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the answer of the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2013年5月23日 星期四

【漢語】Under The Aura(Piers×Chris)——2

洗好的餐具已經整齊地擺進消毒櫃,餐桌和料理台也擦得纖塵不染。Jill好奇地和Chris在房子裡轉來轉去。

“你有張雙人床?”Jill從Chris寬厚的身體後面探過頭。

“我的客房也是雙人床,”Chris禮貌地笑著答道,“我……你知道,‘尺碼’太大,單人床老是擠不下。而且雙人床……呃,你看,總有可能會用上。”

希望她不會一時興起去翻床頭櫃,Chris暗想,否則她就會搞到一瓶用了一多半的潤滑劑和一打保險套。那時候我該怎麼解釋呢?

“有可能會用上?哦拜託,Chris,你不會還是單身吧?”

I am, now.



“Jill,呃,”見Jill開始產生想進屋轉轉的傾向,Chris慌忙開口,“你……呃,你也許想洗個澡?你看,我很抱歉今天佔用了你的時間,陪著我,你知道,我一直都是個挺沒勁的人……我想,呃,我可以帶你去看看你睡覺的地方。”

“哦你真熱心,我的老寶貝Chris。我當然希望你帶我去浴室那邊。”Jill迷人地揚起眉毛。Chris注意到儘管年過三十,Jill依然頗具魅力。風姿綽約,另一方面又有種男性般的豪爽。他有點後悔,他不該陪著Jill喝一罐啤酒,酒讓他不清醒,讓他感到自己有多孤獨。讓Jill那麼富有吸引力。他腦中的每一個念頭都給他灌滿罪惡感。

……

“隊長,我還是覺得你買了太多啤酒。”

“我們可以從東歐回來再繼續喝。為了喝光牠們,士兵,跟我一起回來。”

“當然,長官。今晚我們吃什麼?我想來點你的‘小脆餅’了……”

“嘿,嘿!小子,現在還不到夜宵時間。”

“只嚐一口……哦拜託了隊長……我餓死了……”

“想都別想。”

“隊長……”

“不過我確實有點擔心你的戰斗狀態,你準備好了嗎?”

“這還用說?隊長,你完全可以……”

“是嗎?小神槍手?今天讓我好好檢查一下你的槍法如何?”

“好了Chris,我什麼時候讓你皺過眉?不過除非你幫我好好擦一擦槍桿……”

“我會的,小雜種。你得打空你的所有彈藥,這是命令,聽見沒有?”

……

他們若無其事地講著只有自己才聽得懂的下流笑話,在旁人看不到的時候交換一閃而逝的笑容,他們不浪漫,從來沒浪漫過。生活與戰爭像兩個粗糙的世界一刻不停地彼此碾壓,在震盪的夾縫中間他們偷偷分享著少得可憐的時光,隨時準備好推開對方塗抹滿臉無辜的冷漠。

啤酒,那些啤酒。Piers從東歐回來了,他卻沒有。而現在他在這兒,終於,可那個要和他一起看著棒球賽喝光牠們的人在哪兒呢?

浴室的水聲響個不停。

Jill在洗澡。

Piers在沖澡。

Chris意識到他一直在撫摸自己的嘴唇。他把手拿開。他鑽進臥房,小心地關上門,掏出抽屜裡所有的“罪證”一股腦塞進床底下,心裡不斷咒罵著自己。

你不該這麼做,就好像他是你一個骯髒的秘密。

可就連他自己都這麼覺得。

你想緩解罪惡感嗎?無論說什麼都沒用的。

閉嘴,從我腦袋裡滾出去。

你要和她上床嗎?在你們的床上。

閉嘴。

你能聞見他的味兒,就在你旁邊的位置,你覺得牠摻上女人香水味後會怎麼樣?

閉嘴。

閉嘴。

你覺得她能聞見嗎?你猜她會不會問你為什麼來你家“借宿”的部下不睡在客房而睡在你旁邊?

閉嘴!

閉嘴!!

閉嘴!!!

Chris發覺自己死死攥住床單直到關節發白,嘴唇一陣刺痛,他嚐到了陣陣血味。

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

Chris爬上床,抓過身旁的枕頭換了個枕套。將換下來的狠狠甩進床底下。

Jill走進房間,她的長髮滴著水,散發出清爽的薄荷香氣(她用的是Piers的洗髮膏);浴袍有點大(曾經是Piers的),儘管努力裹緊,她還是露出了胸脯溫潤的線條;她捲起了袖子,雪白的雙臂在昏黃的燈光中微微發光;她赤著腳,因為她小巧的足踝和腳趾總是從拖鞋裡滑出來。Chris感到喉嚨發乾,他慌忙移開視線。Jill無聲地笑了,她靠過來,Chris僵硬地向後退了半步。

