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the answer of the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2013年5月24日 星期五

【漢語】Under The Aura(Piers×Chris)——3

Chris醒來時發覺自己飢腸轆轆。昨晚發生的事模糊不清,他甩甩頭,搔著亂糟糟的頭髮,就像能從裡面拽出一根頭緒一樣。他下意識地轉過身,隨後整個人僵住了。

身旁位置毯子掀開了一角,枕頭和床單上有壓痕。

Piers的浴袍像以前那樣疊得整整齊齊地放在床腳。

枕套上散發出一陣再熟悉不過的薄荷洗髮膏的氣味。

樓下的廚房傳出動靜,有人在做早餐,是咖啡和炒蛋。

清醒像一根大棒呼嘯著擊中Chris的後腦。

枕套是新的,但他無暇顧及這個細節。

床頭櫃的抽屜似乎動過,但這不重要。

Chris竄下床,抓過長褲和上衣拼命往身上套,動作過猛差點把T恤撕成兩半。



……

“幹嘛不叫醒我?”Chris抱怨地靠在門邊盯著Piers把炒蛋和培根盛進盤子。

“抱歉,隊長。我保證下次叫醒你。”Piers眨眨眼睛,放下煎鍋,將兩個人的早餐放在餐桌上,轉身去拿咖啡壺。

“你上次也這麼說,小子。”Chris掏出櫃子中的咖啡杯和刀叉擺好,Piers喃喃道謝,“知道嗎,一覺醒來我還以為你丟下我落跑了。”

“It will never happen. ”Piers表情僵硬地回答。

“我知道,哦我知道,小子。別突然板著臉。”Chris咧嘴笑了,Piers不好意思地抬手迅速觸了一下鼻尖,扭開頭似乎想把臉上的笑容藏起來。

Chris喜歡他害羞時可愛的小動作。

“隊長,我想讓你知道,”落座後,Piers十指交叉擱在桌沿上,綠眼睛嚴肅地凝視著Chris,“我永遠不會拋棄你。我會為你而死,即使如此我也絕不會背叛你。”

“我知道,小傢伙。”Chris回視狙擊手如炬的目光,“我不會讓牠發生。你得跟我一起走,我們會打敗他們、活下去的。你不會死。”

我不會讓牠們殺死你。

……

你不會死,小傢伙。

你又忘記叫醒我了。

蓮蓬頭滴著水,毛巾有用過的痕跡。

漱口水的蓋子又沒擰牢,他的老毛病了。

就和忘記叫醒他的隊長一樣。

在廚房。

Piers在做早餐。

圍裙的頸帶挎在脖子上,沒系上的腰帶垂在身側。

吹著口哨,一隻手同時夾著鹽瓶和胡椒。

Chris匆匆衝下樓梯,最後幾級幾乎直接滾下去。

Hey, Piers.

Good morning, Piers.

廚房在哪兒?見鬼,廚房在哪兒!?

I had a bad dream last night.

Don't laugh then I'll tell you.

You won't even believe it, I thought you were...

Piers放下手中的木鏟微笑著回過頭來,毛茸茸的淺棕色頭髮反著光。

Jill纖細的腰上圍裙的腰帶一絲不苟地打成蝴蝶結,長髮在腦後綁成一個髻。

...dead.

染血的BSAA肩章。

Chris聽見自己跌坐在地板上的聲音。

Jill手忙腳亂地轉過身,不小心碰翻了煎鍋,一些炒碎的雞蛋撒在了灶台上。她舉著鍋猶豫著要先把剩下的裝進盤子還是先收拾食物碎屑,最後還是關上爐火,繞過桌子朝廚房門口跑過來。

Chris坐在地上,手掌蓋住額頭和眼睛,Jill聽到他斷斷續續地笑著什麼。

“呃,Hi,Chris。我,我不知道你醒了。我……你還好嗎?”她小心翼翼地蹲在Chris身邊。

“不,沒事。”Chris沒移開他的手,他的聲音混雜在笑聲中,聽起來有種歇斯底里的音色,Jill想自己是聽錯了,“我下樓的時候扭到了腳,不小心摔了一跤。”

“哦天哪,你還能站起來嗎?Chris,你的醫藥箱在哪兒?我可以去拿軟膏……”

Chris舉起閒著的那隻手抓住作勢離開的Jill的手腕,Jill詫異地睜大雙眼。

“我沒事,不,Jill,我很好。謝謝你,很抱歉我嚇到你了,我只是剛才撞到頭了,有點頭昏……是的,我想我能自己站起來。”Chris沒抬頭,他的聲音只有一點發抖。他還按著眼睛,他不想讓Jill看見自己失望的軟弱眼淚。

