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the answer of the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2011年2月14日 星期一

【漢語】關於“另一個世界”

我在想,上次我寫吐槽是不是也是因為谷奧上不去了……

沒錯,今天它也上不去了= =,和諧的土地啊……還好Google能上,要是哪天不管在哪裡都上不了Google了,我只好去死了……(不會的,只是說說而已)

總結一下上禮拜做的各種夢。大多數記不得了,不過記得比較清楚的幾個細節可以說說看。

1,夢到和朋友住在旅館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不想去大廳,每次在旅館進出都是爬牆從窗戶上下。明明是看起來很破舊的五層紅磚小樓,窗戶也很小,進了房間裡卻發現房間很大,還有落地窗;窗外也不是原本小巷面對的另一棟建築的磚牆而是城市的夜景= =……

我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我不走門,莫非我其實沒登記……不可能吧……不過夢到的這個地方是個新地方,和以前夢裡經常去的地方不太一樣,mark一下,下次有機會再夢到的時候一定要好好研究研究為什麼不想走大門……

2,夢到和很久以前認識的一個妹子被關在一個大宅里,兩個人覺得很壓抑就撬開房頂逃跑了(多好的青年……沒幹些不對的事情……)。一路跑進森林,一直跑到一座山裡,山里有很多各種顏色的鹿和一條瀑布,我們就很不可理喻地跳進那個瀑布底下的水潭,然後逆著瀑布一直走。走著走著山、森林、河岸都不見了,周圍什麼也沒有,只有那條河;我們繼續走,最後整個世界都消失了。天黑了,沒有月亮,周圍閃著各種顏色的星星,我們站在河裡,看著河水在一片混沌之中一直延伸到天上,發著光。

特別後悔當時居然什麼都沒幹就光傻跑了= =……不過後來很想把夢到的東西畫下來——結果力不從心啊……看來有些東西,保存在腦子裡是最好的,一旦帶到現實世界裡就會立刻褪色,就像古墓中光鮮的衣料,一旦見到現在的空氣,立刻氧化變黑,化作碎片。

3,夢見兩個妹子找我出去玩(老婆我錯了= =)。大中午的天氣很好,我們走在我媽家小區外面的小馬路上(穿越了),轉眼就進了隔壁的一個小區——夢裡這個小區戲份很豐富,我經常夢見它。樓底下種了好多植物,當時是夏天,葉子都很繁盛。有一家人種的是好多瓜,瓜秧爬得到處都是,南瓜快開花了,還有好多別的瓜都在開花我不太認識。一個妹子跑過去要摘一片葉子遮陽用,我說你摘瓜葉子不好,應該用芋頭葉子比較萌(我去= =),旁邊在旱地上長了一大片芋頭。結果她還是跑到那一叢很茂盛的像灌木一樣高的瓜秧中央拔下來一片非常巨大梗有一人多高而且很詭異的怎麼看都很像芋頭葉子的葉子來,連上面爬著的好多開黃花的瓜秧都一塊拔下來了。我很囧地說你怎麼把人家那麼大一片葉子拔下來了,你看周圍還有人呢多不好,她也不理我,非要讓我拿著,我說我不要這個,她非給我。沒辦法我只好像個白痴一樣舉著那玩意兒跟著她們——還挺沉的。走了一會發現那個小區的小廣場上有好多人在做廣播體操,我們就這麼旁若無人地從人家正面走過去了,她倆沒事,我覺得簡直太丟人了,就說這葉子我扔了啊,一看沒人理我我就把葉子扔地上了,直到這時候我才正眼看了那葉子:其實挺好看的,上面有好多大黃花和藤蔓,我又覺得後悔了,不過還是沒有撿起來。

夢裡一直覺得上面的藤蔓是黃瓜,剛剛才想起來應該是絲瓜——黃瓜沒那麼大的花。不管怎樣,對於夢裡的那些種了瓜的人家:非常對不起啊雖然不是我幹的,你們種的花很好看,但是被兩個丫頭糟蹋了,對不起!

4,夢見每天夜裡所有人都睡了以後我會溜出家門(從窗戶當然)跑到外面去爬雪山= =……雪山人氣很高有好多人在那裡舉辦比賽,還有人表演,賣東西= =。我每天都去那玩,前幾次都挺好的,最後一次我居然在山上迷路了= =,沒辦法,我在山上看見有一條路連著一座橋,似乎可以回去,就下去到那邊去,結果走著走著發現那座橋其實沒連著我想去的地方,天快亮了,我很擔心,然後就醒了。

我始終想不明白為什麼當時非要繞到山的另一頭去走那座橋……在這邊順著馬路走回去不是很快就到家了嗎= =……

5,夢見小學時候住的宿舍,連衣櫃都是以前那種特別窄的刷著白漆的木頭櫃子,還有紅色的塑料桶和深綠色的地毯。上學時候的哥們都回來了大家像以前一樣擠在宿舍裡。結果我無所事事地滿世界瞎逛,樓上樓下都去,還跑別人屋裡去看看;夢裡宿舍樓的廁所浴室都是以前的樣子,覺得特別的懷念,但是有好多人我都不認識。走著走著我突然忘了我是哪個宿舍的了,就每個房間都開開去看,但是我突然發現連同屋的是哪些人也不記得了,也不記得自己究竟是在哪張床位了,連自己在宿舍裡有些什麼東西都不記得了。我就在樓道裡四處串,特別希望哪個房間裡有我哥們認出我是和他一屋的,但是沒有;我覺得我所有的房間都已經去過了,但是還是找不到,突然就不著急了。反正什麼都沒有了,我就隨便找了一個房間進去了,屋裡沒人,我找了一張下舖直接一頭躺在上面,枕著我不認識的被子盯著上鋪的床板,一直到天黑了也沒有人來。我沒開燈,沒關門,一直聽見外面有人走動和說話的聲音,但我也沒起來,所以不知道究竟有沒有人,就這樣一直躺到我鬧鐘響。

經常夢見和朋友一起到了一個地方,之後他們都不見了,把我自己留在一群陌生人當中,而我滿心注意的卻不是自己只有一個人了,而是怎麼回到我出來的地方。不管怎樣,我沒有一次在醒過來的時候回到我夢裡開始出發的地方過,一次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