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the answer of the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2013年5月28日 星期二

【漢語】Under The Aura(Piers×Chris)——4

鍋裡的水咕嘟嘟地起著泡,意大利細麵在其中翻滾。Chris盯著牠們發呆,忘了手裡開到一半的醬汁罐頭。

湧動的水面,Haos就在那下面,那個狡猾的畜生假裝自己死了,躲在他們身後伺機而動。牠一節節撞毀隔水通道,白花花的巨浪瘋狂噴入密閉的空間,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氣和腥氣充斥人的鼻翼。

“I'll be damned if I die here. ”那個時候Piers還在開玩笑吧?即使是那個時候他們還堅信自己可以完成任務,像以前的每一次那樣,然後等到Chris恢復記憶,一起做一頓美味的晚餐,喝掉所有啤酒來慶祝任務的完成和他們的重逢,就像約定的那樣。



我們要死了。

任務要失敗了。

那個畜生打傷了Piers,他要死了。

牠抓到了我,我動不了,牠想殺死我,慢慢殺死我。

如果我們失敗了,世界會……

等到整個世界毀滅,我們早就加入了亡者的隊伍。

陪葬的是數以億計的人類。


“人究竟為什麼會給自己注射病毒?”


龐大的怪物淒厲哀叫,Chris被狠狠甩在潮濕的地面上。

Piers……

人究竟為什麼會給自己注射病毒?

Piers,你都做了些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了BSAA和未來嗎?

為了世界不被毀滅嗎?

為了人類逃離生化恐怖嗎?

為了拯救100個人而犧牲一個人嗎?

為什麼無法讓101個人都活下去?

別離開我,Piers,回到海面上。

回到人類的世界。

回家。

打開門,Piers。

回答我,Piers。

服從我,Piers。

即使我們只剩一天可以活。

即使我們會死在歸途中。

握住我的手,跟我一起離開。

讓我們一起祈禱,祈求上帝的寬恕。

讓我們一起看救生艙打開,看太陽升起,直升機朝我們飛來。

讓我們為生還和勝利擁抱。

讓我再看看你的笑容。

讓我再聽聽你的聲音。

你靈巧的雙手。

你可愛的短髮。

勻稱的四肢。

年輕的身軀。

I need you, soldier.

Where are you, sniper?

Fall in line, Piers!

Come back, please...

鐵片割破手指,Chris驚醒過來。

他在他們的房子裡,在做晚餐,給他一個人。

他在開罐頭,他忘了。

血滲出來,在金屬表面留下一道道痕跡。

他撈出煮軟的麵條,胃口頓失。

……

“你該打電話告訴我你今天很晚回來,士兵。”Chris抱怨地揉亂Piers的頭髮,看著他徒勞反抗的樣子,忍不住露出滿臉坏笑。

“抱歉,隊長。我道歉,不,哦不,請停下。對不起,是我的錯。不,求你了,哦天哪……”Piers笑著掙扎求饒,“我不知道你給我做了晚餐。”

“所以你吃過了?”Chris滿意地端詳Piers被揉得七零八落的頭髮,“不,別去弄牠,我喜歡牠現在的樣子,這是對你的懲罰。”Piers無奈地垂下試圖整理髮型的雙手。

“還沒,我本打算隨便做點什麼吃,煮點意大利麵一類的,也許吧。”Piers聳聳肩膀,Chris重新走上前來踹開椅子將他一把按在上面。

“那麼現在給我閉嘴,把這些吃完。拿上你的叉子,快!”

“是,長官……”Piers聽話地拾起餐具,“可你究竟想要我閉嘴還是吃完?”

“同時。”

“好……吧,隊長。不確定能成,不過我保證我會試試看。”

“快吃!”

……

Chris還記得有一次自己回家晚了——回家,他喜歡這個詞。

門廳關著燈,廚房的卻亮著。

起居室裡傳出電視的聲音。

Chris不會承認那一瞬間他感到有些失落。

然後他看見餐桌上擺著做好的晚餐,保鮮紙下還蒙著霧氣。

電視上播著棒球比賽,是Chris最喜歡的球隊。

Piers在沙發上睡著了,那天他比別人多做了一倍體能訓練。

“Hey,Chris... ”Piers半睡半醒地望著蹲在面前的Chris,“我不知道你回來了。你吃晚飯了嗎?”