“Jill,我……你的臥室,在……呃,在一樓。”Chris笨拙地想逃走,Jill靈巧地貼上他的胸膛,她的手臂環繞著Chris的腰。

“Shhhh... I know. ”Jill的嘴角浮起一絲神秘的笑意,她貼得更近了,太近了,Chris意識到浴袍下面她什麼也沒穿。她揚起臉讓Chris無從躲避,“你需要有人照顧,可憐的Chris。”

“我很好,Jill。你用不著這麼……”Chris尷尬地舉著一隻手,他不知道是否該把Jill輕輕推開。

“噓…………”Jill輕輕搖頭,她的氣息吹拂著Chris的脖子,像一根溫柔的絞索,“你的心在滴血,我能聽見牠哭泣的聲音。你失去了他們所有人,你很悲傷。”

我很悲傷。

Chris聽話地淌下淚水。

我失去了他們所有。

但我的悲傷只為了一個人。

Jill吻掉他面頰上的淚,她珊瑚色的柔唇掃過Chris面頰上粗糙的鬍鬚,掃過他傷痕累累的唇,新留下的咬傷一陣跳痛。Chris閉上雙眼,收緊手臂,低頭回應懷中人輕舔他傷口的舌尖。

我很孤獨。我很悲傷。我很痛苦。

Jill的手攀上他的背。

請治愈我。請拯救我。

一對胸膛緊貼在一起。

帶我回來。

倒在床上。

看哪,太陽升起來了。陽光多溫暖。

直升機螺旋翼的聲音多麼令人振奮。

任務完成了。

感謝上帝,我們回來了。

我們做到了,Piers。

……Piers?

Piers, where are you?

在舷窗外。

悲痛地微笑。

譴責地看著他。

用不再對稱的雙眼。

在深淵中。

被撕成碎片。

拖著扭曲的肢體。

再不能擁抱。

什麼是現實,什麼是夢?

NO! Please!

I'm sorry.

I'm sorry!

I'M SORRY!

Chris掙開Jill的吻,喘息著將她撥開。Jill滿臉震驚,Chris拒絕看見她的表情。

“不,Jill……我不能……”呻吟著滾到一邊,Chris抱住自己幾欲裂開的頭顱。

“可是Chris……”Jill不願放棄,Chris像頭受傷的野獸哀嚎了一聲,又一次搡開她。

“我做不到……”我把他趕下我的床,我把他的一切都塞進箱子裡丟給他的父母,就像他是一個骯髒的秘密。“抱歉……我很抱歉……我不能……”

“Chris!”Jill扳過Chris顫抖的肩膀,凝視著他發紅的雙眼,Chris想扭頭躲開,Jill立場堅定地重新將他的臉轉過來,“聽我說,Chris。我知道你很內疚,你覺得Piers的死是因為你……”

“你不明白……”我說了謊。他是為我而死的。我騙了你們。我很抱歉。

“我明白。Chris,這不是你的錯,這不是任何人的錯。如果硬要尋找一個為此負責的人的話,製造這場邪惡災難的人已經死了,她下地獄了。Chris,Piers是被BOW殺死的。”

不,他是被我殺死的。他被我留下來等死。如果我能早點意識到的話……如果我能反應快一點的話……如果我能……

“你不必為此自責,Chris。Piers也不會希望你痛苦地活著,他不會希望你用他來懲罰自己。他不會希望你的餘生都得不到幸福。”

難道他會希望我忘掉他嗎?

難道他會希望我以他為恥嗎?

“……”他就在這兒,Piers,他躺在我的床下,我聽見他叫我的名字,我看見他朝我伸出染血的手。

他問我為什麼拋棄他。

他問我為什麼忘記他。

我聽見他說海底好冷,什麼也看不見。

我聽見他說他不想死在那個地獄裡。

我聽見他說讓我走。

我什麼也聽不見。

他只是微笑。

那笑容。

抱歉。

我很抱歉。

原諒我。

請原諒我。

“Chris,Chris?”

“Jill,我……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現在我還……我還沒準備好。”

“我還沒準備好。”Piers不安地偏過頭欲言又止。你想告訴我什麼?想告訴那個忘記你的混蛋什麼呢?

“有一天,也許吧。但是現在……不。我很抱歉,Jill。我並不是……要傷害你。我……”

“別再道歉了,Chris。這不是你的錯,Chris,可憐的Chris。”

“我得睡了。晚安,Jill。”

“是,當然。晚安……Chris。”

“Jill?你……你能留下來陪我嗎?我知道我很過分,只是……”

“哦Chris當然,我當然願意。”Jill掀開Chris身畔位置的毯子躺下,憂傷地撫了撫Chris的手臂。

“晚安。”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