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the answer of the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2013年5月22日 星期三

【漢語】Under The Aura(Piers×Chris)——1

寫在最先:

這貨原本應該單發完結的,但是作者是個廢物……

爆字數爆了好幾倍也算是破紀錄了……

這是一篇Resident Evil 6的偏女性向同人文,可能有少兒不宜的內容也可能沒有,有之前會出現紅字預警,除此之外,18歲以下、不玩RE6或其實平時不看耽美的大家也可以放心觀看 :D

配對如標題

背景是RE6主線故事結束後

主角是Chris Redfield

慢慢更新,想起來就更,想不起來……你可以催催我……OTZ

從貼吧過來的同志們請注意:這裡的更新版本是經過最終校對修訂的完整章節版本,字體為繁體漢字,裡面會出現貼吧沒有的內容(比如會有紅字預警的內容或畫得很糟糕的插圖)

以上~




Chris Redfield回來了。他們驚喜地發現了他,在海面上,他們受寵若驚地帶他回來。

了不起的Chris,他們說,他能從那個地獄毫髮無傷地歸來。

Chris沉默著,他的臉埋在掌心裡,他的手肘撐在膝頭,似乎累得睡著了。他緊緊地咬著嘴唇,血腥味滴落在他的舌頭上。

傳說般的Chris,他們說,他竟能戰勝那個令人毛骨悚然的龐然巨物。

Chris含糊的聲音從手掌後傳來,他說了什麼,大概能聽到“運氣”,“Piers”和“應該”。不過沒有人在意。他的聲音在顫抖,這毫無疑問是因為聲音太模糊而聽錯了。

運氣只眷顧有實力的人,他們說,Piers的事我們也很難過,他是個好小伙子,表現得像個真正的軍人,他會為此驕傲的。

Chris只想尖叫。他想抓住他們的肩膀,搖他們,讓他們閉嘴。他想朝他們的臉咆哮,告訴他們不是自己,是他,是Piers的死換來了他們的呼吸。他想告訴他們Piers如何把自己變成怪物,他想告訴他們死的應該是自己,他想說如果自己能反應再快一點的話Piers就會和他一起回來,他想說如果他沒有害死小隊所有人的話他們會更有勝算,Piers不會那樣……但他只是聽話地朝醫生的“生還者往往感到內疚”認同地點點頭,只是平靜地對崇敬地看著他的新兵們說“我會永遠記住他們和這次的教訓,我不會讓隊員們白白犧牲”,只是在報告上寫Piers和被稱為Haos的生化怪獸死於海底基地的爆炸,只是嚴肅地握著Nivans上校的手,把裝滿狙擊手遺物的箱子遞給他的家人。他曾盯著那枚染血的臂章幾乎一生那麼長,然後偷偷將牠藏入懷中的內袋裡。

有些事實無論如何都不會為人所知,正像有些東西無論如何都會留下來。

他不想听到“他感染了病毒,你把他留下是正確的”“這是他自己的選擇,你不必愧疚”“他知道如果自己變異了會傷害你,他理應那麼做”,他怕自己會發瘋。

也許我早就瘋了。Chris苦澀地翹起嘴角。這是他年輕愛人的葬禮,漆黑的棺木中只有一副星條旗。天氣晴朗,他在最後一排,然而他彷彿變成了墓碑,能看得到所有人滿臉若有所思的悲傷。他分不清牧師的吟誦或是啁啾鳥鳴,只突然想起Piers喜歡在這樣的好天氣裡外出慢跑,穿過整片樹林,金色的陽光在他的短髮頂端閃耀。真奇怪,他應當失聲痛哭,而他只是露出自得其樂的微笑。幸好他在最後一排,沒有人注意到他的臉。

像聽到什麼信號,人群散了,一如縈繞他的回憶煙雲和笑意。黑西裝與他擦身而過了幾次,偶爾有同情的手掌落在他的肩膀和手臂上。Jill看了他一會,離開前擔憂地說不要太難過。她什麼也不知道。Chris想起不知多久以前他曾提起自己參加Claire婚禮的事,狙擊手大笑著回答不能想像一頭灰熊身穿西服的模樣。我要是先死了,他說,葬禮上你一定得穿上西服站在第一排,沒准我會從墳墓裡笑醒過來。他穿了,他沒站在第一排,沒有人會從棺材裡爬出來,棺材裡沒有人。

