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the answer of the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2011年1月23日 星期日

【漢語】The mountainous land

小時候閒得沒事,看過很多神話,主要是講創世造人的故事。在這些故事中,很多都有以下這樣的情節:

神明造天地,天太小了,蓋不住地面,於是神將平坦的大地變得起伏,終於被天空所覆蓋。這樣,高聳的地方成為了山脈,低窪的就是谷底和大海。

這是一塊多山的土地,我從未否認過這一點。而且不管從哪個角度講都是這樣。小時候老師講課經常說“我們的祖國是一個多山的國家”,我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後來漸漸長大了,老師開始講起了長城外的世界。我TM發現為什麼別人的土地那麼平坦肥沃,為什麼別人的礦藏那麼豐富;為什麼別人的平原平均高度差可以不超過一厘米,從東海岸到西海岸的山腳下犁頭可以碰不到一塊石頭,同樣緯度的黃土可以長滿豐腴的植被而我們的原本平坦的也溝壑縱橫原本肥沃的也荒蕪。於是上中學時候的我TM想不通了。
我們居住在一塊多山的土地上。
在這塊土地上,你甚至無法和別人站在同樣的高度。
在這塊土地上,我們抬起頭只能看到包圍我們的峭壁。
在這塊土地上,山坡的人與山腳的人互相輕視,甚至因為一些可笑的理由;不是同一個山頭的也有理由為敵。
在這塊土地上,我們用的東西都是山寨的。
多山的不只是土地。我們的文化,我們的歷史,我們的血統都打滿了多山的印記。深刻到有些人不相信道德是可以帶來財富的。
在這塊多山的土地上,心存鄙視的不僅是山頂上的居民,連窪地裡的也看不起自己。看不到遠方的一片溝壑填滿了惡意。有些人甚至永遠看不到日出日落,他們是生活在黑暗中的人。
我們都曾經在群山中迷路,然後當中的很多放棄了離開。
我們都曾經想要改變,但我們令自己相信我們無能為力。
因為需要改變的不只是外在,阻礙著我們的是我們的父輩,子女;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的整個社會;尤其是我們自己。
我們叫囂著要自由,卻早成了山石的一部分。
為了讓“蒼天”能夠覆蓋,我們不惜讓我們的土地更加起伏,我們在少有的平地上也堆起土丘。

但我從來沒有對這塊土地絕望過。不管它是多麼努力地想讓我放棄希望。

“當我還記得一切初始的時候,當山脈還只是一抹柔軟的起伏……”

當我看著這群山環繞的無知山谷中曦曦而樂的人們;知識的小溪靜靜流淌。
而當我們離開,卻發現文化的殿堂中早已沒有了我們的位置,只有對著積滿灰塵的陳舊神龕獨自哭訴。我不想打擊什麼,但是群山的子女們,我們早已是異類。
當你留下,你是囚犯;當你推開大門,你成了永遠的流浪者;這是怎樣的悲哀。

當我記起Dr. King那感動一個民族的演講。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every valley shall be exalted, every hill and every mountain shall be made low, the rough places will be made plain, and the crooked places will be made straight, and the glory of the Lord shall be revealed, and all flesh shall see it together. ”


我從未放棄過這同一個夢想。讓高牆倒塌,即使砸碎我頭顱的石頭來自我擊碎的磚塊,由為我所展示遠方風景的手投擲。

我從未放棄一個遙遠的夢想:我站在一片平坦的沃土上,放眼四方,沒有一粒石頭刺傷我的視野。From sea to shining sea.






不過,這終究只是山谷裡的歌唱。