我做飯偷偷拽開我圍裙背帶的樣子;他吞下食物後下意識舔舐嘴角的樣子;他從沙發背探出頭嗅聞我脖子氣味的樣子;他用啤酒罐和紙簍練投籃的樣子;他半閉著眼睛說“晚安隊長”的樣子;他擠在我枕頭上將鼻尖拱進我肩窩中的樣子。他的眉心有一對並列的細紋,現在即使不皺眉看起來也很明顯了。

我滿腦子都是他。

He haunts me.

可我看不到他。

這裡很舒服,這裡沒人認識我,對他們來說我只是另一個病人。沒人會來搭話,沒人會安撫我,沒人在乎我。Piers的臂章在我胸口的衣袋裡,他在這兒很暖和,還能聽見我的心跳——他總喜歡趴在我胸口上,他說我心臟跳動的聲音讓他每晚能安心睡著。他不會孤單。他會安安靜靜的,他睡了,在這裡他不會和我說話。

這讓我平靜。我想待在這兒。

Chris沒告訴他的醫生。他只是說最近睡不好,想要幾片安眠藥。醫生沒起疑,他有PTSD,他理應睡眠質量不佳不是嗎?

“每次只能吃半片。”醫囑涼冰冰地插進他的腦子,現在還呆在那,就像他手裡的這一小片金屬一樣。

Chris對自己聳聳肩,他對待醫囑的態度與以往殊無二致。

……

Piers手拿醫藥箱責備地盯著他。Chris徒勞地試圖把手臂藏在背後。

“我沒事,小傢伙。”Piers的眼神讓他不安,“只是不小心刮了一下,用水洗洗就好了。”

“對,對。”狙擊手點著頭拖過Chris的手腕,抽痛讓他忍不住叫出聲來,“下次你砍掉了自己胳膊的時候會不會告訴我‘只是脫了塊皮’?坐下,Chris。”

“我才不會砍掉自己的胳膊。”Chris齜牙咧嘴地看Piers從醫藥箱里拿出消毒劑和棉籤開始清理他的傷口,“我又不是傻……啊!你就不能輕點嗎,你……噢!”

“如果你不扭來扭去的話,Chris,我會的。”Piers頭也不抬地應道。

“你……哦操!把那玩意都戳進我裏面了!你他媽想用一團裹在竹籤上的棉花殺了我!?”

“沒錯,‘只是刮了一下’的隊長。”Piers譏諷道,“我保證能成功,你看,我還在上面塗了毒藥呢。”

“你這個該死的小蒙古大夫……啊!剛才那一下你是……啊!故意的!”

“我沒有。”Piers把藥粉撒在Chris手臂上,開始為他包扎,“幸虧你沒讓你的隊員在戰場上看見你這樣,Chris寶寶。”他抬起頭幸災樂禍地朝Chris擠擠眼睛,“你看,都好了。傷口不深,別哭出來,做個堅強的孩子有糖吃。”Piers伸手去拍Chris的頭,Chris報復地扭頭咬了他一口。

“你他媽就是我的隊員,小雜種。”

“沒錯,可我不一樣。我見多了,早就習慣啦。現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話,Chris……可以把我的大拇指還給我嗎?我得把這些東西收拾起來——哦,謝謝……這周你不用做家務了,好好享受病休吧Chris寶……”

“你敢再說一次試試!”

……

我的兩隻手都在,瞧,牠們正幹著什麼毫無意義的事。我可不是傻瓜。把你的手伸出來給我看看,小子,讓我看看你有沒有受傷,讓我用雙倍的消毒劑好好“感謝”你一下。讓我看看你會不會哭出來。

嘿,小子,你的右手呢?你拎著醫藥箱的右手呢?你攥著消毒劑瓶子的右手呢?你托著我流血手腕的右手呢?你拿著繃帶捲的右手呢?你抓著我的肩膀、把我從噩夢中搖醒的右手呢?你捧著我的臉、用拇指擦去我眼角淚痕的右手呢?

你右肩垂下的那可怕的東西是什麼?

你的臉上是誰的血?

你的眼睛怎麼了?

我禁止你朝我搖頭。

別對我那樣微笑。

現在你只能用左手抱著我了。牠曾握著手帕為我擦掉臉上的汗水和灰塵。牠曾插在我的腋下將我笨重的身軀倚在你肩上。牠曾在冷水里泡好幾分鐘、然後猛地鑽進我的T恤裡按我的肚臍。牠曾托著堆滿煎蛋和香腸的盤子放在我面前。牠曾勾著啤酒罐的拉環、要把牠當結婚戒指送給我。牠曾撫摸我在夢中顫動的眼瞼、讓我不再戰栗。

牠曾甩開我、將我狠狠推進救生艙。

牠曾拉動救生艙的發射閘。

牠曾把臂章放入我手中。

最後的紀念。

你看,你的血正在我身上。

牠在離我的心最近的地方。

你貼著我的胸膛,你不會寒冷。

你聽著我的心跳,你不會孤獨。

你看,我記得你。我記起來了。

(藥片落向地板,他的手指撕扯著髮蓯。)

我沒有哭。

(眼眶劇痛,顫抖著呼吸。)

你的隊長不是嬰兒,他足夠堅強。

(無法忍受,想念著亡者的觸碰。)

你的許諾呢,小子?

給我的糖果呢?

不,你盡可以拿來全世界的糖,我一粒都不想要。

留下來。

把牠們都倒進海裡,讓那群愚蠢的怪物和魚群吃個飽。

我用牠們交換你到我身邊來。

上帝,魔鬼;天堂,地獄;想要的人儘管過來拿自己的那份。

來爭,來搶,來醜陋地打得頭破血流。

把他還給我,他的雙手,他的生命,他的靈魂,他的微笑,他的愛。

他完整的擁抱。

手機鈴聲。

Chris猛地抬起頭。

手機鈴聲。

也許不接,牠自己就會停?

手機鈴聲。

坐在對面的女人焦慮地左顧右盼。

手機鈴聲。

所有陌生的臉孔都轉過來,他感到別無選擇。

手機鈴聲。

他摸索口袋。

手機鈴聲。

他盯著那號碼。

手機鈴聲。

掛斷牠,掛斷牠。

手機鈴聲。

“Hey,Jill。別擔心我。”

“我在看心理醫生,我得……”

“不,我很好,都是老毛病。只是……”

“我的藥……”在地上,“我開了藥,我馬上回去。”

“一會見,好嗎?我得收線了。我保證給你回電。”

“別擔心我,謝謝你。我……”

“抱歉,我沒聽清,Jill?”

我愛你,Chris。

“……謝謝你。再見。”

I'm sorry.

I'm Sorry.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