Chris走到墓園的門口時看見Jill站在汽車邊等他,現在得去看心理醫生了。Chris知道為什麼她沒走,她今晚也不會走的,她怕他再喝酒,怕他再次跳進深淵,這次沒人能拉他回來了。Jill坐進駕駛席,Chris聽話地給自己系上副駕駛安全帶。他沒發抖,只是沉默。

你知道,這不是你的錯。Jill說。

這不是你的錯,他想毀滅世界。Piers說。

我知道。Chris望著窗外,接骨木和橡樹的樹冠將光濾成夏天的顏色,空氣中一定充滿草葉的清香。

可他依然是他父親。Chris給機槍裝填著子彈,火藥味和海水鹹腥的濕氣是黑暗的味道。

沉默。

天空藍得像盛開的毋忘我。如此溫暖令人全身發癢。

透明的海水一片漆黑。幾千噸絕望碾碎人脆弱的胸膛。

這不是任何人的錯。

有戰爭就有死亡。

他為他的信念而死。

上帝會眷顧他的。

可他會下地獄。

他那麼善良。

他愛著我。

I made him.

“我們到了,Chris。”

Chris禮貌地說著早上好,自覺地坐在皮椅上;禮貌地聽心理醫生的聲音嗡嗡作響,不時贊同地點點頭;禮貌地說自己理解Piers的犧牲,只是偶爾還覺得有些悲傷;禮貌地相信醫生說他已經恢復了,禮貌地保證如果有需要還會來看看。Chris禮貌地站起來道謝,和醫生握手,推門離開,擁抱Jill,驅車去吃午餐。

Chris用叉子撥拉盤子裡的薯條,對面的Jill努力假裝自己的注意力都在食物上。漢堡扒散發出一股洋蔥味,蕃茄醬看上去像疙裡疙瘩的果凍。

“算不上牛肉。”Chris沒頭沒腦地大聲說。

“Chris?”Jill狐疑地抬起頭。

“Piers。我是說……”意識到自己說出了聲,Chris尷尬地降低音量,“Piers一直都很喜歡牛排,可他從來不吃這個。他……呃……”話語漸漸消失,Chris的視線沉下桌面。

“Chris...”Jill探身向前,握住他不知所措的手,“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很難,我……我很抱歉你失去了Piers。”

“你沒必要道歉。這不是……”一股沒來由的厭惡感,Chris克制著不甩開Jill,因那個念頭讓他愧疚。

“Chris,”Jill執意說下去,“你會很難忘記他,我也想他,可你得撐過去,他希望你撐過去。會有別的繼承人的,會有更好的……只是……請別放棄……”

Jill是好意。他們都是好意。他知道。因此他更無法反駁。他恨自己想讓他們閉嘴就像恨他們說的話一樣。

沒人知道,在這個世界的其他部分Piers只是他的狙擊手,在這世界的某些部分Piers只是他的繼承人。Piers執意沒有公開他們的關係,他顧慮Chris的名聲;Chris恨自己默許了他這麼做。他恨自己把這些垃圾看得比Piers更重。

他保住了牠們。他失去了Piers。

Chris推開面前的盤子。

“我感覺不太餓。”他這樣解釋道。

下午他們去了公園,他們走在斑駁的樹蔭下,鴿子在他們腳邊踱步,孩子的笑聲像一縷縷風吹動他們的頭髮,Chris朝Jill露出微笑,因為Jill朝他微笑了。只是微笑而已,他在腦中一遍遍對自己說,想讓自己感覺不那麼內疚得想哭。

陽光有點刺眼,天空很藍,夏日的熱氣擁抱著他。

他無法讓自己不想起深海,那裡的魚長得像魔鬼,那裡的地面堆滿整個海洋屍體的碎屑,陽光不可能穿透的深寒,Piers就躺在那兒,也許那些長鰓的怪物正在爭相啃咬他破碎的血肉。

而我卻牽著女人走在這裡,身邊擠滿活物,享受著溫暖和生命。

他們走著,走著。Jill牽著他的手,她的手柔軟溫暖,血液在其中流淌。自從被調到緊急事件諮詢解決中心,她已經好久沒摸過槍了吧?