只差一點。

上帝,如果那是真的該多好。

Jill想起自己碰翻的食物,忙跑回爐灶邊,Chris趁機擦乾雙眼,站起身。

“抱歉,Chris。我……”Jill尷尬地瞥瞥灑出來的雞蛋,“剛才你摔倒的時候,嗯……你有點,你看……嚇到我了。我馬上就收拾乾淨。”

“別道歉,Jill。”Chris蹣跚地挪到Jill身邊,“我來收拾。抱歉讓你來做早餐,你是我的客人。”他拿起擦桌子的方巾開始把碎屑掃進垃圾槽,Jill撫著他的背,Chris偏過頭迴避她的目光。

“不,Chris,這是我應該做的。醫生說你很好……”

“我很好。”

“不,你不好。Chris,我知道,你沒恢復,你需要人照顧。”

“……”我需要的不是照顧。

“Chris,我會陪著你的,我會留下來……”

“不,你不必勉強自己。”Chris盛好兩個人的早飯端向餐桌,他依然躲著Jill的臉。

“我沒有。我希望能照顧你,我希望……”

“不,Jill。我很好,我能照顧自己。”Chris強忍著怒火,他恨自己竟想發怒——Jill只是想幫他,他知道。

可是夠了,別管我,讓我一個人。

讓我和Piers在一起。

別再傷害我。

我想一個人。

我太累了。

“Jill,我不會殺了我自己的,我知道Piers不會回來了,”儘管我是那麼希望他能,“我向你保證,朋友,我沒有瘋。我感謝你為我做的一切,我真心地感謝你,Jill。可是你已經做得夠多了,接下來我想自己努力,我得自己戰勝牠,像你曾經說的那樣。”Jill似乎很感動,Chris眨眨眼睛,迫使自己不移開視線。

抱歉,我說了謊。

抱歉,我趕你走。

我只是想一個人待著。

我只是想把我的東西放回抽屜裡。

還有枕套,牠得回到Piers的枕頭上去。

然後讓我躺下來,躺在他的那一邊。

讓我聞聞他的氣味,想想他。

讓我睡著,做一個夢。

讓我再見到他。

吻他的肩章。

我很抱歉。

告訴他。

抱歉。

“Chris,你變得堅強了。”更脆弱,如此脆弱。

“看來那個年輕人改變了你。”他讓我痛苦絕望,比過去的任何時刻更甚。

“我希望我也能像他那樣拯救你。但他似乎已經完成了我所能做的一切。”他給我救贖,給我毀滅。

“我不知道他對你做了些什麼,他總讓我想起年輕時的你。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他能幫助你。我會等著你的,Chris,等你準備好開始新生活。”

“我會的,Jill。”我希望我能,“不過現在我們得吃飯了,這些食物都涼了。”

“哦上帝,我都把牠們忘了。抱歉,Chris,你一定餓了吧?”

早餐。

是啊,早餐之後就結束了。

謝謝你,Jill。

再見,Jill。


Jill將汽車拐出車道準備離開,Chris還在門口目送著他。他面帶微笑,卻顯得特別孤單。Jill隔著車窗朝他點頭作別,Chris揮揮手,不知道究竟有沒有看見。一扇扇窗戶像剜去眼珠的眼眶茫然地瞪視著她,Jill揉揉眼睛,她覺得自己剛才看見Chris背後的房門幻化成一張怪獸的嘴越張越大,將他銜在口中緩緩吞下。

離開街區時Jill突然感到一陣如釋重負,忍不住舒了口氣。她覺得自己正逃離一座墳墓,裡面擠滿她看不見捉不著的幽靈,牠們低語著她聽不清的無數黑暗秘密,牠們的聲音讓她失眠,麻醉了Chris,她半夜無來由地驚醒時看見他在睡夢中流淚,可怎麼也搖不醒他。

我是不是不該把他留在那兒?

Jill正想著要不要回去,綠燈亮了,合著此起彼伏的鳴笛伴奏,Jill搖搖頭,一腳油門向前駛去。

像你所說的,你得自己走出來,Chris。

願神保佑你,Chris。


房間徹底靜下來了。Chris踱進廚房,開始清洗水槽裡的餐具。他通常會和Piers一起來,輪流負責清洗和擦乾,他們總會故意把水珠甩到對方臉上,然後像小男孩一樣相互打鬧一番,然後……

然後他們會突然消停下來,望著彼此,在心中慶幸他們還能在一起,活著,做些蠢事,在下一場戰鬥開始前享受一丁點歡樂。這是個沉默的時刻,他們不去考慮未來和過去,只是想想現在,期望著時間能流逝得再慢些,和平能再維持一會,直到達成共識:該回到現實了。

