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the answer of the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2013年1月17日 星期四

【漢語】Future(PC)



有的時候他們會談到未來。即使兩個人都知道那是不可能實現的夢想。

“Piers,如果這一切……你知道,結束了的話,你有什麼打算嗎?”

“比起問我這個,倒不如說說隊長有什麼計劃。”年輕的狙擊手用慣常的動作整了整圍巾,轉頭望著Chris Redfield。

“我……也會結束這一切。這戰爭持續得太久了,久到已經不再算是一場戰爭;我被這個詛咒圍困了超過20年,是時候重新開始了。”



“而我,會繼續戰鬥下去。”Piers Nivans眼神不變,“生化危機結束後,世界上還會有其他的恐怖主義,其他的戰爭。我不能終結他們全部,但我想付出我的一份力量。”
如果能的話,我希望依然和隊長在一起……無論是戰鬥,還是……而這,是他沒有說出口的那句話。那樣想,對於隊長來說是不公平的;自己只是隊長一生中遇到的無數陌生人之中的一個,沒有資格剝奪他的生活。

到了那個時候,兩個人就結束了吧。

一切結束之後,隊長,你還會記得我嗎?

一個叫做Piers Nivans的狙擊手,他是你的副官,他比你小13歲,他愛著你。

你從上萬名狙擊手中發現了他,你和他出生入死,你就像他的父親,你接受了他的愛。

當一切結束後,你還會記得他嗎?

但是一切還遠沒達到的時候,你就忘記了他。


聽說隊長失踪的消息時,Piers以為自己會當場發瘋。

“你他媽再說一遍!”Piers狠狠地把戰戰兢兢的醫官抵在櫃子上怒吼道,全然不顧藥櫃裡的瓶倒罐傾,“你們都他媽是睜眼瞎嗎?!連一個重傷的病人都看不住!”

在他狂怒的注視下,像是落在貓爪子下的小老鼠一樣的醫官嚇得淚流滿面,他幾乎可以肯定下一秒鐘這個氣瘋的男人會化作一頭猛獸用咬得嘎吱作響的獠牙一口撕開他的喉嚨。聞聲趕來的護士砸碎了端來的所有東西連滾帶爬地落荒而逃,一路上語無倫次地尖叫。

等大隊人馬趕到,看見癱倒在藥櫃下不省人事的醫官和緊握拳頭死盯著那具軀殼的Piers時,他們還以為Piers把那個可憐的傢伙殺了。

Piers轉過視線時,所有人都驚慌地低下了頭;他朝門口走過來,兩個聞聲趕來的Alpha小隊隊員試探著想拉住他,Piers兇猛地甩開他們猶豫的手。“別他媽碰我!”

這次,人們沉默地為他讓開了一條路。

站在門邊,Piers輕蔑地瞥了瞥地上那灘尿褲子的膽小鬼,他的聲音沒有任何情緒。

“你們弄丟了我的隊長,我會去帶他回來。無論以什麼方式。”

他沒殺那條可憐蟲,無論他當時是多麼想把他一腳碾爛。他只是打碎了那傢伙的下頜骨,權當給他點教訓。軍隊需要醫官,正像他需要他的隊長一樣。那群雜種弄丟了他的隊長,他要把他找回來。就算隊長不記得自己是誰,不記得Alpha小隊,不記得他和他們的愛,還有他們對未來的夢想。

他拒絕了心理醫生的約見,當長官要求他接任Alpha小隊的隊長職務時也只是眨了一下眼。

“長官,我不能接受。”Piers小心地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他們怎麼能指望他那麼做?!

“Nivan副隊長,戰爭還沒結束,Alpha小隊需要一個優秀的隊長來領導。你很出色,我希望你不要感情用事。”

“長官,Alpha小隊只有一個隊長。請允許我帶他回來。”他直視著長官的眼睛,繃緊身上的每一根肌肉回答道。

他得到機會了。有六個月的時間,隊長會在哪兒呢?

