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the answer of the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2013年1月5日 星期六

【漢語】Who said my father never love me(W&J




我第一次不小心遇到“聖誕老人”是在我4歲那年的聖誕節。他身穿黑衣服戴著墨鏡,背著一個大口袋,從窗戶爬了進來。他的紅靴子上還沾著雪花,帽子被風吹歪了。



“你是聖誕老人嗎?”

“我還能是誰呢,小雜種?”

“可是你沒有大鬍子……”

“那見鬼的玩意兒老讓我打噴嚏。”

“……而且你不是爬煙囪進來的……”

“嘿,你還想不想要你的禮物了?”

“好吧……我能吃個蘋果嗎,聖誕老人先生?”

“隨便你。別告訴媽媽我在這兒,成交?”

“成交。聖誕老人先生,你要送給我什麼?”

“都是你的。”

我不記得第二天是怎麼和媽媽解釋那一大袋禮物的事情了,但是從那一年開始,聖誕老人每年都會來看我,他總是帶著一大袋禮物,還有他的黑衣服和墨鏡。媽媽不知道他,他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

“聖誕老人先生,你真的是聖誕老人先生嗎?”

“廢話,還有哪個雜種這麼神經病大半夜給小屁孩送禮物。”

“可是我的同學們說聖誕老人不存在……”

“他們是一群蠢貨。”

“麗莎才不是蠢貨!”

“哈,談戀愛了,小雜種?”

我的同學們的聖誕老人都變成了爸爸媽媽,只有我的聖誕老人還是老樣子,每年平安夜的晚上,他都會從窗戶爬進來,帶著一大袋禮物,還有他的黑衣服和墨鏡。媽媽不知道他,他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

“聖誕老人先生,為什麼你不給我的同學們送禮物?”

“他們是一群蠢貨。”

“……為什麼我媽媽不裝成聖誕老人送給我禮物?”

“她不是給你禮物了嗎,小雜種?”

“……我的爸爸在哪裡?聖誕老人先生,你是我的爸爸嗎?”

“……別胡說,小雜種。我是他媽的聖誕老人啊。拿著你的禮物睡覺去。”

沒人知道我一直相信著聖誕老人。他總是不戴鬍子,帶著一大袋禮物,還有他的黑衣服和墨鏡。媽媽再也不會知道他了,他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

“我爸是蠢貨!”

“喂,小雜種,別罵素未謀面的人。”

“他為什麼不愛我媽媽?!他為什麼不愛我!”

“沒有哪個男人會不愛自己兒子的,小子。”

“那他為什麼從來不來看我和媽媽?!你是聖誕老人,你可不可以送給我一個爸爸?一個愛我的爸爸?”

“……我沒有那種東西。”

“你騙人!你才不是聖誕老人!聖誕老人什麼都會送給我的!”

“……Jake,看著我。把眼淚和鼻涕給我擦乾淨,男人不要哭哭啼啼的,現在你要靠自己了!堅強的男子漢要為自己而活著,沒有人能送給你男人的尊嚴和你本來就沒有的東西。……如果你再因為別人的軟弱而哭鼻子,就再也不會見到我。”

“……聖誕老人,我可以擁抱你嗎?”

“……嘖,就這一次啊。”

那是“聖誕老人”唯一一次叫我的名字,也是他和我說得最多的一次。不過聖誕老人每年都會來聽我發牢騷,帶著一大袋禮物,還有他的黑衣服和墨鏡。他從沒變過,他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

“……你一直都會來看我嗎?”

“那就做個好孩子啊小雜種。”

無論我做了什麼。

“……我殺了人。我……第一次殺了人。”

“再殺幾次就不會怕了,小雜種。”

無論我在哪裡。

“你怎麼總能找到我?”

“我他媽可是聖誕老人啊。”

終於有一年,聖誕老人沒有來。

第二年,也沒有來。

聖誕老人再也沒有出現過。

直到我知道了他的名字,我在照片上看見了他的臉。Albert Wesker。

Albert Wesker,這個名字對你們意味著什麼;你,Chris Redfield,你的狗——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甚至你,Sherry,你們其他所有人,他是惡棍,是怪物,是惡魔,是要毀滅這個世界的人;他冷酷殘忍,沒有心肝,殺人如麻,貪得無厭。但他只是我爸爸。

誰說我爸爸從來沒愛過我?沒有哪個男人會不愛自己的兒子的。

聖誕快樂,爸爸。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