該回到現實了。

Chris發現自己在水流下沖洗著手指,就像他試圖讓水更多地留在皮膚上。

“Hey,Chris,我正看著你呢,別想偷襲!”Piers揩著盤子裡的水珠,警覺的綠眼睛笑瞇瞇地盯著他。

“是嘛菜鳥?”Chris大笑著裝作毫不在乎地朝狙擊手轉過頭。

洗過的盤子濕漉漉地疊成一摞,在料理台上形成了一環水窪。方巾搭在掛鉤上,乾的。圍裙掛在一邊。

再沒有孩子氣的玩鬧了。Chris,你已經是個成年人了對嗎?

你該學著如何自己處理一切了。

比如說應付孤獨。

Chris抬手關掉水管,還沒洗完的餐具被棄在了水槽中。垂下的雙手不斷滴落著泡沫,Chris只是離開。

Piers已經不在了。他不在廚房裡了。他會在哪兒呢?

客廳嗎?

Chris在沙發上坐下,他坐在左邊。右邊是Piers坐的位置,他是左撇子,坐在右邊能讓他更好地……觸摸他的隊長。

盯著漆黑的電視屏幕上反射著的自己模糊的臉Chris笑出聲來,他重重地躺倒,順手把靠枕扒拉到地上。

不會有人坐下來了不是嗎?

……

“Piers,我不覺得……”Chris強壓下一個哈欠,“……深夜在家看電影是個……好主意。”

“隊長,你答應過我的。”Piers不悅地抓過靠枕塞進Chris懷裡,Chris無奈地揚揚眉毛,聽話地抱住。

“Piers……為什麼我們不去電影院看?”Chris意識到自己或許問錯問題了。

“……隊長,你知道我們不能。”Piers的語氣卻透露他並非不想。

“一起看電影並非情侶的專利,小傢伙。”Chris想拍拍那顆垂頭喪氣的小腦袋,“我不介意人們看見我們一起出現在電影院裡。”

“我介意,隊長。”Piers像條怕寂寞的小狗一樣朝Chris湊過來,而他的眼睛望著別處,“你知道如果他們用流言中傷你會發生什麼。我在軍校裡的時候有一個男孩因為這個被送回家,再也沒人見到過他。”Chris讓他枕在自己肩膀上。

“小傢伙,你擔心過頭了。”Chris揉著眼睛,這次他沒掩飾自己的哈欠,“我不會讓他們把你怎樣的。”

“我擔心的是你,隊長。”倚著Chris的手臂,Piers低聲答道。

……

後來我困得快要下地獄了。

Chris仰望天花板上一塊不存在的污漬。

片頭曲真像天堂的號角一樣動聽。

Hey, Piers, 你要看的電影開演了。

Piers,Piers?

Chris閉上眼笑了,他並不想笑,但他忍不住。

那個見鬼的小子,他拖著我等了一個小時,自己卻睡著了。

結果是我一個人哈欠連天地看完了那個片子。

Piers睡著了。只是睡著了。

他均勻的呼吸聲滲進Chris的耳孔。

他緊蹙的嚴肅眉頭舒展開,可他的眉心上還是留下了一對細紋。

他暖暖的面頰,暖暖的脖子和胸膛。

他暖暖的心臟。

輕輕地,輕輕地把他放在這兒,讓他躺在沙發上。

枕上這個靠枕,否則你的脖子會疼一整天的,小子。

拿來毯子,幫他蓋好。

沙發太窄了,只夠一個人睡。

晚安,小傢伙。

Chris踢掉鞋子,拾起靠枕,側臥在沙發上。

沙發太窄了,只夠一個人睡。

可我現在睡在他身邊了。

晚安,Piers。

你還記得那個電影叫什麼嗎?

對不起,我忘記了。

別擔心我,小傢伙。


Chris睜開眼睛。

屋裡一片漆黑,窗外透進星星點點的光。Chris呻吟著坐起來,險些滾到地上,他失手把靠枕弄掉了,不過並不打算去撿。他扶著隱隱作痛的額頭。

我在哪兒?

在家裡?

Jill已經走了。

這該死的太靜了。

靜得像整棟房子沉入了海中。

氣泡從門窗的縫隙逃逸。

磷光閃耀的深海怪物繞著庭院游弋。

地毯和家具被浮力托起,冰冷的海水逐漸淹沒腳踝。

牆壁和天花板吱嘎作響,玻璃窗爬滿碎冰樣的裂紋。

黑暗凝固了。

整個世界傾頹而下。

動彈不得。

皮膚被凍得麻木。

斷骨戳穿皮肉。

下沉,下沉。

Chris意識到自己跪倒在地雙腳已失去知覺,弓起脊背蜷縮成一個球。

這就是你死去前看到的最後的景象嗎,Piers?