“超過時限以後你必須歸隊,無論是否願意,Nivans副隊長,你必須接任隊長職位。這是命令,明白嗎?”

“是,長官。”


“Alpha小隊的情況,你們已經知道了。”Piers立在隊員們面前,挨個注視著他們;“有六個月的時間,我要去把Redfield隊長帶回來;如果我失敗了,我將接任隊長的位置。他領導過我們,他像我們的家人一樣尊重我們每一個人,我相信你們和我一樣深有感觸。不過我尊重你們的選擇,如果你們願意留在營地等待消息無論結果如何,在右側站成一列;如果你們不想等待,我已經和其他小隊的隊長打好招呼,想要加入其他小隊的人,在左側站成一列。如果,”他不覺提高了音調,“有人想和我一起去迎接隊長,留在原地。Move.”

沒有一個人離開自己的位置。Piers感覺喉嚨梗住了。

“謝謝你們。”他的聲音顫抖著,雙眼發酸。


“你他媽是誰?”

“Piers, Piers Nivans.”

“沒聽說過。”

他從沒讓任何人知道那一刻他的心有多痛。重要的不是愛情,重要的是Chris是他的隊長,是他們每一個人的隊長;Piers願意為這個男人流盡身體裡的每一滴血,但首先,他必須回來。

“我們來帶你回去;無論以什麼方式。”

他從沒讓任何人知道他曾經想過只要隊長回來,他們還有機會重新開始。他們還有機會……重新思考新的未來。而這一次他將不會再做出過去的選擇;這一次他要放棄一切,和隊長一起離開,一直到兩個人所能走到的最遠的地方。

後來隊長想起了很多事情。他想起了BSAA,那個叫Finn的新兵,Leon Kennedy,甚至是Albert Wesker還有他對未來的那些選擇。唯獨沒有他們的愛。Piers想也許那是對於Chris來說最不重要的事情吧。不過沒關係,他想,只要隊長還在,他們就會有未來,會有機會的。一定會有機會的。


“我……還沒準備好。”我還沒準備好離開你。

“你也經歷了這麼多,不是嗎?”

而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即使有一天我們不再是隊長和士兵,戰士和狙擊手;我也想和隊長一樣,我也想選擇重新開始。

Even if one day there's nothing I understand around me, you are who I am.

然後一切就這樣走到了盡頭。

當未來的巨網收縮成一條窄線,選擇還是選擇嗎?

他相信自己是做出了選擇的。

“我很抱歉……隊長!我這麼做……是……為了BSAA,為了……未來!!!”即使我送你去的未來再也沒有我的位置。這個時刻終於到了。

他聽不懂隊長在喊什麼;其實無論喊什麼他都不在乎。他只想再看看隊長,聽著他的聲音;事已至此Piers不再痛苦,他並不恐懼和悲傷。他只感到驕傲。他信守了自己的諾言,這裡沒有遺憾。

幸虧沒有和隊長一起走。發出最後一擊的時候他滿意地想;電流從體內湧出,拉扯著他的靈魂,那劇痛讓他忍不住哀嚎出聲。逃生艙飛走了。用殘存的手臂,他朝著那個已經看不見了的小白點敬禮,他沒有流淚,無論是用哪一隻眼睛。他只是努力微笑。



當地獄的火焰給予他最後一個溫暖的擁抱時,Piers做了一個夢。那夢短暫得和永恆一樣長:

救生艙的蓋子伴隨著“鏗鏘”的響聲緩緩打開了,帶著海洋鹹味的清新空氣湧入狹小的空間,讓人忍不住深呼吸。

在刺眼的曙光中,在搜救直升飛機螺旋槳的聲音中,他用一雙屬於人類的手臂,用全身的力量將心愛的隊長緊緊擁抱。在他耳邊驚喜地一遍遍呼喚著他的名字。

“Chris, Chris, we made it! ”



Fin.

時2012年12月10日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