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the answer of the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2014年1月12日 星期日

【漢語】Under The Aura(Piers×Chris)——10

Jill坐在重症監護室門口的長凳裡盯著自己的腳尖,走廊裡沒開燈,光滑的地磚映著黯淡倒影,像個黑洞,她只想跳進去。眼睛還有些酸澀,燈光會讓牠們感覺更糟,還會照亮泛紅的眼眶,她不想讓醫生發現自己哭過——儘管他多半已經知道了。想起幾個鐘頭前自己踏進昏黑的臥室,發現Chris蜷縮在亂作一團的床鋪中間不省人事,身旁丟著酒瓶和藥盒——Jill揉揉眼睛,嚥下一聲啜泣。

這原本該是個快樂的聖誕節。Jill顫抖的手指掩住顫抖的嘴唇。你幹嘛要毀了牠呢,Chris?你幹嘛要毀了自己呢,Chris?為什麼,Chris?他昨天在電話裡還好好的,笑著,也開著玩笑,說自己很期待聚會、讓她一定要早點來叫醒他;他還那麼……正常。

可我叫不醒他,而且恐怕再也叫不醒他了。



為什麼你要殺了自己,Chris?你是那麼健康、快樂,你總在激勵著你的新隊員們不是嗎?大家都在你身邊、幫助你,你從不曾感到孤獨不是嗎?你告訴我你能理解Piers不是嗎?你告訴我你能搞定不是嗎?你好好的,這幾個月以來都是,你像以前一樣,認真又樂觀的老Chris,和所有人做好朋友,把所有人當成家人,比以前更努力地戰鬥、保護他們,你回來了不是嗎?那麼多酒,那麼多安眠藥,你的醫生不可能給你一次開那麼多,我了解他,他是個好人。可你把那些藥片攢起來,一次一次,攢了那麼多,多得能要你的命。你策劃了那麼久嗎?

或是我誤會了你,Chris?

為什麼不告訴我們,為什麼不告訴我,Chris?讓我們知道你的痛苦,讓我們更好地幫助你,讓我們拯救你,讓我拯救你。你是英雄,了不起的Chris,傳奇般的反生化恐怖主義的英雄,你太累了可你不能在他們面前倒下。可在我面前你能,Chris,在我眼中你只是Chris,為什麼你不相信我?

我是你的陌生人嗎,Chris?

別離開我,Chris。

不要死,Chris。

求求你。

我愛你,Chris。你知道的,因為我告訴過你,你以為我在開玩笑嗎?

他說“謝謝你”。

Was that a "yes" or a "no"?

我想知道,Chris,你會和我在一起嗎?不是這種,我知道,我們在一起作為朋友已經太久了不是嗎?Chris,你願意嗎?敞開你的心,讓我進去,讓我溫暖你、治愈你、填滿你,為了我。

讓我看看,誰曾是牠的主人?

可憐的老Chris,你可憐的心太擁擠,你把每個人都放進去,活人和死人,牠不堪重負,血液一滴滴滲出,匯成涓涓溪流,撐破你的心室和心房噴湧而出。我會修好你的,我會在你身邊。

只要你……

醫生第三次叫出Jill的名字,她嚇得跳了起來。

病人醒了,他……

她推開身前人闖入病房。

謝天謝地Chris還是老樣子,是的,他顯得蒼白而疲憊,但他還是他,他活過來了,他一定會好起來的。

Chris猶豫地摟住懷中慟哭的Jill,眼中還有一絲茫然。

“Hey,Jill. ”Chris的聲音很輕,不知是因虛弱還是怕驚嚇到Jill,“沒事了,我沒事。很抱歉讓你難過,我的老姑娘。抱歉。”

“笨蛋!”Jill的臉還埋在Chris肩頭,她流著淚罵道,“Chris,你這個白痴!”

“我,呃……”Chris為難地咧咧嘴,輕拍Jill的後背——至少她沒反抗,這是個好兆頭,也許。“抱歉,我……呃,惹你生氣了。”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要……”

“我?”奇怪,他記不清了,“我不知道,Jill……抱歉,抱歉我不是在逗你,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蠢,可是真的,我想不起來了。我記得我想要好好睡一覺,睡得越沉越好,為了……見鬼,我真的忘了。”

“Chris,你這頭大笨熊。”Jill被逗笑了,Chris也放鬆地笑出了聲,“你倒是犯蠢得挺高興,可我們的聖誕節派對全完了,你答應我們你會來的。”

“這沒什麼,我想我還能來點啤酒……”

“哦得了吧,醫生不會允許咱們在病房裡開派對的。而且你不能喝酒,今年聖誕節你什麼也不能吃。”

“哦他媽的,”Chris作出懊惱的表情,“我真想知道那時候我是怎麼想的。”

“你啥也沒想,思考才不是你的強項。”

“我想你說的對。”

他們又一起笑了一會。

“你知道,Chris,”Jill躺在Chris懷裡,他們十指交握,“我很害怕,我以為你自殺是因為你受不了失去Piers。你……”

在她頭頂上,Chris困惑地睜大眼睛。

“呃……Jill,”他用空出來的那隻手不好意思地搔搔後腦勺,“請原諒我的記性,可……”

Jill抬起頭。

“誰是Piers?”