……

槍砲的嘈雜聲止息了,他們在一片狼藉的建築中面對面氣喘吁吁,因疲憊而幾乎無法站穩。他們渾身糊滿汗水,血液,泥漿和BOW的黏液,Chris已經麻木的鼻子也知道他們現在有多臭不可聞。渾身發癢,臉上癢得像有一整群螞蟻在築巢,Chris搖著頭,強忍揉眼睛的衝動。Piers咳了幾聲,拉開腰間其中一枚挎包的拉鍊,然後扯下了一隻手套。

“你不該摘掉牠,我們還在戰場上。”Chris粗聲說。

“戰爭已經結束了不是嗎?”狙擊手在包中摸索著什麼。

“隨時都會開始,士兵。”Chris百無聊賴地想著如果他掏出口香糖自己絕對要給他一拳。

“是,是。長官,我會做好準備的,長官。”Piers安撫地說,故意強調著“長官”一詞。

他終於拿出來了,出乎Chris的意料,那是一塊乾淨的手帕。在Chris能說出什麼之前,狙擊手走上前來,開始專注地為Chris擦拭起臉上的髒污。他的動作輕柔而一絲不苟,Chris被這溫柔的觸感催眠了,隔了好幾秒鐘才反應過來自己該說點什麼。

“你在做什麼?”見鬼,這句話聽起來蠢透了。

“幫你擦掉這些垃圾,隊長。牠們都要在你臉上板結起來了!”Piers的手指轉了轉,將蹭臟的部分與乾淨的換了個位置,繼續自己的工作。

“我知道,見鬼。你讓我感覺像個嬰兒,士兵。”Chris尷尬地皺起眉頭,Piers咧嘴笑了。

“那又有什麼損失呢?這兒沒別人。”

“我不是那個意思。你……至少,你應該先把自己弄乾淨。這是你的手帕,我是說……”

“這是我的,”Piers點點頭,綠眼睛直視藍眼睛,“但牠是為你準備的。”

他滿意地朝Chris的臉點點頭,重新戴上手套,朝他伸出手,Chris握住牠——他們隔著兩層手套,幾秒鐘前則隔著一小塊薄薄的布料;他們東倒西歪地站好,朝對方傻笑,一瘸一拐地走向直升機越來越近的螺旋槳轉動聲,一路召喚著散落各處的其他隊員。

……

Piers的手緊緊握著他的,他們隔著兩層手套。他虛弱的身體在他懷中微微抽搐,他嘶嘶的喘息聲充滿痛楚。但是馬上他們就可以得救了,他們會得救的,只要……

Piers掙開了他的手臂;Piers甩開了他的手;他落進白得刺眼的救生艙;他撞上冰冷的艙門。

刺眼的白色救生艙。

刺眼的電光。

刺眼的火球。

刺眼的陽光。

螺旋槳轉動聲。

Chris搖搖頭,烈日讓他頭昏目眩。Jill的手指關切地捏了捏他的手掌,Chris抬起頭回報給她一個笑容。

一對路過的陌生老夫婦朝他們點著頭,他們還之以微笑。

Piers被侵蝕得半腐爛的臉被救生艙刺眼的燈光映得毫無血色,隔著舷窗他努力朝Chris微笑。

不,你們弄錯了。她不是我妻子。

他想尖叫,他的喉嚨被羞愧堵住了。他無法拒絕Jill朝他轉過臉,他無法拒絕Jill吻他的面頰。

感謝上帝,只是面頰。

他們踏上草地,知更鳥和麻雀從腳邊慌忙起飛。他們在河邊的長凳上坐下,河裡的鴨子和天鵝伸著長頸,耐心地等著落下的麵包。

……

Chris忍不住伸了個懶腰,昏昏欲睡的安心感讓他忘記了自己是一個士兵。Piers興致勃勃地掰弄著紙袋裡的麵包塊。

“小子,你倒是挺有興致的。”Chris無奈地朝他翹起嘴角。

“隊長,這可是我們第一次一起來公園!”Piers興奮得兩眼閃閃發亮。Chris被他孩子氣的表情逗笑了。

“這不會是你這輩子第一次來公園餵鴨子吧?”聽見Piers嘆氣的聲音,Chris隱約覺得自己的玩笑開得有些不妙。“見鬼,真是第一次?”