這就是最後迎接你的真實嗎,Piers?

這就是你的感受嗎,Piers?

下沉,下沉。

冰冷的海水漫過膝蓋。

一直沉入地獄。沉到Piers沉睡的地方。

Piers在黑暗中睜開眼睛,白翳遮住他綠色的瞳仁,他的眼睛絕望地瞪著,跟隨Chris的下墜而轉動。

Piers抬頭望向Chris,他的臉像幽靈一樣蒼白,他的脖子斷了,潰爛的皮膚下一大片黑乎乎的瘀血。

Piers躺著,折斷的鋼樑和管道刺穿他的肚腹,他的胸膛被水壓捏碎,擠扁的肺葉包圍著變形的心臟。

下沉,下沉。

冰冷的海水擁著肩膀。

沉到Piers的身邊去,沉到地心深處。

火山在腳下轟鳴,不堪重負的房屋一塊塊剝落。

Hey, Piers, wake up.

Surprise, Piers, I'm coming for you.

Look, Piers, I've brought you our home.

Welcome home, Piers.

冰冷的海水浸透全身。

現在我們一樣了。

Can you hold me? With your broken arms?

It's okay, boy, let me give you a hug.

僵硬的嘴唇還掛著最後一絲微笑。

I'm gonna warm you up, Jesus you're cold as a corpse.

You'll be fine, we're home now.

脆弱的屋瓦不斷崩塌。

Listen, the clock's ticking, it's time for dinner.

What do you prefer? Steaks or sausages?

海水佔據每個氣泡,內臟逐漸凍結。

See, we have plenty of time.

No one would interrupt us.

We could...

電話鈴聲。

漂浮在黑暗中的家具落在地上。

街燈在地板上留下光柱。

牆上的裂縫消隱無踪。

靠枕落在茶几旁。

寒意退卻。

沒有水。

沒有Piers。

電話鈴聲響個不停。

Chris想站起來,雙腳一陣針刺般的劇痛,他跌倒在地。

電話鈴聲響個不停。

“Chris Redfield. ”Chris坐在地上。

“Hi Chris,這裡是Jill.”Jill憂心忡忡的聲音從聽筒裡傳出來,“為什麼這麼久才接我的電話?你還好嗎,Chris?”

“我……呃,睡著了。”拳頭握緊又鬆開,深呼吸,深呼吸,從一數到十。“抱歉,我沒聽見。你有什麼事嗎?”聲音顯得平靜而愉悅。

“不,沒什麼。我只是擔心你,Chris,你……”

“我很好。”Chris粗聲答道,“不,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打斷你,Jill。我只想讓你知道我沒事,會過去的。我們……我是說我,正在做晚飯。”

他想起盤子還沒洗完,和煎鍋一起浸泡在水槽裡,消毒液的泡沫都破光了。

“我知道,別擔心我,Jill。我明天可以回去工作,我很好。”

“謝謝你,Jill。再見。”

Chris不想承認掛上電話後他松了一口氣。

刺痛正在消退,不過他並不想站起來。

心裡的某個部分告訴他應當把燈打開,然後給自己做一頓晚餐。做一人份的。

他固執地坐著沒動。

不想吃飯,Chris恨自己飢火中燒。睡意全無,可他只想倒地一頭睡去。

海水的氣味,冷冰冰的壓力。

Piers半睜著的雙眼,扭曲的四肢。

他的墳墓在修剪整齊的綠草地上,新造的墓碑平整光亮,左鄰右舍是為國捐軀的戰士們,多體面的葬禮,他絕不會孤單。

他孤零零地躺在海底,變異了的身軀被撕扯得支離破碎,陪伴的只有怪物的屍體和啃食他的魚群,他的眼睛還睜著,朝那個看不見的人微笑。

人們還以為他在天堂,還以為他在那個空空的棺材裡平靜地等著腐爛。

他的身體埋葬在地獄。

他的靈魂也在地獄,被烈火不斷地焚燒。

你能聽見嗎?他在痛苦地哀鳴,一遍遍呼喚你的名字。

閉嘴。

是你讓他下了地獄。

你卻活著,坐在這裡,假裝痛不欲生,以為關著燈就是對自己的懲罰。

閉嘴,我叫你閉嘴。

心臟在抽痛,那個邪惡的聲音獰笑著灌滿Chris的顱腔。

上帝,哦上帝,你能聽到我嗎?

請救救我,無所不知的上帝。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