她的笑容僵住了。


“Hey, Jill. ”踏進病房時Chris正坐在床上看著報告,他抬起頭朝來人咧嘴笑笑,“你不用每天都來,你知道,每天都來看我一點兒也不有趣。”

“別傻了,老傢伙,”Jill輕快地坐回老位置,順手把帶來的水果放在床頭,“我可不想新年的時候再被醫生的電話嚇醒。”

“我保證不會再殺了自己的,”Chris伸手去拿蘋果,Jill眨眨眼睛,開玩笑地將他拍開,自己挑出一個動手切了起來,“上次準是個意外,我……”

“意外,老Chris的意外是致命的。”Jill把蘋果塊塞進Chris為反駁而張開的嘴裡,“遲早你會把我們都嚇死。慢點嚼,老爺爺,別在我眼前噎死。”

Chris配合地握住喉嚨翻起白眼,Jill丟開小刀放聲大笑。

“哦上帝,Chris!”

歡樂的氛圍環繞著他們,新年的氣氛多少還是滲入了枯燥的病房。

他們笑著,聊著,然後安靜下來。那是默契的沉默,從15年前持續至今,Chris相信能和他保持如此靜謐的人世間只有一個。

只有一個了。

鼻腔一陣酸楚,Chris搖搖頭,轉向身邊心照不宣移來視線的Jill。

“Jill,謝謝你。”Jill精緻的眉毛詫異地揚了揚,Chris繼續說著,“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我是說,也許我的話對你來說什麼也不是,但……你明白我的意思,我們一起戰鬥,你知道,在我最黑暗的時候你……在我身邊,安慰我,帶我……回來。讓我重新戰鬥。”是幻覺嗎?她的臉上閃過一絲悲傷。“我不知道我怎麼了,見鬼,我一定是老了,一個多愁善感的煩人的老鬼……”他又搖搖頭。

Jill望著他,聽著他,雙手在他視線外握緊。

Piers Nivans不存在,從來沒存在過。

Jill欠身,擁抱了還在說著什麼的Chris。

"You needn't say these. "

"Jill... "

"You can count on me, you know, Chris. Don't leave BSAA, don't leave me. "


"BSAA, it's where you belong. "


Chris眨眨眼睛,驚訝於陌生話語浮現腦海。可是Jill在這兒,她的溫暖的身體,她淡淡的香水味,她溫柔的觸碰,她柔軟的聲音。在看不見的地方的她的微笑。

這是他需要的全部,不是嗎?

窗外夜幕降臨,他吻了她。


他們回家了。這沒花多少時間,畢竟Chris沒有什麼行李。Jill開著車,一路上他們努力地聊著天。Chris知道生化危機就要過去了,知道Claire在一所新大學裡當教授,知道Jake和Sherry還在約會、隨時可能訂婚。他知道營地酒吧出了一種新調酒,狙擊手Andy在上一次的射擊比賽中拿了第一名,還有上週一隻浣熊洗劫了隔壁街區的垃圾桶、造成了不小的騷動。

生活就是如此:乏味而美好,令人著迷。

令人著迷,就像Jill一樣。Chris搖開車窗深吸了一口金色的空氣——牠帶著清新的冰雪氣息。Jill注意到了,她朝擋風玻璃微笑起來。

他們去了一趟超市,為出院後的第一頓晚餐買些紅酒和牛肉——Chris堅持要給Jill做些牛排,這是他最擅長的菜,他苦練了半年,不會讓人失望的。中午他們在一家小餐館停下,他們點了些蔬菜湯和漢堡扒配薯條,味道很不錯,也可能只是因為他們情緒高漲,盤子被一掃而空。Chris想不起來他們都聊了些什麼,只是覺得快樂,那輕鬆的感覺似乎很久沒有幸臨他了——他想這是因為他失去了Alpha小隊,他知道即使是現在,他也無法原諒自己——永遠無法原諒。

可生活還得繼續。

Chris叫來侍者買單,多給他留了一倍的小費。

他們把汽車停在車庫裡,Jill掏出鑰匙打開房門——她不好意思地說自己擅自來過幾趟,幫Chris打掃衛生,至少是幫他洗乾淨了床單。

很抱歉沒有經過你的允許。她說。你的東西我都把牠們留在了一起,除了那些酒瓶和垃圾,你知道。

沒必要這麼說,Jill。謝謝你,Jill。Chris笑了,他的笑容看上去有些猶豫,就像他不確定是不是該笑一樣。

就像他不確定自己是否在笑一樣。

他們在客廳聊著天,不時發出笑聲。電視沙沙作響,播放著什麼,卻沒人看。Chris取出餅乾,還做了茶,Jill說沒必要費心招待,Chris堅持這麼做。茶的味道很好,Chris盯著茶杯,心裡想著牠是否還能更好。Jill耐心地等待著,等Chris重新聚攏意識,再度投入他們的談笑中。