“隊長,我父親是軍人。”Piers手上的動作停了,他望著池塘遙遠的邊沿。Chris不安地發現自己的睡意消失了。“我祖父也是,你知道。比起照顧孩子,他更擅長戰鬥和發號施令。我母親……支持他的看法。進入軍校之前,我的休息日都是在童子軍訓練營或他給我制定的體能提升計劃中度過的。”發現Chris臉上的尷尬,Piers皺了皺眉頭,賭氣似的低頭又開始狠命地撕扯麵包碎,“沒必要可憐我,隊長。我從小就知道我會成為一名軍人。那些訓練都是……必要的。我不恨他。”

Chris想著自己應該安慰他一下。但Piers恢復得比他更快。再也找不到一塊完整的麵包,Piers摟著紙袋跳起來,朝鴨子們跑了幾步後他停下,回頭盯著Chris,直到Chris聳聳肩加入他。

“你知道,Chris,”他們輪流朝水禽扔著麵包,Piers不知不覺改了稱呼,“我從來沒想過我們還能一起做這麼……我是說,這麼……日常的事情。”

“我們不是經常如此嗎?”Chris揚揚眉毛。Piers瞥了他一眼,不好意思地抬手迅速觸了一下鼻尖。

“當然,呃,沒錯。我們會……一起買啤酒什麼的。我只是覺得……這是我們第一次出去,不是因為有事要做。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猜這算個約會?”

Chris感到心底的什麼地方被那個詞觸動了。

“哦上帝,Chris,我是開玩笑的!”Piers放聲大笑,“你真該看看你的表情,我們怎麼可能……哦不,哈哈哈哈……”

Chris知道他為什麼要那麼說。

在任何可能的公共場合,Piers從沒牽過他的手,一次也沒有。即使有幾次他暗示了,Piers只是頑固地裝作沒看到。

他不想讓自己的隊長被嘲笑。他不想讓隊長被羞辱。不想讓隊長被厭惡。被恐懼。

不過那天的“約會”以Chris把他的髮型揉成一團雞窩做結。

……

想起Piers飽含笑意的抗議眼神與話語,Chris咧嘴笑了,Jill誤會了,她如釋重負地挽住他的手臂。

“你會好起來的,Chris。你會回來的,我會幫著你。”

“你會恢復的,隊長。你會來領導我們的,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Jill注意到了Chris眼神中的茫然,她輕柔地托起他的手肘,引導他離開公園,回他們的汽車去。一個下午不知不覺中過去了,Chris始終沉默地盯著水面發呆,她想Chris一定是累了。

Chris朝太陽眨了眨眼,橙色的斜陽讓他的頭腦清醒了些。公園裡已經幾乎沒有孩子了,鴿子的咕嚕聲反而襯得四周更寂靜。他感到什麼人扶著他,領著他往前走。

Piers攙扶著他朝宿舍走去,他喝醉了,不能自己離開。Piers沉重的喘息聲迴盪在他耳邊,Piers溫熱結實的身體緊貼著他的,透過惡臭的酒氣他聞到一絲若有若無的硝煙味,混合在金屬氣息和輕微的肥皂香味中間。他醉得昏天黑地,可那氣味卻如此冷靜,愈發清晰,就像一支錨將他頓在現實的岸邊,不讓他飄進混沌的外海。那是他第一次注意到狙擊手身上的氣味,一成不變,卻總能讓他振作起來,牠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很大一部分。

“Chris,你還好麼?”

“……Jill?”Jill在他身邊,攙扶著他,擔憂地注視著他。

在身邊的是Jill。

他沒喝醉,他們要回家——回他的房子,現在那兒只有他自己的東西了。

攙著他的不是Piers,Piers已經再也不可能那麼做了。

可Chris還是用力嗅了嗅空氣。

香水味。

“我沒事,抱歉,Jill,我走神了。我們走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