“小傢伙,沒必要為我做這麼多。”

“我沒有,”Piers咧嘴笑了,“你得自己洗盤子。”

Chris還記得手掌下Piers頭髮的觸感,有點刺手,像刷子一樣舒服地摩擦著他的掌心,總是洗得乾乾淨淨,下面是同樣乾淨的溫暖的皮膚。

Piers的額髮拉直後能一直垂到眉毛,隊裡的其他人都不知道。

他的睫毛長得能在眼球上投下陰影。

他剛睡醒時的聲音有點啞,聽起來性感極了,只要他願意,一定能迷倒不少姑娘。

他吃東西的時候會下意識地舔嘴角。

他不知所措時會摸面頰上那兩顆小痣。

他心不在焉的時候會歪歪頭,先向右,再向左,然後移開視線。

他害羞的時候……

他孤獨的時候……

他痛苦的時候……

舷窗外他搖了一下頭,露出笑容。他沉默著。他望著我。

他在想什麼呢?

也許是我太累了。Chris按揉著額角。

我該去洗個澡,睡上一覺。

Piers的枕頭在這兒,他的氣味在這兒。

他在這兒,在我身邊。

晚安,Piers。


“嘿,隊長。嘿。”什麼人在拍他的手臂,Chris粗魯地撥開那隻手,翻了個身,他只想睡。

“隊長,該起床了。”那個人堅持不懈,他的聲音在哪裡聽過。Chris驟然醒了過來。

Piers跪在他身旁的床墊上搖著他,就像一個吵著要父親帶自己去公園玩的小孩子。Chris記起自己答應他今天要一起晨跑。

“再等5分鐘。”Chris故意裝出迷迷糊糊的嗓音,蜷身夾緊毯子。

“不行,哦拜託,隊長!”Piers爬到Chris身上朝他的耳朵吹氣,Chris哼了一聲,捲起毯子蓋住耳朵。Piers還不願放棄,又跳下床繞到Chris的正面去捏他的鼻子,Chris皺起眉毛,索性蒙住整顆腦袋。聽著狙擊手無奈的嘆氣聲,Chris偷偷笑了。

“好吧,Chris,這是你逼我的。”如此宣布後,Chris下意識地將毯子抓得更近,果不其然,期待的拖拽如期而至。

“五……分鐘……”Chris忍不住要放聲大笑,他咬住毯子才勉強含含混混地吐出幾個字。

“你——答應——我——起床——!”Piers咬著牙回答,他似乎把全身的力氣都用上了,Chris感到毯子開始不妙地向後滑動。

“好吧,我答應你。”Chris迅速說,然後鬆開了毯子。

“?”Piers還沒反應過來,只覺得手上一松,只來得及慘叫半聲就被介紹給了地板。

聽到身後傳來咕咚一聲巨響,Chris意識到玩笑可能開過分了,顧不上幸災樂禍,他滾到另一頭的床沿忐忑不安地看過去。

“呃……Piers?你……你還好嗎?”

躺在地上,Piers啜著淚花可憐巴巴地望著Chris,痛苦地哼唧了一聲。

“哦天哪,我很抱歉,Piers。”Chris滿懷歉意地爬下床將狙擊手扶起來,他的後腦勺看起來撞得不輕,Chris索性把他重新放回床上,撿起毯子為他蓋好。“我沒想弄傷你,你看起來不太妙,躺下休息一下怎麼樣?”

“……隊長,你贏了。”Piers呲牙裂嘴地說,“我們不去晨跑了,我們睡覺。可你下次能不能換個溫柔點的方式?我覺得我腦震蕩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很抱歉,非常抱歉。”Chris似乎想給他個擁抱來表示一番,Piers咬著嘴唇抬手阻止了他。

“不……我明白,你用不著擁抱我。”他小心翼翼地翻過身,“我的脖子沒斷,而我也很希望能保持這個狀態。”

Chris拍拍Piers,自己也鑽回被窩,那對橄欖綠色的眼睛溫和地注視著他,還帶著一絲撞到頭的茫然。每到這時候Chris總想揉揉Piers的頭髮,可這次他沒那麼做,只是忍不住微笑。