Chris不確定自己記得他們都聊了什麼,只是快樂讓他陶醉,彷彿之前壓在胸口的鉛塊蒸發了。直到他們幾乎看不清對方的臉,Chris才驚覺夜幕降臨。

“Chris,你沒必要這麼做的。”Jill倚在餐桌邊,微笑著凝視料理台邊忙碌的身影。

“我必須這麼做,”Chris粗聲回答,他從醃料碗中拿出牛排攤平,邊用刀背拍打,邊順便瞥了一眼鍋中的醬料,“我不是只會拿槍的笨蛋,Jill。”

“好,好的,”Jill大笑著從碗櫥中取出餐具,“咱們走著瞧,‘Chris大師’。”從抽屜裡取刀叉時Jill的手指在Chris的手臂上停留了片刻,Chris微笑著接納了這幾絲溫暖,同時毫不分心地將牛排翻了個面。

他要向Jill證明,自己可不是個過不了美人關的沒用傢伙。Chris不知道自己幹嘛要玩這種遊戲,也許他只是想玩,他們有好久沒這樣開過玩笑了吧?Chris給盤中滋滋作響的牛肉淋滿醬汁——美味極了,不用嚐他也知道。

任何人都會讚不絕口,即使是……即使是Jill也一樣。

“上帝啊,Chris,你竟然會做飯?”

“我沒毒死你吧?”Chris笑得有點勉強,手指在桌子下面緊握著——他沒有想像中的那麼自信。

“我看上去像是死了嗎?”Jill吞下另一口多汁的牛肉,“這不公平,Chris,”她偏過頭微微笑著,她今天真愛笑,是紅酒的作用嗎?“上帝該給你安排點你不會的事情,你讓我像個孩子,我從13歲就開始做飯了。”

“很高興你喜歡。”心底一陣若有若無的酸楚,Chris用笑容稀釋牠——這毫無理由,他們分明這麼愉快。Chris搖搖頭,繼續“清理”自己的盤子。

那天晚上Jill留了下來,她擔心Chris一個人太孤單,畢竟他才剛出院。他們在毯子下相擁、接吻、愛撫彼此,這是Chris的床,Jill聞見他的氣味將自己包圍,牠們裹住她、給她另一個擁抱,不如肩頭上那個溫暖,但更溫柔,牠滲入她的身體與她融合,像Chris一樣。

Chris感到尷尬,他笨拙得像嬰兒。見鬼,我有多久沒做過這件事了?他對自己苦笑,我都在幹些什麼?Jill引導著他,他從沒想過那位戰士也能如此溫柔。

“抱歉,Jill……我……”喘息總是打斷他,Chris仍想說什麼。

“Shhhhh... ”溫軟胴體緊貼他的胸膛,“don't speak... just... Feel... ”

我很孤獨,我很……悲傷。

治愈我,治愈我。

拯救我。

Chris不記得自己只是想過或是宣之於口。只記得心臟抽緊,雙手戰栗不止。

那彷彿墮入深淵的哀痛。

頭腦空白,眼眶灼熱,淚水滑入髮際。

Jill俯下身,她吻乾他的臉。

“你為什麼哭,Chris?”她這樣問了嗎?或這一切都是夢?

I...

為什麼,Chris?

I'm... sorry.

他睡著了,什麼也沒夢見。


Jill背對Chris躺著,聽見他平穩的呼吸,她緩慢地眨眨眼,無聲地嘆著氣。她想感到抱歉,理應如此,或許她該搖醒Chris?

Chris,可憐的Chris。

這不怪他。

Jill閉上眼睛,主治醫生的臉浮現在腦中:他的金絲邊眼鏡,白大褂上的名牌,他皺起嘴唇嘖嘖作聲,他的手指敲打病歷。

他告訴Jill,病人的失憶是PTSD和過量服藥的共同作用;病人忘記了讓自己最痛苦的事物,這會幫助病人活下來。

如果病人同意的話,醫生從眼鏡片上方瞥瞥Jill,他可以試著接受催眠療法,這將幫助他恢復一些記憶。

Jill在床單下攥緊拳頭,指甲嵌入掌心。

我拒絕了。

這是為了Chris,他如果想起來會怎樣?

如果他又殺了自己怎麼辦?

他原諒不了自己,他那麼善良,一直都那麼善良。

他沒告訴任何人他很痛苦。

Chris是我的……朋友,我不能讓他再……

他看起來好多了,他能睡得好,也不強顏歡笑了。他不那麼走神像之前那樣了。

這一次Chris會恢復的。這對Piers不公平,可他會理解的,他也會希望隊長能健康快樂地生活下去。Piers總是替別人著想,他是個好小伙子,總是那麼熱情又那麼溫柔,他和Chris合住,從來沒添過麻煩。

他把Chris照顧得很好,比我能做到的還要好。

這就是為什麼Chris忘不了他嗎?

上帝,我不知道。原諒我,Chris。

你會理解的不是嗎,Chris?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