“嘿,隊長,”Piers小聲說,“你知道嗎,我給你準備了個驚喜。”他的手鑽出被窩,敏捷地遮住Chris的雙眼。

“你想給我什麼,小傢伙?”溫暖的黑暗包圍著Chris,他在眼瞼後轉轉眼珠,猜測著Piers的惡作劇。

“噓……”Piers耳語道,“只要等幾分鐘,這值得你等待,Chris。相信我。”Chris能聽出他的笑容。

可這黑暗令他不安,有什麼在蠢蠢欲動。

有什麼錯誤,什麼被遺忘的東西。

可是Piers還在,他的笑容和他的觸碰一樣溫暖真實。

他的觸碰……

Chris感覺不到臉上的手掌了。

不安在顱骨內爬行,疑懼開枝散葉,牠有毒的根牢牢扎進他悸動的心臟。

“Piers?”他去了哪裡?分明沒有聽見他離開。

“Piers,回答我!”Chris提高了嗓音。

寂靜。

“Piers,如果你再不回答,我就要睜開眼睛了。”強烈的慾望和強烈的恐懼。

我想看看你給我準備了什麼。

我不想睜開眼睛。

在怕什麼?

那些忘記了的。

忘了什麼?

Chris睜開雙眼。

他躺著。

天亮了。

窗簾沒拉,窗外朝陽愛撫著婆娑的綠葉在毯子上投下搖曳光斑。

他躺在Piers的那一半,面頰貼著狙擊手曾經用過的枕頭。

肥皂的香味,鋼鐵的氣味和火藥燃燒的味道。

Chris把臉埋進熟悉的氣息深處,嘴唇無聲地顫抖。

Hey captain, I have a surprise for you.

Guess what, captain?

背後的床面一定很平整。地上一定只有一雙拖鞋。

I'm dead, Chris.

It was a dream.

Do you like it?

Don't you like this joke?

What a surprise!

You didn't even expect this, did you?

Chris沒有動。

這一定是個玩笑。

Piers,我知道你還在這裡。你一定躲在衣櫃裡,從櫃門的縫隙中偷看,咬著手指忍笑。你一定躲在衛生間裡,藏在浴簾後面,等著探出頭嚇我一跳。你一定躲在廚房裡,悄悄取出雞蛋和咖啡,一會食物的香味就會飄滿整個家。

Piers,小傢伙,快出來,我不喜歡你的玩笑。

你沒看見老Chris都要哭了嗎?

他需要你,別躲著他。

他願意陪你去晨跑,以後每天都去。

別躲了,快出來。

你在哪兒?

在床下。

他是你的恥辱。

是你羞於承認的秘密。

你把他丟在那裡,自己舒服地躺在床上。

在紙箱裡。

他是你的恥辱。

是你拒絕留下的記憶。

你把他塞在裡面,裹上一層層膠帶塞給他父親。

在舷窗外面。

他是你的恥辱。

是你光輝事蹟的疤痕。

你把他留在外面,你為什麼不先讓他進去?

在地獄的深處。

他是神的恥辱。

是純潔天堂的污點。

他的墓碑樹在神的土地上,靈魂卻在烈焰中絕望掙扎。

他死了。

你救不了他。

你痛不欲生,可生活還要繼續。

快起來,穿好衣服,洗掉淚水,刮掉悲傷,梳理心緒,塗上笑容。

還有一群孩子等著你要照顧呢,Chris Daddy.

他們每一個都像你失去的那個一樣崇拜你。

不,比他更崇拜你。

他們沒有看過你脆弱的一面,他們眼中的你像天神無堅不摧。

他們不像Piers會在你做噩夢時將你搖醒,遞給你一杯水。

他們不像Piers憂慮地坐在你身邊盯著你陰沉的臉。

他們會和你一起去酒吧,吃晚餐,開玩笑。

他們和你分享活力和青春,夢想和熱情。

多好的孩子們。

你會有一個新的狙擊手,也許比從前那個更優秀。

你會有一個新的接班人,也許比從前那個更堅強。

你還活著,總會有更好的,所以走下去。

你可以忘記Piers了。

只要你想。

拳頭攥緊了床單。

手臂抱緊了唯一的紀念。

我想回到夢裡。

我想忘記悲傷。

我想替他而死。

我想不再孤獨。

頭腦一片混沌。

Chris匆匆起床,逃離了這棟房子。

他得和新人們好好熟絡熟絡,因為不知何時就要出生入死了。

他得記住他們的名字。

可別在陣亡報告上寫錯了啊,Chris。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